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旁觀”哥大抗議“:參加抗議的年輕人不是問題

最近寫了幾篇哥大學生抗議觀察,基本上停留在對運動本身的觀察和評論上,因為對巴以問題,自認為比較無知,沒有評論的能力。

如果說世界上還有機構有這個能力,哥大也許是最佳之一。

據說哥大19個主要金主中,有11個有猶太背景。哥大有很多猶太教授,也有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猶太研究。

另一方面,哥大又是巴勒斯坦思想家薩義德的庇護者,有許多追隨者,對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問題,也有很多專家。

所以,哥大歷史教授馬克-馬佐韋爾在給金融時報的專欄中說,哥大的學生不是“問題”,而是在試著回答,這是有道理的。

要相信哥大學生的認知,遠高於看短片為主的中國人。很多人看到一首短視頻,不僅認為自己掌握了真相,也格式化了自己對某一問題的認識。

最有代表性的是一位讀者留言:“把他們(抗議學生)都送到中亞去………”

這是驚人的無知和極權迫害症候群的結合,連中東中亞都分不清楚,卻有掌握別人命運的熱情。

很可惜這樣看問題的人很多。

相較之下,那些抗議的學生更有邊界感。

旁觀哥大抗議:參加抗議的年輕人不是問題

在進入營地的地方,有詳細的提醒。如果你是第一次進,還會有人跟你講解,例如要拍照需要對方同意。

他們有時候會祈禱,參加的學生不希望被拍到。有朋友舉起手機,營隊的同學過來提醒:不要拍,如果拍了也不要發社群媒體。

他們不會檢查手機,而是會相信你的承諾。這就是邊界感。其實被大家詬病的紐約警察,也是有邊界感的,學校和附近都沒有攝影機,警方不得不出動兩架直升機來「觀測」。

旁觀哥大抗議:參加抗議的年輕人不是問題

其實這是很有趣的細節:警察代表著暴力機關,但有製度約束他們,仍有一個空間留給「社會」。

這種形態下的“運動”,不會可怕到哪裡去。有不少朋友提醒我注意安全,其實哥大是紐約最安全的地方了,至少比地鐵安全很多。

哥大有免費的「校園滴滴」在深夜接送學生在附近三公里內活動,你甚至可以讓學校派車接你去「運動」。

在學生營的旁邊,巴特勒圖書館燈火通明,那裡可以通宵學習,當年歐巴馬就在那裡打地舖。搞運動和期末複習,其實可以兼顧。

有中國家長很困惑:天天搞運動還學習嗎?其實這樣的抗議行動就是最好的「課程」。人們在這裡學到的東西,不比課堂少。

一位教授有幾個學生就在營隊。他去看了學生,被營隊的秩序和有愛感動,告訴學生:我這門課的學期論文都可以晚點交。

那些每年花10萬美元讀書的富家子弟,關心世界和遙遠地方人的痛苦,苦苦思索答案,甚至願意付出代價——可能會被處分,也可能遭遇警察的鐵拳。

相信我,這樣的「富家子弟「將來大概率還會是富人。

華客|新聞與歷史:旁觀”哥大抗議“:參加抗議的年輕人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