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小粉紅們,也有正確的一面

我最近寫過一篇關於中國輿論中各派的分析,有一派呢,我的確簡化對他們進行過評價,比如說他們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沒有獨立人格。

這就是小粉紅。

小粉紅們,也有正確的一面

今天,我想說說他們的優點。

小粉紅分析國際情勢,分析國內事務,都喜歡用上兩個字「利益」。

他比不少白左的民主派們就要先進一步,因為白左的民主派們最喜歡談正義,而不是談利益。當然大部分白左不見了,他們也變成小粉紅一樣的思考模式了,例如他們也天天說美國的利益。

談正義,是一種價值判斷,談利益,是一種功利分析。

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思考方式。

因為一個叫價值分析,一個叫功利分析。

功利分析顯然是更有效的,經濟學就是以功利分析為基礎。

例如,小粉紅常喜歡說的一句話,沒有永恆的正義,只有永恆的利益。

這句話,前半句不對,後半句卻是對的。

社會是人實現目的的手段,身處社會中的人,不論任何一人,都渴望有更多的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也即他們都追求繁榮。

如果繁榮是正義,那麼繁榮就是永恆的正義,同時繁榮也是每個人永恆的利益,正義與利益並不矛盾。

這個世界上身處市場中的所有人,站在長期的角度,他們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這是自古典經濟學以來經濟學的主要結論,換成理論就叫交易是雙贏的、分工讓每一個人受益。

保護私有產權也不是價值判斷,而是功利判斷,因為不保護私有產權不可能產生分工交易,也就無法創造繁榮。

霍普論證私產倫理時說,相對於人的目的,外在世界的資源(手段)都是稀缺的,既然是稀缺的,人與人之間就一定會產生爭奪,由此,必須存在倫理,這個倫理是保證人們在一個稀缺的世界合作的前提。

倫理必須經過論證,也即讓雙方能接受,才有可能合作。但當你對一個倫理進行主張時,你就需要利用自己的身體,不是你的身體,你都無法論證任何主張。這一事實就表明,沒有私有產權,沒有自己的身體所有權,你連人際合作之間的倫理主張都無法表達。

動物與人之間不存在這種倫理爭論,人與動作之間不是合作關係,合作是雙方的意願,人類將牛用來耕地,並不是與牛進行過商量,而是一種奴役。

所以動物不存在私有產權。

因此,私有產權也是人類社會存在的前提,是人際合作的基礎,徹底失去私有產權保護,那就是人人視對方為牛馬,繁榮就不可能出現。

因此私有產權不是價值偏好,而是基於繁榮追求的必然手段,是人們為了更多的利益,而認同的社會合作機制。

全面消滅私有產權,人類社會動物化,迅速死去。部分消滅即帶來災難。這就是一種功利分析。

但小粉紅天天談利益的時候,是有前提的,完整的表達是:

國家之間,沒有永恆的正義,只有永恆的利益。

人與人之間當然有正義,這個正義也是利益。傷害任何一人,都破壞社會合作分工,都讓繁榮受損。

在這一句沒有永恆的正義話中,其實是將許多罪惡合理化了。

加上國家之間這四個字,小粉紅的BUG就出來了,因為國家不是一個人,他可以是一個地理概念(中國地區),也可以是一個政府概念(中國政府),還可以是一個種族概念(生活在中國地區的中國人),這種不加區分的國家概念,正是他們的錯誤。

也即,他們正確的地方,在於使用功利分析,對世界上發生的各種事情進行功利判斷。

比如,他們說,美國之所以要壓制中國的晶片,就是想遏制中國崛起。

這就是一種功利分析。

但錯的地方是什麼?美國是誰?中國又是誰?難道美國所有人都是一個人?難道中國所有人又是一個人嗎?當然都不是。

這種分析,離開了個人主義,當然不可能分析正確。

不過,比起公知派,他們正確多了。雖然我比較喜歡民主公知比小粉紅多一點,但公知們的思維方式錯得可怕,他們在假定美國政府首腦、議員、人民,他們心裡有大愛,他們發動貿易戰是想要讓世界人民得到自由。

他們無視全世界包括美國、歐洲絕大部分經濟學者,都認定川普是貿易保護主義者,依然為川普發動貿易戰辯護,說他是為了要實現零關稅。

也即,美化甚至神化政客之行動,是公知派最常做的事。

從這個角度說,公知派,是天生的政治人物。

如果他們去發表政治演講,一定大講情懷,講國家,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只為人民、毫無私利的神。談煽情,沒有人比他們更擅長。

所有公知派的自媒體,也都有這個特點,我叫他們不煽不舒服斯基。

當然,你有空看看全球政客的演講,都是煽情到肉麻的那一種,看不下去。

小粉紅分析國家利益時,其實也犯了這個錯。

例如,他們說美國打壓中國,這句話中,包含了幾個前提:

1、美國政客們,每一個決策都是為了所謂國家的長遠利益的考慮,出於對美國未來大國地位的追求,做出了打壓中國的行動;

2.美國政客打壓是將中國每一個人都視為對手,都視為中國的一部分進行打壓。

這兩個前提,犯了大錯。

美國政客不就是普通人嗎?他們怎麼會成為神呢?

實際上,美國政客沒有那麼長遠的目標,不就是乾四年嗎?四年之後誰幹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有這麼長遠的目標?

其次,美國政客一上任,兩年後就面臨中期選舉,如果所在黨派敗了,那他就跛腳了,想幹什麼是乾不成的,因為參眾兩院不是本黨手裡,總統能幹的事非常少。

再過兩年,就要選總統了。你會發現,他們每時每刻,都面臨著政治地位失去的風險,即使定目標,也是定兩年的目標,如何讓中期選舉贏,如何選贏美國大選。

他們怎麼可能去考慮什麼美國的未來呢?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因此,所謂美國遏制中國,這種概念就是將美國政客神化的一種表現。

其次,美國政客為什麼要打擊華為,卻不打擊拼多多?為什麼限制晶片出口,卻還是出口大量的各種科技設備?

難道,拼多多不是中國企業?

你馬上就會發現,美國政客在選擇打擊對象時,是要進行選擇的。

那麼,選擇打擊哪一家,是根據他們背後驅動者的利益來判斷的,這個利益是什麼,最為常見的利益,就是競爭嘛。

這一個領域,有美國企業,也有中國企業,那麼打擊中國企業,美國企業就能銷售更高,就能產出更高。

誰在後面推動著這種精準式的打擊呢?不就是那些與中國企業有競爭關係的企業嗎?

的確,就是利益之爭,與什麼國家競爭一點關係沒有。

例如,中國菸草公司,自己推出一個規定,不允許電子煙網上賣,緊接著又來一個,不准賣水果味的,他們說這是為了青少年的健康。

你信麼?你要信了這樣的鬼話,那你就根本不要參與討論了,太天真了。

這事美國也乾了,美國政府也禁掉了一些風頭強勁的電子煙企業,他們也是為了人民健康著想嗎?想什麼呢?不就是傳統煙草的政治勢力強大?

是這些企業的具體利益在推動了管制的出現。

因此,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什麼中美對抗,這些衝突背後都對應了許多具體個人,具體企業的利益。

美國不是要打擊什麼高科技企業,讓中國人只能在低端賽道玩,讓美國永遠高高在上,不存在這種事實,而是因為美國本來就高科技企業多,這些企業的利益推動了這些管制的出現。

例如,蘋果就不會參與推動這些貿易管制,因為他就在中國生產,他怎麼可能自己打自己呢?

但是TikTok這麼牛,跑到美國去,一下就拿到的廣告份額就超過了所有美國互聯網大廠,存在一個可以搞競爭對手的政治機制,企業老闆一樣會抓住這樣的機會搞死你。

這樣的現象,在中國也不罕見。例如比亞迪的老闆,天天鼓吹石油不夠用了,要求進一步打壓燃油車,比如,京東的劉強東,發起對阿里的壟斷指控和法律訴訟,比如,抖音的張一鳴,因為微信不讓他轉發他的產品推廣,就將微信告上法庭。

政治,是一種工具。國家是人們實現目的的手段,任何政治的存在,都因為有一部分人可以透過政治謀取利益。

抓這麼多腐敗官員,背後不是有這麼多商人嗎?中國人,怎麼會理解不了這個?

這裡有各種階層都在尋求利益,比如,一個政府龐大的開支,有人盯上吧,要做政府的業務吧,他會不會推動政府開支的增加呢?沒看到特斯拉派人遊說全球政府幫他補助麼?同時遊說各國政府管治燃油車。

很多人只經歷中國的政治,不了解很多企業其實是可以透過政府搞很多管製手段,打敗競爭對手的。

例如:光伏雙反(Anti-dumping and anti-bribery )是牽頭聯合其它6家美國光伏企業,向美國商務部和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申訴,稱中國光伏企業向美國市場非法傾倒多晶矽光伏電池,中國政府向國內生產企業提供包括供應鏈補貼、設置貿易壁壘等非法補貼,要求聯邦政府對來自中國的光電產品徵收超過10億美元的關稅。

美終裁認定中國輸美光電產品傾銷。

這就是一種基於競爭利益再透過政治手段執行的管製手段。每一次反傾銷,都不是美國政府官員透過觀察市場來決定的,而是由不同的企業推動的。

例如,一個政府可以課稅,可以搞福利,那有沒有盯上呢?有啊,天天有人在呼籲免費醫療,這麼明確的利益訴求你沒看到嗎?就是想透過國家分別人的稅金嗎?

如果是用他自己的錢交上去,再發回來治病,這不是何苦來著?不就是希望搶另一部分人的稅,用到他身上麼?

這不也是貿易戰麼?這也不是因為某些人的利益驅動,就想透過政府管制其他人或向其他人收稅嗎?

福利派公知們的問題是,將赤裸裸地追求搶他人的錢來滿足自己包裝成為了為窮人考慮,他們大聲呼喊,要讓那些沒錢的人也能看得起病,當自己拿到福利後,如果為了窮人要平均,他馬上就要翻臉。

不信,你問一下那些拿退休工資的公知們,現在全國人民退休金一樣,每人一個月六百,農民也這麼多,你看他們願意不?

這時,馬上就不同情窮人了,因為要分的是他的利益。

當代價由別人承擔,自己還可以享受呼籲福利的結果,還可以享受有同情心的名聲時,誰不干嘛!

生活中,多少人打著情感的名義,為你好為他好的名義,在索取利益?

有人說學經濟學冷血,只看利益,沒有正義感,沒有情感。

他們搞錯了,一切道德標準,都來自社會合作的需求,社會合作為每一個人增加利益,因此,誠信、節儉、同情,才成為了社會普遍的道德。

失去了社會合作,歷史上無數戰場都告訴你,一般人馬上化身為狼,隨意屠殺他人。

不是道德帶來了社會合作,是人們認知到了合作有利於自己,才會推崇這種道德。

因此,基於個人的利益,是觀察一切社會現象的出發點。

小粉紅看到了利益二字,但卻把國家當人看。這是他們分析錯誤的關鍵原因。

當然其實大部分日常事務,大部分人不會犯這種錯誤。

例如,他們說醫生,就是想多搞錢,因此,過度醫療,坑害病人。

這就是個人主義的利益分析了,這完全是正確的角度,只不過是不能多想一步,進行長邏輯鏈的利益推理。

如果病人是自己花錢的,醫院和醫生是沒有門檻的,那麼,醫生和廚師是一樣的,醫院和飯店是一樣的。

不好好做菜的飯店,會被消費者拋棄。

因此,市場中,人人都有利益,都有出於利益去坑害他人的衝動,但是市場中,消費者可以反制他,就是不買了,這次上當了,就天天說他家壞話,下次就讓更多人不去買。

這種消費者的反制,就會使得企業只有一招贏利,那就是服從於消費者的意志。

你看,美國的汽車工會,可以用政治力量幫美國汽車企業阻擋外國汽車進入,不管是日本的,還是中國的。

但是,棺材舖存在多年了,沒有政治介入的話,沒有人會說,棺材舖的老闆會為了生意到處去殺人,阻止醫院救人,他謀求生意的方法是木料更實,油漆更精美,是朝著服務消費者的方向去走的。

我個人將寫文章當作傳播普及經濟學的一種方法,但我會大量談政治議題,為什麼要談?因為很多人一碰到政治,就不把政治人物當人看了,解構政治,不迷信政治,從政客的個人利益角度出去進行分析,這樣,你才能回歸市場。

利益分析是學習經濟學的起手式,只要站在個人主義的方向,向著長鏈的推理的方式去思考,就是經濟學的思維方式了,得出的結論,哪怕你經濟學水平一般,在大部分問題上也不會犯錯了,至少不會被各種宏大敘事所忽悠。

華客|新聞與歷史:小粉紅們,也有正確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