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他們滿世界找敵人,堵死自己的出路

聰明人交朋友

愚蠢的人忙著找敵人

他們在世界各地找敵人,堵死自己的出路

人們自由選擇的多寡,是我個人用以判斷一個社會文明與否的標準。

在一個社會中,人們選擇的機會和管道越多,這個社會就越文明。

反過來也成立,一個社會越文明,提供給人自由選擇的機會和管道就越多。

我們很容易就會發現,在一個大家共同遵守的規則下自由競爭的環境,給人提供的機會是最多的。

在自由競爭的環境裡,你可以跟張三做生意,你也可以跟李四打交道,即使他們都不帶你玩了,還有王五在。總之,你活下來的幾率就會最高,因為,這麼多路,總有一條適合你。

所以,市場經濟成熟度越高的國家,往往文明程度越高。

01

相較自由競爭下的合作共贏,零和遊戲就是非常糟糕的賽局狀態。

什麼是零和遊戲呢?

簡單的說,就是我賺的錢等於你虧的錢,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損失相加總和永遠是“零”,雙方沒有任何合作的可能性。零和遊戲的極端狀態,可能就是戰爭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存活的幾率50%對50%。

恐怕沒有一個正常的人會認為零和遊戲的狀態對社會是好的,對人本身是好的。

出於趨利避害的本性,人類中腦子好使的,那些會權衡利弊的聰明人當然是選擇自由競爭而不是零和遊戲。

但是,還是會有很多人會選錯,因為腦子不好的人,還是很多。

腦子不好的人是怎麼想的呢?

有一種可能性是他們本身就是窮鬼屌絲,透過自由競爭感覺翻身無望,希望透過戰爭來搶錢,從此走向人生巔峰。這種人腦子並不是真正不好,他們只是裝傻,但是賭性太大,有的只是小聰明。

他們的思維盲點是,戰爭可不是想玩就能玩的,那是要死人的。

窮,不一定死的那麼快,打仗,那一定是死的最快的方式。

還有一種人,本身衣食無憂,但也喜歡打仗超過自由競爭,這就是真傻了。一是容易被別人均貧富,搶走了錢;二容易被騙子哄去送命,人財兩失的風險很大。

要做到即不被居心叵測的窮人打劫,又不被自己的愚蠢傷害,可能需要稍微遲鈍一些,遇事不要衝動,先冷靜十秒鐘。

想想你去樓下買個醬油,是用錢比較好還是用搶比較好?我想99.99%的人會選擇用錢,因為用搶的要么被店主打,要么會招來警察,風險太大、得不償失,搶劫犯都是腦子壞掉的。

So,為什麼這個問題上,大多數人不會犯糊塗,而在要合作還是要對抗這種問題上,會癡呆呢?

這是因為,生活常識是實實在在的生活在教育你,一旦出錯,生活馬上就會教你如何做人。

而知識是課堂上學的,你死記硬背就為了應付考試,久而久之,蠢話自然張嘴就來,還自以為是真理加身了。

02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會發現,要改變一個人的觀念總是異常困難,但大家的生活常識會大致趨同。

例如,當我們面對兒女去哪個國家留學的問題時,大多數人的選擇和意見都是趨同的。

從相關數據也可以清楚的看出,美國、英國、德國、澳洲、日本這些國家一直牢牢佔據留學生市場的前列。

但說到留學生家庭對於這些國家的價值認同度,我相信,則是百花齊放、不盡相同的。這些留學生家庭可能全家都對俄羅斯和普丁印象良好,對英美印像不佳,但卻不會選擇移民俄羅斯,或到俄羅斯留學。

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呢?

這是因為,在觀念的爭論上,我們是不容易妥協的。

但在生活中,我們卻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權衡利弊、趨利避害的傾向。

我們往往會在網路上為了一點點分歧爭論不休,卻不會在現實生活中自討沒趣去為了點雞毛蒜皮的事情大打出手,而會妥協、會迴避,會主動去尋求最大公約數。

那些在網路上喊打喊殺的人,往往現實生活中卻非常平和,是因為這些人知道網路上的「血性」是沒有風險的,而現實生活的「血性」則是要命的。

人,總是在安全的時候最勇敢,這是個顯而易見的事實。一群觀念上天差地遠的人,往往會為了共同的利益把酒言歡。

在經濟學領域,權衡利弊是第一原理。這個原理,聰明的商人最懂,他們懂得在商業談判中,只顧自己爽,不顧別人死活,是多麼愚蠢的自殺行為。

愚蠢,大多源自於欠缺這個常識。

03

一個聰明的人,一個能夠持續賺錢的商人,往往就是最懂得合作共贏的高情商擁有者。

商人天天跟人打交道的過程,就是不斷錘鍊自己的過程。

往復不斷的競爭、談判和妥協,讓他們建立了即時有效的正向回饋機制,他們懂得如何恰當調整自己的想法以便接近他人想法,用保證雙方利益的方式來促成交易達成。

如同亞當‧斯密一直提示我們,利他,其實就是利己。

這個原理並不僅限於商業領域。

這裡有一個關於盲人的小故事。

說是這個盲人,每天夜裡上下樓都會把樓梯間的燈打開。

有人不解,就問他:“你的眼睛又看不見,你把燈打開,這對你也沒什麼幫助呀?”

盲人回答說:「樓道裡黑,我把燈打開,那些上下樓道的人就會看得清楚些,那麼我晚上在樓道裡走就不會被人撞倒,這不就是給自己行了便利嗎?”

在商業貿易中,更是如此。那些老是想著佔別人的便宜的人,恐怕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個道理,喜歡零和遊戲的人認識不到,稍微複雜點的利弊權衡,他們的能力就嚴重不足。智商欠費的他們,除了消滅對方的人,搶走對方的錢,腦子裡再無其他選擇。

亞當斯密說:

「人需要生活在一個互相幫助的社會,雖然這種幫助可能並非出自無私的動機,雖然這種幫助並非強制,但是社會仍然可以根據一種一致的估價,透過完全著眼於實利的互惠行為被維持下去。”

富裕的人都喜歡明智的合作,不會喜歡無腦的對抗,否則他的財富不會持久。除非他是裝傻,忽悠別人為他當炮灰。

總而言之,還是那句話:

一個更好的世界,一定是選擇更多的世界。

聰明人總能找到讓自己和他人雙雙獲益的最佳方案,而愚蠢的人則相反,他們總能最快找到敵人,堵死自己的出路。

華客|新聞與歷史:他們滿世界找敵人,堵死自己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