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共外交部又內鬥?主角換成這兩人

今濤拍暗評論文章:中共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4月3日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不知廉恥代表台灣感謝“國際社會”對花蓮地震“表達的同情與關心”,引來一片嘲諷,相差一天,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手錶熱炒,這是醜聞還是笑話抑或是外交部的內訌的折射?

耿爽的上述說法是藉“有代表在發言中提到中國台灣地區發生的強烈地震”的說法,乘勢將帶著政治欺凌的強迫灌輸給國際社會,死硬要國際社會認同“中國台灣地區”的說法,其實這種流氓方式本來不屑一顧,台灣剛剛拒絕了中共的援助,不管是冷冰冰還是委婉,但都表明我們不是一家人。而耿爽卻少了基本的常識,偏偏不要臉,叫嚷感謝國際社會。說是自嘲吧,還不是,但不知天高地厚是真的。

荒謬的回答,帶著掠奪台灣自由民主光環的意味,這恐怕只合乎王毅的做派,中國人也不會答應,難道一點邏輯也不講?幸好這般無聊很快就被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熠熠生輝的手錶遮蓋了。

突然聚焦的汪文斌手錶,可以在ChatGPT的圖片辨識中得到答案:ChatGPT說,這款手錶正是百達翡麗(PatekPhilippe)的Nautilus系列中的一款經典-Nautilus 5740/1G-001;且迄今為止還是「百達翡麗最纖薄的萬年曆腕錶」。 ChatGPT是OpenAI開發的人工智慧聊天機器人程序,大機率不會認錯手錶的牌子。

於是,人們找到了售價:需347萬左右的人民幣可以買一支,當然不是限量版。還是不要用汪文斌的月薪來計算需要多少年能夠購買一支,反正按照李克強曾經說的“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那麼,六億人想要買一塊這個表,要多久?

中共外交部又內鬥?主角換成汪文斌和耿爽

中共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在聯合國代表台灣感謝國際社會對花蓮地震“表達的同情與關心”,引來一片嘲諷。 (圖片取自網路)

中共外交部又內鬥?主角換成汪文斌和耿爽

近日諸多中國社群網路突然聚焦在汪文斌的手錶。 (圖片取自網路)

我們還是本著負責的態度,看看汪文斌的家庭,也不說汪文斌是汪東興的兒子的那種事。但是,汪文斌的父親汪禎祥,曾經擔任過南京公車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但沒有更多的資料證實),這個職位反正不是清水衙門。

汪文斌大約得了「桐城派」的少許基因,黨媒吹噓其能幹,只可惜為罪惡體制效力。汪文斌其實是在王毅手下「長大」的。 2020年7月17日汪文斌首次拋頭露面,成為中共外交部第32任新聞發言人,同時被免中共駐突尼斯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職務。當時的汪文斌還沒有「亮錶」的習慣,袖口遮擋嚴實。

轉眼到了2022年5月20日,汪文斌開始“顯表”,個中原因不詳,家族中因為其“飛揚跋扈”而大發橫財的可能性就不好說了。但大陸牆內知乎隨即就有「汪文斌戴的什麼牌子手錶」的問題出現,有人回答說,我看有人說是百達翡麗鸚鵡螺,但答題人又說,是海鷗836.354。回答人還稱,身份敏感,戴國錶,而且這款海鷗已經停產。

如此看來,這是刻意遮蓋還是糊弄不是很清楚。

但這次汪文斌手錶熱炒,卻有點吊詭。

2023年7月14日,面對習近平親自挑選的外交部長秦剛消失已久的問題,法新社記者巧妙的以「秦剛何時上班」敢問汪文斌,眾目睽睽下,汪文斌面露尷尬之色,不敢正眼相向,而是低頭看稿。沉默了接近20秒還是不置可否,「一臉懵逼(茫然)」。

汪文斌的表現似乎證實他等級不夠,接觸不到這類高檔的黨內機密。

但隨後不久,網傳汪文斌取代秦剛。這種網傳有點穿越,貿然提拔汪文斌的可能性很難說不是微乎其微,從資歷等情況看也是如此,但對王毅而言,則可能心存妒忌——海外的輿論放風「空穴」的時候不多,試探的可能性很大。

後來,王毅殺個回馬槍,撣去外長椅上的塵土,繼續為習近平賣命。今年兩會外界本以為王毅的位置會出讓,甚至有媒體斷言兩會中會宣布。但習近平為保萬無一失,就是不動王毅。而此時,距離美國媒體熱炒劉建超出任外長的消息與猜測煙消雲散。開個玩笑說。習近平可能不需要獵狐了,因為獵狐已經獵到自己人頭上來了。更重要的是海外輿論的打擊,劉建超被譽為「披著羊皮的狼」溴事一大筐,習近平在秦剛問題上如坐針氈的感覺還在,又添新愁何以堪?

但王毅「賴在」外交部長座位上不走,國際社會還是頗有微詞──中共流氓政治從來不循規蹈矩。

所以,無論汪文斌還是劉建超的取而代之王毅,就是傳言,對王毅而言,也還是心有不甘。至少,在國際社會時常代表習近平的獨裁,宣講中共邪惡基因以及不可一世,在謊言中找尋底氣,在詭辯裡氣勢洶洶,自以為的風光更是不肯放棄。而另一個可能則是王毅在外交部內鬥中,本來就假借秦剛事件落井下石,奪回外交部長要職,怎可輕易放棄。

從這個脈絡看,汪文斌的手錶,好像就有了解說詞。

但不管怎麼說,華春瑩的“看到了中國人民的幸福嗎”,趙立堅的“你們就偷著樂吧”,汪文斌的天價手錶,已經將外交部的代表,定格在了中共利益集團頭上,可以被民眾嚴重唾棄。而耿爽僭越體制,“代表民主”,都讓中共的外交部是寡廉鮮恥的作坊的定義更真實。人們盯著外交部的每一個出頭露面的人物,大可尋找到這個政權的末日氣息。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共外交部又內鬥?主角換成這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