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多虧有了川普

川普勝選可能性增大之際,歐洲重新跟中國靠攏

經濟復甦乏力、害怕被俄羅斯侵略,以及川普(Donald Trump)可能在今年美國大選中獲勝,這些因素正推動歐洲跟中國靠攏。

週日,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抵達中國西南部城市重慶,開啟對中國三個城市為期三天的訪問,他此行的重點是與中方重新建立經濟聯繫。朔爾茨率領一個由德國企業高層組成的代表團,在三位內閣部長的陪同下,將於週二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據巴黎的外交官稱,習近平將於下個月前往巴黎會見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將一系列紀念兩國建交60週年的慶祝活動推向高潮。繼去年北京方面隆重歡迎馬克宏來訪後,預計此次巴黎會談將聚焦於貿易問題。

中歐外交芭蕾是在中國政府向歐洲示好之後跳起來的。去年11月,中國公佈歐盟五大經濟體的公民可免簽證前往中國,此後又將此特權擴展至另外六個歐洲國家,但沒有美國。今年1月,中國重新批准了去年因健康問題暫停的愛爾蘭牛肉進口,並取消了2018年對比利時豬肉的進口禁令。

這是一個轉捩點。之前在短短幾個月內,歐盟針對中國對本國火車、風力渦輪機、太陽能電池板和電動車製造商提供補貼的行為發起了四項調查,以遏制對大量廉價中國商品的進口。歐盟也正在推動歐洲企業減少對中國某些原料的依賴。

歐洲各國政府也大致響應了華盛頓關於阻止中國取得先進晶片製造技術的呼籲。身為中國最大的歐洲貿易夥伴,德國去年7月發布了首份中國戰略文件,表示中國既是合作夥伴和競爭對手,也是系統性對手,並誓言減少德國對華敞口。

alauae__000.jpg

2022年,習近平在北京會見德國總理朔爾茨,當時德國對華態度較為強硬。圖片來源:KAY NIETFELD/ASSOCIATED PRESS

alauae__001.jpg

2019年,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巴黎會見習近平。圖片來源:FRANCOIS MORI, PRESS POOL

德國公司抱怨說,從豪華汽車到先進工業機械,在這些過去屬於西方地盤的領域,來自中國對手的競爭日益激烈。在很大程度上經受住了中國崛起為消費品製造業霸主的考驗後,德國高端工程公司目前在中國境內外越來越受到中方對手的壓制。

但隨著歐洲經濟難以擺脫新冠疫情和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的影響而實現復甦,一些歐洲國家、甚至歐盟總部的情緒都在改變。在美國,川普在民調中穩步領先總統拜登(Joe Biden),引發了人們對跨大西洋關係緊張以及爆發新一輪全球貿易戰的擔憂。

「布魯塞爾正積極採取反對中國的舉措,」獨立研究機構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歐中關係分析師Noah Barkin說。 “但像德國這樣的一些歐洲大國更關注烏克蘭和特朗普……這讓人懷疑他們會以多大的力度反擊中國。”

這些威脅讓一些人質疑,為什麼他們要追隨美國,對歐洲來說中國是比俄羅斯更遙遠的威脅,同時也是更大的經濟機會。

朔爾茨所在的社會民主黨的議員、德國議會經濟政策委員會成員Bernd Westphal表示:“我們是製造業與出口導向國家。我們的財富取決於進入國際市場的機會。”

alauae__002.jpg

圖為一位愛爾蘭肉牛農場主人和他的乳牛。今年1月,中國重新批准了去年被暫停的愛爾蘭牛肉進口。圖片來源:CHARLES MCQUILLAN/GETTY IMAGES

alauae__003.jpg

圖為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一個屠宰場。中國也取消了2018年對比利時豬肉進口的禁令。圖片來源:YVES HERMAN/REUTERS

上海復旦大學(Fudan University)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表示,美國既是歐洲的貿易夥伴,又為該地區提供安全保障,因此特朗普在大選中獲勝的前景對歐洲來說關係重大。中國分析家也表示,與日益成為地緣政治競爭對手的中美關係相比,作為經濟競爭對手的歐洲與中國之間更有可能達成妥協與合作。

在2021年朔爾茨當選總理後,德國採取了強硬的對華態度,不僅削減國家對德國在華投資的擔保,加大出口管制力度,還阻止了中國對德國公司的幾筆知名收購。

在美國和中國擁有大量業務的德國非上市工程公司通快集團(Trumpf)生產的產品種類繁多,其中包括製造高端半導體所需的雷射。柏林方面不允許將這些產品出售給中國,但通快集團執行長去年抨擊了德國政府,稱這是在拖延一系列無害產品的出口許可。

但最近幾個月,「情況確實有所改善,」通快集團中國區負責人Stephan Mayer表示。 “我們幾乎恢復到了兩年前的速度。”

alauae__004.jpg

川普在民調中穩步領先拜登,這引發了人們對跨大西洋緊張局勢的擔憂。圖片來源:ADAM GLANZMAN/BLOOMBERG NEWS

中國分析家稱,中國政府將利用朔爾茨此次訪華緩和與歐洲日益緊張的貿易關係,並尋求柏林方面幫助淡化歐盟近幾個月來發起的反補貼調查。德國對歐盟向中國電動車徵收關稅的計畫持懷疑態度,因為在中國擁有龐大業務的德國汽車製造商擔心遭到報復。

一位德國政府高官表示:“我們不想減少與中國的貿易,而是希望增加對華貿易,同時降低風險並實現貿易多元化。”

alauae__005.png

歐洲經濟學家認為,儘管中國政府自詡為自由貿易的擁護者,但中歐出口商之間幾乎不存在公平競爭的環境。根據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估計,中國政府為本國企業提供的補貼規模約相當於GDP的2%,同時也為在華經營的外國企業設置了障礙。

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Moritz Schularick說,中國的做法意味著歐洲從與中國重新接觸中獲得的經濟利益將微乎其微。

「中國曾是支撐歐洲成長的動力。人們的頭腦中仍然有這種模式,」他說。 “人們忽略的是,對於歐洲擅長生產的產品而言,中國現在是一個兇猛的競爭對手。”

中國人民大學(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歐盟研究中心主任王義桅說,歐洲正在艱難地適應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歐洲正在以往自身占主導地位的領域與中國競爭。他說,人們會感到不安,這是一種過渡,大家都需要時間來適應。

雖然去年歐中貿易出現萎縮,但歐洲和德國的對華貿易逆差卻急劇擴大,反映了中國在價值鏈中的崛起。同時,歐洲企業也越來越多地在中國境內生產。根據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編製的數據,2022年德國在華新增直接投資創下歷史新高。

王義桅說,中國企業願意在歐洲效仿這種本地化策略,在當地建造電池和風力渦輪機生產設施,以創造就業機會並服務歐洲市場,這可能會緩解歐洲對廉價進口產品的擔憂。

alauae__006.jpg

德國製造商保時捷的員工在斯圖加特的一條生產線末端檢查汽車。圖片來源:THOMAS KIENZL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alauae__007.jpg

在中國張掖,一名男子在對風力渦輪機葉片進行檢查。圖片來源:CFOTO/ZUMA PRESS

然而,歐洲更大的擔憂是製造商對中國化學品、原材料和零件的依賴,其中一些產品從其他地方難以採購或價格昂貴。

智庫德國經濟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國際經濟政策負責人Jurgen Matthes說,貿易數據顯示,過去兩年,德國企業在減少這些依賴方面進展甚微。

「這方面的慣性比德國政府預計的要大,」他說。 “是替代這些產品需要很長時間,還是一些企業根本不感興趣,這很難說。”

安聯(Allianz)上週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過去18年中,德國從中國採購的關鍵零件佔進口的比例已從6%上升到22%。德國經濟研究所的一項調查發現,不到40%的德國企業希望減少對中國中間產品的依賴,而兩年前這一比例為50%。

根據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去年12月的一項研究,歐洲和中國仍然緊密相連,如果兩者之間突然脫鉤,就會像2022年俄歐分道揚鑣一樣,將導致德國經濟萎縮5%,其衝擊程度堪比新冠疫情和全球金融危機。

通快集團的Mayer說,這種依賴不是單方面的。他指出,中國仍依賴西方製造商的若干產品。這意味著雙方“應找到相互尊重的合作方式”,他說,“當然,不要天真。”

華客|新聞與歷史:多虧有了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