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即將到來的這場風暴比想象的更為嚴重

去年以來,一直不厭其煩地講過剩問題,現在看,這個問題比原來想像的更為嚴重,更為複雜,更為麻煩。

我們先來看看一些國家在2023年經濟成長的情況”

首先是東協:2023年,印尼GDP成長5.05%、越南成長5.05%、馬來西亞成長3.7%、泰國為1.9%、新加坡為1.1%、柬埔寨為5.6%。

其次是印度:2023年,印度經濟成長率遠超市場預期,達7.7%,該國第四季的經濟成長率達到了令人矚目的8.4%。

再來看中亞:2023年,哈薩克全年經濟成長約5%、烏茲別克成長6%、塔吉克成長8.3%、吉爾吉斯成長6.2%、土庫曼成長6.3%。

最後來看看墨西哥:墨西哥是產業鏈重組的重要受益者。墨西哥2023年GDP的成長為3.2%,略低於2022年3.9%的成長速度。目前美墨貿易額已占到美國貿易總額的15%以上,墨西哥已成為美國第三大貿易夥伴。

大家從這些數字看出什麼門道了嗎?除中亞諸國外,都是友岸外包、近岸外包的對象,是供應鏈替代國家,換句話說,都是產業鏈重組過程中的受益者。

這是產業鏈重組值得注意的第一個重要動向。

第二個值得注意的動向就是美國製造業的回流與重建

最近這幾年,美國經濟的狀況在許多人看來非常難以理解。在2022不僅是外人,就是美國的專家也幾乎眾口一詞地認為,美國必然經歷一場經濟衰退。尤其在去年年初,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下半年,美國應該會出現一次衰退。所爭論的,是會軟著陸還是會硬著陸?

結果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現在有人說,也許這次美國經濟是根本不著陸,也就是長期保持現有的低空飛翔。還有人帶著疑問的口氣問,有沒有一種可能:美國經濟就是這麼好?因為大家很難相信這是事實,而且這也不符合經濟學的原理。但問題是,事實就是事實:2023年全年,美國經濟成長2.5%。而且,就業人數強勁成長,實質薪資漲幅維持一個非常不錯的速度,通貨膨脹正在放緩,降低利率的前景已經迫在眉睫。

其實,這種狀況是可以理解的。我曾提出大拆解的概念,解釋近年來世界格局的變化。其中的意義之一是,在大拆解之後,美國面臨的是供給的問題,中國面臨的是需求的問題。美國需求問題的解決,一方面是友岸外包、近岸外包,另一方面就是回流重建。這多少有點像我們80年代時的情形。 2023年美國的製造業投資規模已經達到了2010年的平均值的三倍,而且這個數據還在持續上升。有人估計,到2025年,將有84%的美國企業部分或全部回流其製造業。

有人甚至認為,美國製造業的一個新的超級週期要來了。

但也有人指出一個問題,從歷史上看,美國的發展,往往是挖掘全新的賽道,以不斷地創新來推動經濟持續繁榮。但這一次的情況不完全相同。除了新的賽道之外,產業的回流與重建,特別是傳統製造業的回流,意味著一些新的傳統產業產能的形成,因此,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在全球供應商中爭奪有限的市場份額。這對全球經濟的發展無疑是個壞消息。

即將到來的這場風暴比想像的更為嚴重

中國造汽車和建築機械本週稍早在煙台等待出口。圖片來源:CFOTO/ZUMA PRESS

在內卷中的頑強發展的中國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製造業最大的產能是在中國,因為中國是首屈一指的世界工廠。

1997年是中國的轉捩點。就在這一年,中國告別短缺經濟時代,正式進入過剩經濟時代。 1997年下半年開始,受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中國出口明顯下滑,國內95%的工業品供大於求。外向型企業經營困難,大批農民工失業。同時,全國1.6萬戶國營工業企業中39%處於虧損狀態。受此拖累,國營銀行隱形不良率大幅上升。這標誌著,過剩取代匱乏與短缺,成為中國突出的問題。

我曾經用河水與河道的比喻,來說中國問題的轉換。改革開放前的中國社會,是短缺與匱乏的社會。那時候,什麼都缺。這就如同一條乾涸的河道,缺少河水一樣。改革開放的結果,是大量的水製造出來,而且源源不絕。這時,一直乾涸的河道裡水越來越多。一直到1997年,河道中的水已經多到河道已經裝不下來的程度。於是,就有了中國於2001年加入WTO,這相當於在原有的河道之外,又挖了一條河道。

現在看,這條新挖掘的河道在開始淤積。

但不管怎麼說,在過去的20幾年中,過剩就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幽靈,糾纏著中國的經濟。一般地說,過剩的結果必然是內捲。在中國也是如此,現在的各個產業幾乎都在過剩,都在內卷。這就是為什麼幾乎每個做企業的人都覺得苦不堪言的原因。所以,我們都知道內卷不是一件好事情,捲進去會很難受的,通常也不會有好結果。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奇蹟出現了。內卷,在這個人們都認為是終點的地方,它彷彿變成了一個起點。於是,一種我稱之為內捲式發展的模式出現了。邏輯轉換的關節點在哪裡?舞台的不同。在一個小舞台上,幾乎要把自己捲死,但換了一個更大的舞台,卻捲出了一片新天地。

這一切意味的將會是什麼?

說到這裡,事情很清楚了吧?原有的產能在持續噴湧,新的產能不斷加入,於是,在本來就是過剩的背景下,整個世界的整體供給能力迅速增加。而且我們還不能忘了另外的一些國家呢,如日本的鋼鐵和韓國的造船業等。

因此我們說,世界開始進入全面過剩的時代…

華客|新聞與歷史:即將到來的這場風暴比想象的更為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