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 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聲明:

前言與文章主要內容,取材自多家官方媒體通報。

如認為後期加工中有被歪曲,或認為不嚴謹之處,請留言給我們…

素材媒體分別是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央視《新聞調查》、中國經營報、華夏時報、濟南時報「新黃河」、南方周末、中國商報、中國房地產報、《民生關注》等。

前言:

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反華勢力“達賴集團”,原西安市公安局局長某某某…多家媒體調查發現:

這一串普通民眾連碰不敢碰觸名字,似乎都和陝西「神秘商人」李彬,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

而李彬,就是「西安80後億萬富翁」胡緒峰多年奔走指控的「西安黑惡勢力集團」核心人物。

其被胡緒峰指控透過暴力與各種造假手段奪走了自己價值40億的資產。

儘管經過長達十多年的維權、舉報與訴訟,至今仍未有進展。

4月26日,胡緒峰很興奮地向多位媒體人發來一條鏈接,並留言說:

機會來了

80後的胡緒峰,曾被媒體稱為“陝西最年輕的億萬富翁”,但如今的他,卻靠四處借錢度日。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胡緒峰發來的鏈接,是陝西省掃黑辦與陝西省公安廳等五部門聯合發布的《陝西省掃黑除惡鬥爭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公告》。

公告明確:

依照中央和省委關於開展群眾身邊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集中整治的部署要求,掃黑除惡領域重點糾治「村霸」等黑惡勢力欺壓群眾、把持基層政權,以及在土地流轉、資源開發、工程建設等領域欺行霸市、強迫交易等問題,嚴肅查處涉黑涉惡案件背後的「保護傘」「關係網」及貪腐問題。

胡緒峰似乎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44歲的民營企業家胡緒峰,是陝西宏潤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宏潤集團)創辦人,2005年創立公司時,他才25歲。

儘管至今公司已成立近20年,但胡緒峰四處奔波維權就長達14年之久——導致他從億萬身價變成身無分文的,是陝西「神秘商人」李彬。

根據胡緒峰指控,李彬極其團夥不僅設計「豪奪」了他公司的億萬資產,還調動各級「政法力量」對他實施了多次抓捕。

幸運的是,最終均查無實據。

儘管躲過了牢獄之災,公司資產還是被李彬等奪走至今。

經過長達10餘年的奔波維權,胡緒峰拿到了最高法「勝訴判決」。期間,陝西省公安廳長還曾親自簽發“廳長督辦令”,要求時任西安市公安局長肖西亮將李彬團夥作為“涉黑惡勢力”予以查辦…

然而,用胡緒峰的話說:

“至今,勝訴判決如一紙空文,李彬領導下的涉黑團夥成員,仍時常組織數十人繼續搶占我公司的合法資產。”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01

為了拿回自己的公司資產,胡緒峰已經奔走呼號了10餘年。

胡緒峰出生於1980年的陝西省商南縣,家境貧寒,早年輾轉廣州、深圳和西安打工,憑藉電腦批發生意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隨後轉型發展到房地產圈,二十歲左右已有億萬元身家。

後續的故事要從2005年說起。

那一年,年僅25歲的胡緒峰創立陝西宏潤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宏潤集團」),2006年成立宏潤地產,由宏潤集團控股95%。

根據濟南時報「新黃河」的報道,2007年3月,胡緒峰旗下的宏潤地產與灞橋區穆將王村村委會簽訂了合同,獲得了穆將王村改造項目的開發權,並將計畫命名為國際幸福城。

正是這個項目,讓胡緒峰命運徹底變軌。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新黃河的報告顯示,「穆將王」城中村改造計畫曾是當年西安市首批最大的城中村改造項目,胡緒峰稱該項目曾被評估市場價值高達40億元。

同年5月,宏潤地產對該計畫正式開工建設,截至2012年12月31日,胡緒峰在「穆將王城改計畫」共投入拆除補償、安置等建設資金8.2億元。

由於村委換屆,新的村領導一再提高要求,使得原本拆遷費從2500萬元提高至1.4億元,“多層回遷房建好了不要,重新建高層”,這讓他資金壓力頗大。

舊城改造計畫在無法向銀行獲得抵押貸款情況下,胡緒峰只能四處尋求民間借款。

經他的「師傅」-陝西中廈法人竺堯江介紹,借了別人8000萬元,宏潤地產以其18%的股權作為質押,竺享有相應的分紅受益權。

胡緒峰後來在接受多家媒體採訪時表示,正是這次借款,導致他落入以「李彬集團」設計好的「套路貸」陷阱。

因為也是在事後,胡緒峰才知道他借的錢都是李彬在幕後操控,意圖透過少量借貸奪走他價值數十億國際幸福城計畫。

根據華夏時報的報道,2013年3月15日,經竺堯江介紹來的李彬把胡緒峰等人召集到自己的會所中。 「他們讓我今天必須還錢,要不就變更法人。李彬叫來十幾個人,將我非法拘禁起來,對我軟硬兼施,逼迫我簽下了一大堆材料。”

胡緒峰主要涉及因兩筆借款而質押了公司股份,其中一筆向浙江商人王某借款的600萬元,卻要將宏潤地產75%的股份無償轉讓給王某,胡緒峰因此喪失了公司控制權。

然而根據工商變更資訊顯示,在此之前,胡緒峰所屬的公司股份早就被人偷偷變更走了。

在西安市工商局(未更名前),胡緒峰調取了一份決定他股權被變更的一份《股東轉讓出資協議》,後來被權威鑑定機構證實:

包括胡緒峰在內的交易雙方,簽名均係偽造。

02

簡單說,就是胡緒峰與人原來簽了一份股權質押貸款協議,但卻被對方以偽造簽名方式,把本屬於自己的股份,變走了。

經過一連串的鏖戰訴訟,胡緒峰最終得到了最高法的支持:

認定雙方是「股權質押」而非轉讓。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雖然拿到最高法的判決書,但對於胡緒峰來說,如同一紙空文,因為西安市市場監管局壓根不給他變更。

胡緒峰說,西安市市場監理局領導跟他講,你把欠款還給他們,我們就可以給你改回來。

胡緒峰想不明白:明明是對方違法造假變更,還有最高法支持自己的判決,作為政府職能部門,不但不給糾正錯誤,竟還替對方討債。

隨後胡緒峰、西安市場監管局與李彬等三方展開了多次訴訟,依舊是無果。

每次提到西安市場監管局,胡緒峰難掩憤怒,不久前,胡緒峰更怒而將西安市場監管者局長郝生旺公開舉報了。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儘管官媒貴州電視台《民生關注》隨即介入並給予了公開報道,但仍如過去十餘年的一樣:

沒有改變!

面對胡緒峰的指控,也是「被檢舉人」的西安市市場監理局行政審批處處長王勇傑表示:

所有股權變更均依照相關程序辦理,並無任何違規情況。

其實在過去10餘年裡,胡緒峰的遭遇已經被央視《新聞調查》、新華社《經濟參考報》、中國經營報、華夏時報、南方周末、濟南時報《新黃河》、中國房地產報、中國商報等不少於20家媒體公開報導過…

但詭異的是,無論輿論怎麼質疑,證據多麼明確,該怎麼辦還是怎樣。

03

勝利,距離胡緒峰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19年。

2019年初,全國掃黑除惡風暴正勁。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當年初,陝西省公安廳向西安市公安局下發了一份「廳長督辦令」。

據顯示,陝西省公安廳廳長胡明朗簽署“廳長督辦令”,要求西安市公安局對胡緒峰舉報李彬、王堅等人涉嫌違法犯罪線索認真核查,嚴厲查處。

值得一提的是,「廳長督辦令」明確,時任西安公安局局長肖西亮為核查責任人。

但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胡緒峰「苦思冥想」都想不明白,為何總是到了最後就沒有消息了。

經過多方打聽,他得知有多位有名有姓的西安市原政法系統高官、現任職能部門負責人都與李彬交往甚密。

而該說法在權威媒體-《中國經營報》於2019年6月10日刊發的一篇報道中,得到部分印證。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上述媒體報導在文章開頭提到:

進入2019年,隨著陝西掃黑除惡的推進,一系列套路貸案件正被重新調查梳理中。在已被媒體曝光的40億元套路貸事件裡,李彬等人曾深度介入。

因集資入獄的竺堯江曾在法庭上稱,他花3.28億元從李彬手裡購買國際幸福城項目,已有1.8億元給了李彬,其中4400萬元系現金,而李彬則帶話要其在監獄裡「好好待著」。

報道說,《中國經營報》記者證實,目前陝西警方已介入調查40億元套路貸事件…

更關鍵的是,彼時的這篇報導提到:

李彬不僅涉入落馬的大老虎——原陝西省省委書記趙正永指示設立的公司,還有越興擔保、聖禹投資集資案,至今仍在西安碑林公安分局,未有進一步處理。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除宏潤地產外,陝西還有多個公司及項目在李彬的民間借貸介入後,均以企業家失踪、企業易主、項目爛尾而終。

一份更早的文件則顯示,李彬也曾在西安市公安局下屬企業任職。

2004年,西安市公安局全資設立的西安晨鐘實業公司,與香港民德有限公司合資設立西安麗苑酒店,李彬以香港民德股東身份,擔任麗苑酒店董事、監事。

該報道最後也特別提到,記者了解到,在新的掃黑除惡形勢下,進入2019年,針對40億元套路事件,陝西公安機關再次啟動調查,傳喚多名知情人了解案情,目前尚無更多消息發布。

數年過去了,李彬等被調查一事,再次石沉大海。

04

李彬到底是什麼背景?真有這麼大的能量?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根據《華夏時報》等多家媒體報導:

李彬生於1968年,父母在西安電影製片廠工作。 1984年,李彬被送往寧夏某野戰部隊服役3年,此後往來於廣州和西安倒賣錄影機。

1990年,李彬偶遇「高人」發現「金融業是可以用紙換錢的」後,開始進入金融界。

他在專訪中稱,西安市達到國際金融理財水準的有兩個人,他是沒有拿執照的第三人。 “2000年後,李彬成立公司進入典當、擔保、投資、收購重組市場。”

根據該報道,李彬在2005年退出資產4億元的公司,僅帶走400萬元創立的陝西省社會公益基金會(2006年獲批,李彬擔任理事長)。在那之前,李彬也曾擔任西安市某福利基金會主任。

報道說:「他利用自己掌握的資源為他人帶來利潤,從中取得慈善所需。這一過程通常在喝茶、聊天中完成,是為『意境』。在李彬眼裡,這麼賺錢要比過去’容易多了’。

李彬確實很神秘,儘管被媒體多年連續報道,但李彬到底長什麼樣子?鮮有媒體能刊登其照片。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多年前,央視《新聞調查》專欄揭露胡緒峰被「套路貸」事件報道中,曾公佈李彬一張極為模糊的照片。

這也是目前為數不多,甚至是唯一一張。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而實際上根據媒體報道,李彬的能量確實驚人。

在社科院主管的權威財經媒體-《中國經營報》另一篇報道中提到:

李彬奪走胡緒峰的國際幸福城計畫後,因為沒有錢開發,地方官員承認政府提供了1.5億元。即便如此,這個計畫依然遲遲不能完工。

西安政商界人士曾告訴記者,李彬與郭伯雄兄弟關係匪淺。

但李彬予了否認。

2016年12月,李彬在回覆記者的訪問簡訊中表示:

他和郭伯雄、郭伯權及其家屬並不認識。

更令人震驚的是,根據《中國商報》2019年11月12日的報告顯示:

李彬也曾與達賴集團交集頗深。

2019年11月12日,中央級媒體《中國商報》旗下新媒體「尚法新聞」曾對此展開調查。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報道顯示,據一位知情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在1999年至2000年期間,李彬因涉案,曾一度躲在某寺廟裡,直至被人把事情擺平後才敢下山。 」

該知情人士向「尚法新聞」記者透露,李彬曾有一筆10萬美元的捐款,透過非法管道直接輸送到境外分裂組織達賴集團的帳戶,案發後,本來是要徹查李彬,但後來給擺平了,“如此嚴重的問題,李彬都能擺平,可見其能量確實不一般。”

05

值得一提的是,而對於為何遲遲沒有查辦李彬,彼時的《中國商報》報道這樣寫:

一名接近警方信源的知情人向透露說,李彬、王堅等人涉嫌「套路貸」犯罪線索,在碑林分局恐立案,阻力很大,只有異地用警才能查清,「因涉及的人太多,涉及面廣,如沒有重要領導拍板,誰也不敢動。

報道還記載:

訪談發現,以李彬等人為首的疑似「套路貸」團伙的背後,似有「保護傘」的影子若隱若現,致使辦案民警在案件的調查過程中游移不定。

對此,彼時的胡緒峰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李彬在西安的能量很大,「保護傘」很多,曾拉攏過很多政府官員「下水」為其所用。 「西安市公安局原局長某某某等多位政法機關領導跟李彬交集很深,他們是李彬的座上賓,我在李彬辦公室裡就見到過一位西安市公安局局長。李彬的背後水很深。

另據胡緒峰指控,光是今年李彬等已多次組織手下,持械搶奪公司。

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24年3月29日上午10:41時許、2024年4月9日8:50時許。

宏潤地產一位高階主管指控:

受彬方面指使20多名保全及社會閒雜人員共40餘人,對宏潤集團所屬的宏潤地產辦公室進行打砸搶。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上述高階主管也向媒體表示:

自2023年10月20日以來,上述涉黑涉惡人員已七次對宏潤地產辦公室進行暴力衝擊。

其實,胡緒峰還有一次接近「勝利」。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2020年8月31日,新華社《經濟參考報》的報導顯示:

2011年底,宏潤集團出現資金困難。做資金放款生意的王堅經人引薦,找到宏潤集團董事長胡緒峰,借給宏潤集團600萬元,同時約定宏潤集團以持有的宏潤地產75%股權作為還款保障。

然而,胡緒峰在此後的相關訴訟中發現,王堅與宏潤集團簽訂借款600萬元協議的前一天,也就是2012年1月10日,王堅已在工商局申請將宏潤地產75%股權變更至其名下。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在西安市工商局存檔的這次股份轉讓文件中,變更工商登記的資料中涉及到有關當事人的簽字,均被證實非本人簽字。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鑑定中心所發出的司法鑑定報告也予以證實。

宏潤集團方面認為,工商行政登記部門在上述變更中,有明顯錯誤,應及時更正。西安市工商局在收到宏潤集團的申請後未做更正,並建議宏潤集團走司法程序。

隨後,宏潤集團將西安市工商局告上法庭,但一審法院認定「被告西安市工商局在審查第三人提交的變更登記申請資料時,沒有發現股東出資協議上的簽名非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東所為,繫工商變更登記中的瑕疵,不影響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宏潤集團敗訴。

胡緒峰的宏潤集團提起上訴。在該案二審中,西安市中院維持原判,宏潤集團二審敗訴。

2019年6月18日,宏潤集團向西安市人民檢察院提起抗訴,在2019年7月,取得陝西省人民檢察院支持抗訴。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此次抗訴也被《南方周末》證實。 2023年9月27日,《南方周末》刊發調查報導:

西安市中院維持胡緒峰敗訴的一審判決後,2019年6月18日,胡緒峰向西安市人民檢察院提請抗訴,陝西省人民檢察院支持抗訴。陝西省高院指令西安中院再審。

2020年7月,陝西省人民檢察院第七檢察部檢察官出庭抗訴。據該院官網報:

這是陝西省檢察機關內設機構改革、行政檢察部門單獨設立後,陝西省人民檢察院第一次派員出席行政抗訴案件再審法庭。

然而到了2020年11月18日,西安中院作出再審判決,胡緒峰再次敗訴。

西安財經大學法學院中小企業營商環境課題組,於2023年8月31日委託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楊立新、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崔建遠、中國法學會行政法學研究會常務理事王錫鋅、西安財經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波四位法學專家組織研討會,並出具的法律意見書顯示,所有專家一致認為:

2012 年1 月10 日《股權(東)轉讓出資協議》中胡緒峰的簽名系偽造,該文件屬於虛假材料,應撤銷基於該虛假材料所作的宏潤地產股權變更登記的行政決定;

王堅與宏潤集團達成的合意股權讓與擔保,而非股權質押,若將前述變更登記視為有效的股權讓與擔保登記,王堅作為債權人,無權行使股東權利,只能就案涉股權優先受償;

宏潤集團作為債務人與擔保人,償還借款後,有權請求王堅返還股權,變更股權登記。

儘管所有的權威法學家都認為西安市市場監理局錯了應該要糾正,但最後胡緒峰還是敗訴了。

我們回到最開始,陝西省2024年4月開始的這場“掃黑除惡風暴”,胡緒峰依舊充滿了期待,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為胡緒峰帶來一抹陽光。

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陝西再掀掃黑風暴

最後,用最高檢4月2日刊載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話,來結束本文:

對於如何進一步完善辦案機制,提升辦案質效?最高檢相關負責人表示,加強線索發現核查以及風險排查,對黑惡組織慣常實施的犯罪的警情、線索、案件,重點審查、串並分析、建模深挖,及時發現掌握「亂生惡」的動向、「惡變黑」的線索、訊號,監督督促公安機關及時查處、查深查透。

持續改善省級院統一把關機制,繼續進行省級院統一把關制度落實情況督導檢查,壓實把關責任,切實做到「是黑惡一個不漏、不是黑惡一個不湊」。

華客|新聞與歷史:涉郭伯雄、趙正永、達賴! 陝西再掀掃黑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