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中國媒體觀察者網報:「我不會跳舞,我保證。」4月8日,德國總理朔爾茨發布推文,宣布正式入駐TikTok。

從愛爾蘭當選總理西蒙·哈里斯,到法國總統馬克宏、英國國防大臣沙普斯,再到德國總理朔爾茨……據路透社4月8日報道,儘管美西方國家政客極力鼓吹所謂「安全擔憂”,社交媒體平台TikTok已成為歐洲領導人的“時尚單品”,在歐洲政界廣受歡迎。

報導也稱,隨著6月歐洲議會選舉臨近,TikTok愈發成為歐洲政客爭奪下一代選民的關鍵戰場。

愛爾蘭選出“TikTok總理”

今年3月,愛爾蘭總理瓦拉德辭職,隨後愛爾蘭統一黨宣布,西蒙·哈里斯(Simon Harris)當選該黨新領袖。他將於4月出任愛爾蘭總理。

哈里斯現年37歲,現任愛爾蘭高等教育部長,曾擔任衛生部長、代理司法部長。

據介紹,哈里斯早在2021年3月便入駐TikTok,在歐洲政界中是擁抱該社群媒體平台的先驅之一,截至目前共有約9.5萬名粉絲。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當選總理後有時會被稱為「TikTok總理」。

報道稱,在3月成為愛爾蘭候任總理時,哈里斯立即在TikTok發布慶祝和感謝影片。影片中,哈里斯告訴粉絲們,他小時候經常感到憤怒,因為他的哥哥因患有自閉症而缺乏教育幫助;現在,他已經從「固執己見、喜怒無常的少年」成長成為一國總理。

對於TikTok,德國政界“又怕又愛”

今年3月,德國衛生部長勞特巴赫(Karl Lauterbach)成為全國首位開通TikTok帳戶的部長。

「TikTok的革命:從今天開始,」他在首則影片中說,「我們不能把社群媒體留給德國選擇黨」。他指的是極右翼政黨德國選擇黨,該黨已迅速成為德國第二大最受歡迎政黨。他還說,為了防止資料洩露,他買了一部單獨的手機使用TikTok。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朔爾茨辦公室發布首則TikTok影片的gif截圖(影片配上緩慢搞怪的巴鬆管音樂BGM,先展示了沙發上的黑色公文包,然後瞬間轉向辦公桌前的黑衣朔爾茨)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朔爾茨對著鏡頭發出“蜜汁微笑”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愛爾蘭當選總理西蒙·哈里斯被稱為“TikTok總理”,圖自社交媒體(下同)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德國衛生部長勞特巴赫今年3月進駐TikTok

當地時間4月8日,德國總理朔爾茨宣布已入駐TikTok,他本人則在社交媒體X平台發布一條推文:“我不會跳舞,我保證。”

朔茲2月曾表示,他希望德國政府在TikTok上開設帳戶,吸引年輕選民。

根據美國政治新聞網歐洲版「Politico EU」報道,朔爾茨辦公室當天發布聲明表示,朔爾茨的TikTok帳號與他在其他社群媒體平台上的帳號一樣,由政府新聞辦公室管理。聲明還稱:“政府正在擴大向公民提供的資訊範圍,公民越來越多地使用TikTok來了解和討論政治。”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朔爾茨推文截圖

路透社稱,在德國,高級政界人士接受TikTok是新趨勢。鑑於新歐洲議會選舉即將於今年6月舉行,德國16歲的年輕人享有投票權,對德國政客爭取年輕選民尤其迫切。

據介紹,在德國政黨中,德國選擇黨主導TikTok。該黨官方帳號有41.1萬名粉絲,其頭號候選人馬克西米利安·克拉(Maximilian Krah)有4.1萬名粉絲。

克拉頻繁在TikTok發布視頻,內容五花八門,包括鼓勵學生對抗左翼教師、給年輕人提供約會建議、勸阻年輕人看色情片或投票給綠黨。他還在一段影片中表示:“真正的男人是右翼,真正的男人有理想,真正的男人是愛國者。”

德國政府政治顧問希爾耶表示:「因此,所有其他黨派現在都有些恐慌,不敢把這個重要的平台和年輕選民交給這個激進的政黨(即德國選擇黨)。」路透社也稱,德國主流政界人士面臨兩難境地,一方面,他們對TikTok持質疑態度;另一方面,他們眼饞德國選擇黨在TikTok的影響力。

英防相:我不會離開TikTok

法國總統馬克宏是TikTok的老用戶。 2020年7月,馬克宏發布了首個TikTok影片:在愛麗舍宮花園中,身穿西裝的馬克宏向剛獲得期末考成績的高中生表示祝賀。截至目前,馬克宏在該平台擁有400萬粉絲。

馬克宏的團隊表示,馬克宏不會將監管的必要性與TikTok的實用性混為一談。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顧問對路透社表示:“我們不能忽視這一群體,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不看電視新聞,也不看報紙。”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馬克宏在TikTok粉絲量已達400萬

在英國,在TikTok上有重要影響力的最高級部長是國防部長格蘭特·沙普斯。

去年,英國和奧地利宣布禁止政府員工在工作設備上使用抖動TikTok。沙普斯隨後在TikTok上發布了2013年電影《華爾街之狼》中的一段影片作為回應。

在這段影片中,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飾演的男主角宣稱:「我他媽的不會離開的(I’m not fXXking leaving)。」沙普斯補充說,他不反對禁令,但也從未在政府設備上使用過TikTok。

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

英國防相去年3月在TikTok發布影片“我他媽的不會離開”

“歐洲大選在即,TikTok成關鍵戰場”

新一屆歐洲議會選舉定於今年6月舉行。歐洲議會選舉每五年舉行一次,本屆選舉將是英國「脫歐」後的首場歐洲議會選舉,被視為歐洲政治的「風向標」。先前有媒體指出,放眼整個歐洲,今年都將會是「右轉」的一年,這對俄烏衝突以及其他國際熱門議題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變數。

近年來,TikTok成為美西方國家政治人物的眼中釘,受到越來越多的安全和隱私審查。例如,英國和奧地利去年禁止政府僱員在工作手機上使用TikTok;德國的安全機構以安全擔憂為由,警告不要使用TikTok;美國國會眾議院則推出剝離法案,要求中國科技公司字節跳動在165天之內剝離TikTok…

然而,隨著歐洲大選臨近,歐洲主流政界人士越來越擔心,TikTok成為邊緣政黨的地盤。

路透新聞研究所去年的一份報告發現,越來越少的人信任傳統媒體,更多的人轉向TikTok獲取新聞。 TikTok是這份報告中成長最快的社群網絡,20%的18至24歲的年輕人使用TiKTok獲取新聞諮詢。

而美國政治新聞網歐洲版「Politico EU」3月發現,在2月15日至3月8日期間,705名歐洲議會議員中有186人在TikTok上活躍,其中四分之一來自右翼和極右翼團體,僅有極少數極左翼議員能與之匹敵。分析師和政治顧問一致認為,社群媒體,尤其是TikTok,已經成為歐洲政界爭奪下一代選民的關鍵戰場。

在比利時,政府部長和公務員被禁止在工作設備上安裝TikTok,但政客選擇繞過這項規定。身為執政聯盟之一的綠黨發言人表示:「我們使用TikTok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們不想把這個領域留給極左派或極右派。年輕人透過社群媒體獲取新聞,TikTok是其中最大平台之一。有些政客對此感到舒服,有些則不然。”

華客|新聞與歷史:在整個歐洲政界,TikTok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