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耶倫的帆布包,美國對華價值觀外交的迴光返照

最近幾年,現實主義的美國逐漸打倒了懷抱自由主義普世價值的美國,現在美國官員們普遍對與中國交流已經沒有興趣,更極少有人願意欣賞中國,並且願意抱著宗教式的熱忱,透過自己的行為影響改變中國。耶倫此行與中國人民的密切互動,是近些年難得的孤例,某種程度也是過去二十年價值觀外交的迴光返照。

耶倫這次來華訪問,雙方高層人員都釋放了自2018年3月貿易戰以來的最大善意,雖然美國媒體的揶揄依舊,但是中國官媒對美國官員的這次訪問,出現了難得的正面溫和報道。受此影響,港股、A股都出現大漲,對中國人來說,誠所謂,中美關係好則信心興也。

不過對於這次耶倫的訪問,最令人感興趣的是她的一系列親民舉動。這位全球最有權勢之一的女性,在下飛機時,一手拎著提包,肩上又背著帆布包,加上她樸素平和的外表,在弦梯旁向前傾身與中國副財長廖岷握手的景象,活像一個鄰居大媽來串門。

耶倫的帆布包,美國對華價值觀外交的迴光返照

當晚,她又去天河商務區的國金中心陶陶居就餐,筆者曾經來過這家餐廳,雖然地段顯耀,但不過是shopping mall中的一個人均150元左右的平民餐廳,耶倫在用餐時特意沒有選擇包房,並且讓服務生打開為他們專屬的屏風隔間,好讓美國代表團與市民無隔閡一起用餐。

耶倫來到北京後,又選擇在建國門的老川辦餐廳,這是家人均不足100元的小館,筆者當晚也在這裡用餐,點了六份菜和小吃,花了才180元。在各項行程比較圓滿結束,訪華接近尾聲的時候,耶倫最後來到三里屯京A啤酒館,與大家一起暢飲精釀,京A的餐飲品質都非常不錯,但是在時尚中心三里屯,也屬於價位相當低的地方。

此外,耶倫也參觀了北京大學國發院,跟諸位師生一起交流,筆者有友人參與,從他們發的朋友圈來看,雙方交流也是非常融洽。這當然也都不是孤例,耶倫去年訪華就到一坐一忘雲南餐廳用餐,還邀請幾位青年女性知識分子一起餐敘。

耶倫的帆布包,美國對華價值觀外交的迴光返照

(耶倫在三里屯京A啤酒館)

那麼該如何解讀耶倫的這些行為呢?許多人依舊用非常敵視的,陰謀論的觀點來解讀,甚至稱她是狼外婆,筆者倒是不認同的,這種膚淺的、意氣用事的視角,也永遠不會看懂國際政治要領的。

耶倫的這些行為其實都是過去我們所熟悉的,自由主義民主黨政治家的行事風格。他們猶如福音派的新教徒,在潛移默化中推廣價值外交,傳播美國的價值。耶倫隨時處處流露著平民隨性風,但每個安排又都是頗用心。她希望以她的這些細微動作,展現美國民主的價值,展現美國民主制度下政府官員的與人民接地氣的風格,展現他們的清廉,展現他們對性別(例如去年與女性的聚餐)、環保、貧窮、族裔議題的關懷。當然不排除,耶倫是一位一貫對華很友善的人物,她對人的親善並不是刻意偽裝的。

自由主義民主黨的價值觀外交,最終目的是希望透過感化你、影響你,成為自己人,然後大家共同一起建立這個世界,是新教救世思想的體現。這兩年很多國際政治學者都在批判美國價值觀外交,但是相對於共和黨保守主義者的實力外交、民族主義外交,價值觀外交有它的進步性,那就是對非基督教的、非白人的文明,只要有價值共同認同,還可以接受與之共存共贏(至於共贏容忍度當然也是問題)。

而實力主義、民族主義外交,背後還是傳統的帝國主義、種族主義的邏輯,他們是不屑於跟中國對等交流,更不願意與中國一起共同建設這個世界的,特朗普主義則是這種保守思想的集大成者。

所以,我們看過去的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在對華態度(不只是指對中國政府,還包括對中國社會)上是有很大差別的。民主黨的官員來華訪問都喜歡跟中國人互動,前有拜登的鼓樓姚記炒肝79元套餐,今有耶倫的川辦菜單。希拉蕊、克里訪華除了跟官員互動外,更喜歡跟民間人士交流;更有好幾任民主黨籍的駐華大使,活地像北京市民老大爺,恨不得天天騎自行車上班,再學幾句京片子。

耶倫的帆布包,美國對華價值觀外交的迴光返照

(2011年,拜登在北京鼓樓姚記炒肝)

而反觀共和黨這邊處理對華事務時,他們除了關心美國國家利益是否實現外,沒有太多地與中國社會接觸,乃至改變中國成為自己朋友的興趣。雖然雙方都在經濟冷戰,但你不可以想像川普的對華談判代表姆努欽(財政部長)、羅斯(商務部長)、萊特海澤(貿易代表)或納瓦羅(白宮經濟顧問) ,會有興趣到北京一個商場下館子,並且與大學生交流。在共和黨保守主義者眼裡,只有白人和基督教的才是自己人,其他族群和文明即使價值觀一樣,也沒有資格被美國文明所“渡”,做美國的朋友,甚至與美國分享繁榮。

(二者的分歧也反映在美國國內的「認同政治」上,民主黨人認為各色族群只要是接受了美國的立國價值,就是美國人,而共和黨人則堅持捍衛歐裔白人和基督教的主體性)

不過,畢竟耶倫老了,她今年已經78歲,是個典型的「克林頓主義」遺老(借用達巍先生的概念,耶倫曾經擔任克林頓第二個任期的白宮顧問委員會主席)。拜登雖然骨子裡還是普世主義和全球化擁護者,但他畢竟也老了,為了選票,他不得不向特朗普主義妥協。

現在美國的實力外交、民族主義外交越來越佔上風,美國官員們普遍對與中國交流已經沒有興趣,更極少有人願意欣賞中國,並且願意抱著宗教式的熱忱,透過自己的行為影響改變中國。甚至,即便是在身分政治上完成美國化的中國企業,國會也要毫不留情地禁止掉。所以說耶倫此行是近些年難得的孤例,某種程度也是過去二十年的迴光返照。

而中國這邊,也同步出現了自由主義和民主主義的低落。如果放在十年前,美國官員的一舉一動都會在中國社會引起輿論潮,民眾非常願意用美國官員的長處,來反襯國內官員的短處。但隨著貿易戰後,現實主義的美國否定了自由主義的美國,美國二十多年來在中國苦心經營的形像大大破產了,耶倫即便再用心良苦,也難以獲得中國社會的自發正面回應,反而去年與中國青年女性的宴會,迎來一場全網冷嘲熱諷——過去出現在美國官員宴會上的中國嘉賓,會被社會奉為成功典範,而這一次,大家都說她們在「裡通外國」。

所以,歷史總在戲劇性地發生轉變,這個世界在不可阻止地回歸拳頭、回歸猜忌、回歸分裂,從冷戰結束到2017年的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歷史,在現在的人們看來好比一場童話,人們在踐踏童話故事中的價值,嘲笑過去的理想主義與幼稚。但我們總相信,歷史終究還是在前進的,人類社會共同美好的價值總會越來越發揚光大。

華客|新聞與歷史:耶倫的帆布包,美國對華價值觀外交的迴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