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當中國的孩子帶着滿腦子的紅色文化回家

顏純鉤評論文章:原標題《對抗邪惡唯有正氣,抵制洗腦僅靠良知》

不時有網友感嘆孩子在學校接受洗腦教育,帶回一腦紅色思想,回家後和父母爭吵,做父母的不知如何是好。這種情況,大陸人普遍遭遇,就是香港父母,將來也會有相同煩惱。

孩子一半時間在家,一般時間在外,社會影響無孔不入,家庭影響往往處於弱勢。因為父母親要返工,打理家庭,實際上與孩子相處的時間不多,再加上不會刻意灌輸,孩子思想意識上離學校近,離父母遠,這也是正常的。

孩子接受的思想啟蒙,與父母親希望他得到的南轅北轍,如果做父母因此而不安,心急與中共爭奪自己的孩子,那必然造成孩子極大的心理困擾,父母與孩子之間也會發生衝突,這對孩子的健康成長,反而是不利的。

以我的親身感受,其實對抗邪惡最有力量的,不是你如何去說服孩子,而是如何幫孩子建立起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不是靠你去幫孩子對抗邪惡,而是讓孩子有足夠的內在精神力量,讓他自己去對抗邪惡。

因此,最有效的不是直接批判孩子的錯誤認知,而是幫助孩子建立道德正義感,啟發他內在的良知。正本清源,他天性中的良知被發掘出來,他對社會的認識,逐漸深化到真假善惡美醜的道德層次,那時不需要你去告訴他怎麼做,他自己就知道怎麼做。

父母對孩子的影響,包括言教身教,言教,言傳,身也要教。如果做父母的不關心社會,自私自利緇銖必較,如果目睹社會不公無關痛癢,甚至顛倒是黑白,孩子當然也不會建立起正確的人生觀。因為做父母的是這樣,孩子有樣學樣,長大起來也會是這樣。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父母是這樣的父母,他就不會為孩子被洗腦而苦惱了。

當中國的孩子帶著滿腦子的紅色文化回家

資料圖

做父母的言教,不一定直接觸及政治現實,生活中到處都有是非,都有價值判斷,隨時都可以向孩子解釋不同的社會現象背後包含的基本情理,如何分辨真與假,如何判斷善與惡,如何鑑賞美醜。孩子掌握這些基本人生智慧,就是他健康成長的基礎,日後他碰到任何嚴肅的社會議題,都會自然而然從自己精神世界中去找資源,作為判斷不同社會現象的依據。

此外,人類社會數千年來累積的思想成果,有大量普適性的精神食糧,各種神話傳說與歷史故事、宗教教義、中西著名的童話、現代漫話中的精品,只要有心選擇,引導孩子從中領會,那裡面自有無窮無盡的精神營養。我孩子小時候,我就鼓勵他們看宮崎俊的電影和漫畫作品,那些動人的故事裡,包含大量善惡判斷,就比起我枯燥的說教有效很多。

再長大一點,鼓勵孩子閱讀中外文學精品,文學作品之所以千古流傳,便是因為其中飽含人類社會傳統的價值判斷,包含做人的道理,處事的態度,包含對社會的關懷,對人間不平的憎惡。這些都足以灌溉孩子的精神幼苗,讓他們培養起正向的定力。

我以為即使孩子帶著滿腦子的紅色文化回家,也不用急著和他爭辯,要給孩子時間,讓他們有機會去尋找複雜社會現象背後的成因。只要他們心正,總有一天他們會自己去尋找真相,他們發覺受騙了,會自己找到回歸自我良知之路。

我自己受中共幾十年洗腦,文革中追隨老毛打生打死,但文革結束不久,我們一些同學就開始懷疑文革的正當性,質疑老毛顛倒四的思想。如果追溯到最早最早的成長過程,我記得在我讀小學時,每逢春節前,我祖母就會給我兩三塊人民幣,讓我拿去給小巷深處一個孤苦老阿婆。那個阿婆住在一間破房子裡,家中沒有煙火氣,白髮蒼蒼瘦骨嶙峋,拿了錢兩隻手瑟瑟發抖。我相信從那時開始,讓我內心深處萌生對人間苦難的憐憫之心。

當然,我幼年時家裡有僑匯,生活相對寬裕,但不是所有有錢人,都會在春節前送錢給貧苦老人。我祖母常說,做人有度量,就是為兒孫積福。

我長大起來,沒有一種依附權貴的庸俗之氣,能保持愛憎分明的赤子之心,我想就是從我祖母的那兩三塊錢教育出來。我一碰到中共的偽善,那些愚弄天下的謊言,踐踏人性的冷酷,我就心裡反感,這不是因為我受了誰的點撥,而是我從小受我祖母的影響。

我希望面對相同苦惱的父母,都不要太心急,要放長雙眼,用心在孩子長遠的心智成長上,讓他們內心之正氣,去克服邪惡的誘惑。更別說,中共不會有太多時間再作惡下去了,他們那一套愚弄人民的革命謊言就要成為歷史垃圾了。

華客|新聞與歷史:當中國的孩子帶着滿腦子的紅色文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