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這段時間,小米汽車成為現象級話題,霸屏全網,熱度一時無兩。

有多火呢?

可以說從3月12日雷軍宣布SU7上市時間開始,小米幾乎沒有下過熱搜。

3月28日,萬眾矚目的SU7上市,僅27分鐘,預定量就超過50,000台。

媒體造勢,加上奇招百出的行銷手段,小米汽車持續火熱。

但另一邊廂,40%的高退訂率,也遭到不少人吐槽:

“小米造的手機都燒主機板,組裝出來的車可靠譜嗎?”

“電車首選比亞迪,次選特斯拉,人家畢竟都是做汽車出身。這車行駛在路上,可是牽涉到人的身家性命,這可不是靠營銷或忽悠就行了。”

從手機起家,到輻射平板電腦、行動電源等周邊產品,再到電視、空調、加濕器、氣炸鍋等一體式智慧家居全覆蓋。

這些年,小米快速擴張,產品眾多,成為大眾日常生活中不能忽略的存在。

但高速發展的小米,同樣也遭遇了「品質下降」「產品多而不精」的詬病。

當年,懷抱著40億現金的雷軍,經歷了幾年「痛苦」的迷茫期後,打造了小米手機。

因為超高的性價比,手機一推出就受到了消費者的狂熱追捧。

Redmi 1發布之前,輿論就已為之瘋狂。

有業內人士預期:

如果這款手機賣到999元,所有的山寨廠商都得關門。

結果,Redmi 1代竟然賣到了驚天地泣鬼神的799元。

不出所料,山寨手機一夕之間消失。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羅永浩曾在多個場合表達對小米的讚美:

“這是典型的良幣驅逐劣幣。從這個意義上,小米是功德無量的。”

早期的小米,每台手機的淨利只有50塊人民幣。因為極致的性價比迅速佔領了中低階手機市場,在一片紅海的手機領域殺出一條血路。

之後,憑藉供應鏈整合優勢,小米開始全方位佈局家電生態領域。

從冰箱、洗衣機、電視、冷氣、爐具、熱水器等大家電,到洗碗機、電磁爐、風扇、體重秤等小家電,一應俱全。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乘著時代的東風,以及智慧家電的普及化,僅僅8年時間,小米就成功上市,進而成為全球500強中最年輕的公司。

快速擴張雖然帶來了業績的攀升,但產品線眾多所產生的弊端也開始凸顯。

很多人提到小米,第一印象仍然是小米手機,一個沒有獨特亮點的中低階配置手機。

除此之外,沒有一個非常令人驚豔的產品。

整體而言,小米更像雜貨鋪,貨品多,但是沒有精品。

前段時間,表妹剛裝潢了新房,她說想去小米之家買家電,理由是配置齊全,不用一家一家去對比,省心省力。

結果遭到家人一致反對:

「買大件家電還是要選大廠,有口碑的,品質好的。冰箱就選海爾,空調必須是格力,熱水器只用萬家樂。

吸油煙機、爐具、熱水器這類廚電就不多說了,華帝、方太都比小米強啊!反正選做的時間長、市場佔有率高的、走專業路線的。 」

“如果只是買個安防器具、檯燈、指紋鎖這種小物件,那還是可以的。”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還有網友曾在網路上吐槽小米:

先後購置了小米&米家全屋智慧家居,30個智慧設備,4個月內換新的設備就有3台。

紅米電視首次安裝電視機,邊緣就有好長一道割痕,因為不是第一時間發現問題,跟小米客服交涉了好幾次之後,走特批換新。

米家風冷十字冰箱使用才3個多月,米家App頻繁收到「設備異常」的提示,報修了2次之後,售後客服要了SN說是發給雲米的工程師。

「設備異常」的提示安靜了一段時間,但是冰箱還是時不時的蜂鳴一聲,就是觸摸面板被操作的提示。

雲米消毒櫃安裝沒幾天,就發現消毒櫃的金屬櫃體掉漆。

米家智慧晾衣機剛好4個月的時候,藍牙遙控器失靈且無法配對,第一次上門檢測師傅說更換主機板,第二次上門更換主機板之後,馬達過熱故障,徹底無法控制。

小米掃拖一體機器人,障礙物辨識方面不足,例如高度剛好擋住雷射偵測器就會被卡住,或高度在8cm及以下的障礙物是直接撞擊的。

整體來說障礙物辨識一般,撞擊次數偏多。

最後,這位網友用「雲米的東西太多坑了,只有個別的能買」形容這次體驗。

攤子鋪得大,步子邁得快,就勢必要犧牲一部分產品的口碑。

相較而言,那些在一個領域裡精耕細作、埋頭在一件事上長久沉澱的公司,走得雖慢,卻走得更穩。

比如VIVO。

VIVO和小米手機起步時間差不多,一個是2010年,一個是2011年。

和小米主打價比不同,VIVO更著重於細節的打磨。

例如,VIVO的第一款手機,就主打音樂功能和手機設計。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2012年,VIVOX1拿下全球最薄智慧型手機、全球首款HiFi等級智慧型手機的雙料冠軍。此後,VI​​VO持續在手機外觀和性能上發力。

從音樂到拍照、影像清晰度、智慧化,一步一腳印沉澱。

10多年來,VIVO幾乎只專注於手機。

除此之外,公司只生產平板電腦、智慧手錶等周邊產品,產品線比較單一。

在其它大公司不願意做、或不願意用優勢兵力做的領域,卻是VIVO瞄準並強勢切入的賽道。

當年,所有智慧型手機都在拼硬體、拼價格​​,但VIVO一直遵循本分,不聲不響做產品。

當小米憑藉網路行銷模式大獲成功時,許多競爭對手紛紛模仿小米走線上通路。

而VIVO卻反其道而行,在早年幾乎放棄了線上市場,專心主攻線下,建立了自己牢不可摧的線下渠道。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從2014年7月開始,VIVO在國內一、二線城市建立品牌體驗店。

2016年,打敗蘋果、華為等一眾強敵,躋身中國智慧型手機銷售前2。

之後,因為手機價格透明化,網路進入爆發期,VIVO面臨空前的競爭壓力,線下店面大規模關閉,銷售量也大幅下滑。

儘管如此,VIVO仍在2018年憑藉VIVO NEX彈出式相機設計和全面屏扳回一城,銷量強勢回升。

因為一直低調專心的做好手機,透過一代代優質產品的積累,在用戶之間口碑相傳,獲得持續信任,VIVO雖然網上熱度不高,卻也一直都賣的很好。

生活中,用VIVO的手機的人是真的蠻多的。

例如一個同事同時在用VIVO X90Pro+和X Flip ,用她的話來說:穩妥,很適合我這種追求品質和實用型的人。

而VIVO的銷售數據,則是更好的證明。

全球著名科技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發布的數據顯示,2023年二季度,國內手機市場銷售量為6,430萬部,VIVO以1,140萬部的銷量,拿到18%的市場份額,重返銷量第一的寶座。

經過10多年的沉澱,VIVO憑藉著穩定的質量,累積了一批忠實的粉絲。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身邊很多朋友都是VIVO的鐵粉,一用就是好多年。

朋友從13年開始用VIVO,10年時間只換了兩次手機,平均一個可用3-4年。而且只是網速慢,基本上沒有其它問題。

在她的帶動下,原本用蘋果、華為的家人,都紛紛轉用VIVO。

雖然VIVO從2014年就開始佈置行動互聯網,但其創使人沈煒對其的態度僅是不排斥,所以進展非常緩慢。

沈煒多次說過,VIVO的核心是做手機。

在經營思維上,沈煒一直沿襲他的師傅段永平「穩打穩扎、敢為天下後」的思路。

段永平曾說:對一個企業家來說,只有著眼長遠,不去計較一時一地的得失,才能不斷發展壯大。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現在的VIVO確實做到了這一點,雖然成績不算特別突出,但重在穩中求勝,不會被當做被打的出頭鳥,也不至於淪為其他一類的雜牌機。

或許這就是一家企業最好的歸宿,也是一個手機品牌最好的本分。

但很顯然,雷軍並不懂這種腳踏實地。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小米這麼多年什麼都做,連新能源車也敢嘗試。

因為雷軍從骨子裡,就是喜歡冒險的。

當年做小米手機時,手機市場已經廝殺得異常慘烈。

既有諾基亞、摩托羅拉、三星這些國際巨頭,也有中興、華為、酷派、聯想等國內大公司,還有數不清的山寨廠商也紛紛加入角逐。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雷軍以新人身分入局,壓力空前。

因此,他摒棄了舊打法,而是用網路思路做手機,把軟體、硬體、網路融合起來做產品。

2010年,雷軍組建了十幾個人的團隊,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就開始了手機革命。

創業之初,小米就面臨一個巨大的困難。

那時候,做螢幕做得最好的是夏普,可作為新創公司,人家壓根不理,甚至連面都看不見。

怎麼辦?

於是雷軍動員他所有的朋友幫忙,給他介紹人脈。

兜了一個很大的圈子,終於找到雷軍前公司金山軟體日本分公司的CEO,經過層層通關,然後讓他們3月26號去日本大阪的夏普總部。

而正在雷軍緊鑼密鼓籌劃出訪時, 沒想到在3月11日遇上了日本大地震,核電廠洩露,整個日本都處於核輻射的威脅之中。

到底去不去?這是一個非常考驗人的問題。

斟酌再三,他們還是決定如期赴約。三個共同創辦人一登上飛機,才發現整架飛機只有他們三個人。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到了夏普的總部,整棟大樓空空蕩蕩,也只有他們這一撥客人。

就這樣,夏普被他們的誠意所打動了,後來好多年都是小米的鐵桿供應商。

“沒有任何一個成功是不冒風險的,只有直面風險,豁出去幹,才有機會成功。”

小米造車,真正開始是在2021年,但實際上雷軍很早就接觸過新能源汽車。

早期網路造車最熱門的時候,有好幾百個團隊在做,至少有20多個團隊曾經找過雷軍。

2013年,李斌就找到了雷軍,希望他投資蔚來,並且向他描繪網路造車的美好前景。但雷軍卻覺得很不靠譜,甚至不想見李斌。

雖然,在李斌的軟磨硬泡下,他還是成為了蔚來第一位投資人。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2021年,美國國防部將小米列入“涉軍企業”,要求美國投資者放棄持有所有小米公司的股份,小米的供應鏈及市場受到極大挑戰。

直到此時,造車才正式進入雷軍的視線。

在對汽車產業進行了深入研究後,雷軍發現,智慧汽車是目前科技含量最高的產業、也是當下最大的風口。

同時,因為智慧型汽車和智慧型手機在技術上高度重合,如果不做汽車,小米的手機人才也面臨流失的風險。

但雷軍心裡也非常清楚,造車是多麼難的一件事。

2018年,曾有超過400家企業造車,但5年後只剩下10家左右。就連蘋果進行了10年之久的造車計劃,最後也終止了。

2021年,雷軍終於決定要造車。骨子裡的冒險,讓他選擇“押上人生全部戰績和榮譽,為小米汽車而戰。”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雷軍做到了。

就算外界褒貶不一,他依然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2013年,雷軍和馬斯克在全球行動互聯網大會上相遇。

會後,雷軍頗有興致地試駕了特斯拉、參觀了馬斯克的工廠,還像個迷弟般崇拜馬斯克在新能源車上的獨到眼光。

11年後,馬斯克一定沒想到,當年的小弟,可能會是他在中國最強大的對手。

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

或許對雷軍來說,他永遠學不會vivo的腳踏實地,但SU7的亮相,卻讓許多迷弟更加崇拜雷軍的勇氣。

有人喜歡專注,有人喜歡冒險。

這也是為什麼小米作為一個初入者造車,能獲得這麼多人擁護的原因。

小米SU7品質到底如何,還有待時間給我們答案。

可我們必須承認:

不夠專注的雜牌軍小米,沒有錯過每一次「風口」。

這次如果成了,雷軍也就真的成了。

他離封神,也許就差最後這關鍵一步。

華客|新聞與歷史:雷軍距離封神,還差關鍵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