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國第一大忽悠,要回國了?

賈躍亭,現在是真沒錢了。

最近,360創辦人、「網紅」週鴻禕和FF創辦人、「下週回國」賈躍亭鬧起來了。由於他倆玩起「中美流量明星」隔空互懟,製造了不少話題,引得網路、新能源產業十分關注。

就在剛剛,「為夢想窒息」的賈躍亭終於繃不住了,他在美國發影片向中國網友,傾吐衷腸。而他發表的一些觀點,再次也將自己置身於輿論漩渦。

賈躍亭說,“在美國法律體系下,我已經不存在任何債務了。在中國法律體系下,還有債務,我一直在竭盡全力的償還債務。”

據賈躍亭披露,“他自己償還了100多億美元債務,最大夢想是早日回國。”但他又說,“造車成功並還債之日,就是自己回國之時。”

言下之意,“車要造不成,就別想我回國?”

這到底是賈躍亭觸達靈魂深處的真情流露,還是藉機炒作,獲取下一輪融資的籌碼?

中國第一大忽悠,要回國了?

一位創投圈老媒體人常說,“欠債不還窮人少,有債就還無富人。”

這句話並不能針對所有人,可對眼下大洋彼岸的賈躍亭來說,比喻恰當。過去幾年,跑到美國搞出FF造車的賈躍亭,一直都是某種盛氣凌人的「擺爛」狀態。有國內媒體人早期曾在美國跟蹤FF長達一年,發現,它們的工廠「時不時」停工,周圍蔓生雜草,質疑漸起。

不管應對何種質疑聲,賈躍亭基本上「無所謂心態」。 「你們鬧去吧,鬧的越熱,我越火,越有投資機構關注,越能拉來融資。」事實上,在國內對「中國第一大忽悠」關注度最高的「樂視暴雷— FF初創」時期,賈躍亭真是不缺錢,資本為FF注入了超50億美元融資。

美元資本青睞FF很大程度上是「造勢、炒估值」。造車原本是「相對閉塞」的事業,一個考驗技術實力的事業。賈躍亭卻開啟了「流量賦能造車」玩法,把一個「相對閉塞」的事業,弄得跟賣手機、電腦一樣,不過,他確實給新能源打開了流量入口,傳承至今。

“聽故事”,也是美元資本喜歡做的事。全球股市,最現實的是A股,最能把預期玩開花的是美股。靠著“講故事”美國興起了一批獨角獸、巨頭,“洗腦全球,快樂資本。”

至少,美元資本看重的項目,要擁有「說故事」的能力。而在「說故事」的能力上,全球範圍內,也很難找到一個「賈躍亭般的故事大王」。他是唯一“一車未造,公司IPO的人。”

服嗎?被賈躍亭「忽悠瘸了」的許家印比不了,被執行30億元面都不敢露的陸正耀比不了,被定義成「全美最失敗案例」的特斯拉也比不了,因為人家真的在造車。馬斯克在美國本土造車,人生無助困惑的時候,要來中國尋求安慰。賈躍亭呢?他嚴重失信,雲淡風輕。

有人會說,“誰說馬斯克不會講故事?”

沒錯,馬斯克「說故事」的能力並不比賈躍亭差。但很多人往往會忽視一個問題,“自家門口講故事,誰信啊?馬斯克如果不來中國,上海不幫一把,全美最失敗案例幾近破產。”

關鍵,以美元資本看未來、趨勢、前瞻的特性,「特斯拉說什麼是上一代事兒了。」VC/PE更喜歡「下一波機會」。毫無疑問,“賈躍亭便是美元資本眼中締造下一波機會的人。”

當然,美元資本是有限制的,其投資邏輯完全建立在「美元體系內」。喜歡「聽故事」的同時,勢必忽略外在因素。好比喜歡讀戀愛小說的人,會習慣性幻想出來一個完美的人。

全球知名投資人孫正義曾說,「成就夢想最好的方式是,融入夢想,相信夢想,擁抱夢想。」所以,孫正義年少時就開始做夢。賈躍亭「為夢想窒息」成功打動了美元資本的心。

剎那間,「美國人真信了。」大家都知道,「做夢這種東西是跟時間掛鉤的。」幻化到商業上,掛鉤週期。造車週期內,有夢可以做,美夢成真皆大歡喜。耗到週期外,不是一碼事了。

夢或許仍是夢,卻是惡夢。賈躍亭就是典型讓美元資本從做美夢到惡夢的人。自從FF借SPAC登陸美股,美元資本、機構投資者、股民,就沒睡過一天安穩覺,“每天噩夢纏身。”

要說,賈躍亭是真狠。 「全球華人找不到第二個,像他那樣戲耍美國人並安枕無憂的。」陸正耀當年在美國搞出瑞幸咖啡22億元財務造假遭做空,鬧得他直接被董事會踢出了局。回國後,陸正耀灰溜溜在香港註冊公司,透過找「替身、代言人」複製過往成功創業模式。

在美國的賈躍亭「光明正大,令人髮指。」第一件事,FF去年就交付了11輛FF91 2.0,賈躍亭竟然不以為恥;第二件事,FF沒錢了,交不起房租,差點被趕出總部大樓,他跟沒事人一樣;第三件事,賈躍亭隨便找個理由就召回了FF交付的11輛車;第四件事,有消息稱,「交付的11輛車是假數據」面對如此「詭異」事件,美國當地為何沒調查賈躍亭?

上面一件事,哪一件披露出來,估計都要萬劫不復,賈躍亭啥事沒有。

賈躍亭啥事沒有,「懟天懟地」週鴻禕不干了。

「紅衣教主」自然不願意錯過這波「白來的流量」。這一個月,他似乎找到了「頂替A​​I」的流量密碼,他也不怎麼關注AI技術了,著手佈局短片。說明,他上次找俞敏洪、董宇輝“取經”,是有消化和沈澱的,展現出了學霸優勢,其大有“流量接班”雷軍的潛力。

尤其是,他把座駕邁巴赫賣掉後,再透過媒體的傳播放大效應,很快就成了「頂流」。加之以前投資過哪吒汽車,後者又拿到50億元融資,本身就很有話題。而且,在“借力打力”層面,週鴻禕非一般的強:美國AI大熱,受益的是360;“互聯網互毆”,開心的是他。

「天天賣座駕肯定沒意思。」於是他把目光放在了,「不敢回國」賈躍亭。

4月22日,週鴻礪率先引戰,他在哪吒汽車春季發布會表示,「中國供應鏈優勢是吸引包括特斯拉在內的眾多車企在中國建廠的關鍵因素。FF未能成功原因之一,是在美國造車。

週鴻禕這麼說,沒毛病。但他接下來在影片裡的一番見解,「頗有針對性,且帶有一定程度的嘲諷攻擊。」週鴻禕表示,「我不是為賈會計(賈躍亭)說話,他帶著圖紙到美國那麼長時間沒造出幾輛車,高合汽車反而造出來了,他卻反過來告人家。沒有搞明白中國的優勢在哪裡。

賈會計一詞,來自網友對賈躍亭的嘲諷,「稱他算錢算得格外精明」。週鴻禕喊出賈會計,明顯引戰。賈躍亭呢?以他的“風格”,兜里要真有錢,他一點都不急。否則,那些年狂轟亂炸,他早進「ICU」了。外界“黑的越狠”,賈躍亭越有跟美元資本畫餅的籌碼。

這次,賈躍亭「急」了。急中生智,順便講感人故事。他說,“FF量產以來雖然只交付了11台車,但這經歷了無數磨難才誕生的11車,搭建了中國車企進入美國的橋樑。”

他也一再強調「FF原創價值」說服週鴻禕,「我相信你也一定認同,只有原創精神深入骨髓、大量的原創奮鬥者湧現,才俊推動中國A1電車產業站立在世界之巔。」賈躍亭說。

看看賈躍亭的「故事」高度,「每一句話蘊含了對美元資本的誘惑力。」第一個,強調全球趨勢與前景;第二個,強調原創價值,模仿只能追在屁股後面;第三個,搶佔中國網友心智。這才是賈躍亭高明之處,美國造車他很難講下去了,資本不信了。去年,美元資本精明了,搞成協議融資,先打一部分錢,“你要不造車,不交付,我們就不繼續給你錢。”

美國的餅畫不出來,賈躍亭畫出一張新餅餵給美元資本。其中,最重要的是讓資本相信,賈躍亭在中國網友心中的地位。他找到了“核心論點”,所有矛盾的由來,債務問題。

「在美國法律體系下,我已經不存在任何債務了。在中國法律體系下,還有債務,我一直在竭盡全力的償還債務,償還了100多億美元,最大夢想是早日回國。造車成功並還債之日,就是自己回國之時。 “如果我有錢,就能造車,回國了。”

你,期待賈躍亭美夢成真嗎?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國第一大忽悠,要回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