Skip to content

成都迪士尼,本年度最有趣的發明

即便身在紐約,也能感受到「成都迪士尼」帶來的快樂。

成都迪士尼不是遊樂場,甚至不是建築,而是一種「行為」(沒藝術家使用這個詞時那麼嚴肅)。

據說是說唱歌手糯米,因為選秀落選,成都玉林一個老小區錄了一段MV,調侃評委、歌手謝帝,有一句歌詞是這樣的,“謝帝謝帝,我要diss你。”

就因為這句話,「成都迪士尼」應運而生,很多年輕人都跑去MV拍攝的場景打卡,尤其是影片中的老年人健身器材,大家都要上去耍一下。

社區不得不搞了一個限流措施,讓大家排隊,也建議大家不要在健身器材上唱歌。當然,「限流」本身又成為了新的噱頭。

通常來說,諧音梗是「笑料」中比較低級的,但是四川中的諧音可能例外,因為它們總是能產生一些意外的、有趣的東西,「diss你」變成迪士尼,就是典型。

當然,很多地方都可能產生諧音梗,但是創造了「迪士尼」還能一本正經去打卡,可能只有成都人幹得出來。

CDT 檔案卡

一句話,「閒得慌」。當下的中國人,都很辛苦,有那個空閒,去送外賣多賺幾百塊不更好嗎?他們不知道,對成都人來說,「閒」本身就是他們要追求的價值,甚至是核心價值。

成都人當然知道「成都迪士尼」的可笑之處,這是一種土味的、在地化的享樂,也隱藏著真正的文化密碼。

在「正經人」看來,這樣的打卡毫無意義。一些外地人說,都說四川人很“神”,這下算是見識了。這個“神”,是“神經”,是“不正常”,那麼,什麼才是“正常”,就是嚴肅、功利,一切都有目的性,最好能變成錢。

這種“沉迷無意義的快樂”,就是我所理解的成都人的精神。本地人用一個字就概括了這種精神,就是「耍」。就連談戀愛,也變成「耍朋友」。

「耍」是享樂主義的,有時候是無厘頭的。很多事在外地大家笑後會斥為“無聊”,但是成都人一定會接著“創作”,很多人參與進來,讓它變成一個“作品”。只要有人聚在一起,總是歡聲笑語。所以成都人又總是會聚在一起。

想想看典型的成都生活方式,在河邊曬太陽喝茶,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就那麼把時間打發過去。這種快樂,豈是北方人能明白的。北方不缺太陽,但是「無意義」卻可能讓他們心慌。

很多地方拼命搞文旅創意,不過是為了賣燒烤和麻辣燙,功利心很強,想像力不足,這就決定了那種「特種兵旅遊」只是一陣風;成都每天都是燒烤和麻辣燙,每個人都有「耍」的心態,反而不會弄得那麼功利。

這個「成都迪士尼」成了打卡點,沒有任何商業意味,社區工作人員也很配合,有些外地人說這樣會讓社區人員很辛苦,這就是「勞動者」的世界觀,而成都人(當然也包括社區工作人員)則是“享受者”,在這種“好玩兒”中感受到滿足。

2013年,謝帝一曲成名,“老子明天不上班,爽翻,巴士的板”,這種快樂只有用成都話唱出來才行。那時經濟還很紅火,這種「不上班」的快樂,外地人很難理解。 10年過去,“謝帝謝帝,我要Diss你”,憑空帶來了一個“成都迪士尼”,內在精神上一脈相承。

在當下,這種「無意義的快樂」越來越稀有了。成都來了很多人,也快從「耍都」變成「捲都」了。據說紐約客有一篇文章講述去年的中國,“見到的每個人都不開心”,作者可能沒去成都。在成都,總會有人開心。

華客|新聞與歷史:成都迪士尼,本年度最有趣的發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