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個字"裝"

01

韓寒是個純個體戶作家,出名後,中國作家協會請他加入,他不但不領情,還說,「如果請我當作協主席還可以,我當上作協主席,第一件事就是解散作協!」因此韓寒遭到一些體制內的老作家們群起而攻之。

其中河北省作協主席罵得最狠,他在電視採訪中說:“我要是他爹,我就掐死他!”

對此韓寒的回應是:「我沒有官方給我的任何收入,我每年的版稅都是幾百萬,而且是稅後。可你們體制內的人全靠納稅人養活著。從撫養的道理來說,我才是你們的爸爸!”

從此作協再也不敢招惹韓寒。

一個字

02

鄭淵潔1986年在一次作家筆會上,被另一位作家問道:你有沒有看過俄羅斯某某作家的書?他搖搖頭,對方大驚小怪:你連他的書都沒讀過,你怎麼寫作?

輪到鄭淵潔發言時,他說:我最近在看庫斯卡婭的書,特別受啟發,諸位都看過嗎?

在座大多數人都點頭表示確定,然後鄭淵潔說:這個名字是我瞎編的。

鄭淵潔說從此他再也沒有參加過作家筆會。

一個字

03

溥儀買了門票去故宮參觀,看到牆上掛著的照片,說:“這不是光緒帝,是醇親王。”

工作人員說:“我們是專門研究歷史的,是你懂還是我們懂?”

溥儀說: “我是不懂歷史,可我爹我還是認識的。”

第一個故事裝大爺;

第二個故事裝學問;

第三個故事裝專業。

一個字

華客|新聞與歷史:一個字"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