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出動無人機….北京瘋狂監視外國記者

「外國駐華記者協會」(FCCC)週一(8日)發表2023年度中國媒體環境報告,以〈 摘下了口罩障礙仍然存在〉(Masks off, barriers remain)為題來形容外媒的困境,直指中國當局以科技方式監控、幹擾採訪,甚至用無人機監視記者行蹤。

曾駐京的記者向本台指,中國打壓採訪的手法形形色色,即使不是直接扣留,也會透過監視、騷擾受訪者或身邊的人等,而令記者恐懼,影響採訪工作。

要在中國自由採訪甚艱難,有多年駐中國經驗的外媒記者樂小姐(化名)向本台分享她的經歷,她說通訊軟體被監控一定有,即使自己未被扣留或邀請“喝茶” ,也因受訪者被警告不要再接受訪問,或身邊朋友被打擾而感到無比壓力,並慨嘆愈來愈少受訪者願意說話。

樂小姐說:「我跟這邊(大陸)的朋友聊一個議題,中國製造2025,可能在微信裡面有講到。後來他就有被公安找去『喝茶』,他很緊張,他的領導我也很緊張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他去了解以後,原來不是他有甚麼問題,而是他跟我有那個對話。我會很怕是影響到我的受訪者、朋友,我在這邊的小心,在微信裡很多不方便講,都是因為這樣子。”

樂小姐亦憶述曾試過採訪火災後,當晚便被當地負責外媒記者的官方辦公室致電,指責其為何不先與他們聯繫,後來一些其他活動樂小姐也不被邀請。

未能跟隨記者便用無人機

樂小姐的經歷其實也反映在其他外媒記者身上。 「外國駐華記者協會」週一(8日)發表最新的中國媒體環境報告,在受訪的101位外國駐華記者當中,超過8成外媒記者遇過受訪者以「未獲準與外媒交談」或「需要事前許可」為由拒絕訪問;並經歷過騷擾、介入或暴力。還有大約一半的駐華記者曾被中國官員、警方或不明身份人士阻撓採訪。

出動無人機....北京瘋狂監視外國記者

多達99%外媒記者認為,中國的報道條件「很少」或「從未」達到國際標準。路透社資料圖片

更重要的是報告稱,中國在監視和乾預外媒方面,科技發揮了更大作用,甚至首次有外媒記者向FCCC透露,在探訪現場遭到無人機監視。報導引述一名歐洲記者指,曾去鄱陽湖報道白?豚的情況時,被多輛載有便衣人員的車尾隨。到村莊後,記者對漁民的所有訪談同樣受到監控。該記者並說:“有一次當沙路堵塞,導致便衣人員無法開車靠近時,他們似乎使用了無人機。”

大多數派駐中國的外國記者認為,有理由相信當局「可能」或「肯定有」侵入他們的微信帳號及手機,其中認為微信被入侵的高達81%,入侵手機的也有72%,55%認為住所或辦公室被放置了竊聽器。

所以多達99%受訪者認為中國的報道條件「很少」或「從未」達到國際標準。

分析:科技監控是長期以來的趨勢

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代理所長黃兆年向本台指,中國早有用科技監控的趨勢,政府長期採用一種幹預市場的網路科技發展模式,得以控制國內的科技企業、或進入中國市場的網路公司,使他們配合政府進行政治監控和言論管制;至於疫情的出現更合理化了監控這一點。

他舉例中國記者師濤被抓事件:「Yahoo作為一個國際的網路公司,他為了進入中國的市場,在2000年代時應中國政府要求,提供用戶資料,就是這個異議新聞工作者的電郵信箱的資料,被作為呈堂證供。就是說中國政府其實長期以來可以透過數位威權主義、政府主導的科技發展模式,來完成他的政治目的。”

其實記者在中國採訪被阻撓已非鮮有之事,去年4月兩名東森新聞記者在中國福建省平潭拍攝解放軍軍演畫面,遭解放軍檢查證件,並一度被傳遭中國警方扣留及限制行動;另外前台視記者曾在福建採訪軍事演習時被公安警車重重包圍,甚至舉槍要求他們不許動,他們後來也遭到扣押。

華客|新聞與歷史:出動無人機….北京瘋狂監視外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