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國不明白:中國不怕它

親共媒體香港01篇文章:中國知道,如有需要,它可以獨立自存,有能力自衛。中國也知道,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除了內心充滿矛盾的美國,都想與中國做生意;都想靠攏中國,因為見到中國日益增長的信心和不斷增強的非威脅性、非脅迫性、非說教式的國力。顯然,中國人並不害怕美國人;同樣顯然的是,美國不明白這一點。

美國如欲明白中國,只要拋棄以世界霸權爭奪戰的角度來看中國。美國應更多從中國人經歷過的漫長掙扎、以及他們所承受過的一切來看待中國人,尤其是之前西方帝國主義對中國的蹂躪、及中國國民黨的屈從。美國投入巨大的心血和資源成為全球霸權,卻看不到中國的期盼與美國不同。這真的太糟糕。

但美國深知中國的能力。美國除了不斷出口術、好像拳王阿里這樣不斷跳動外,已不敢走得更遠。事實上,所有跡像都表明,儘管中國已經充分備戰,但不想打仗,絕不想與任何人動武,包括對台灣。中國的持久目標是繼續為人民及國家的未來爭取驕人的成功。例如,中國的中產階級從 2000 年的 3910 萬人增長到 2018 年的 7.07 億人,這是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數字。也就是說,中國佔世界中產階級的 50% 以上,是美國總人口的兩倍,幾乎是澳洲的 30 倍。又例如中國在社會凝聚力上的進步(至於西方媒體對香港的報道,我們應持懷疑態度)。

再例如中國在科學、工業、創新、貿易,外交、和軍事的進步。中國無需像美國模式去耀武於遼闊、充滿破壞性和昂貴的戰線,更不用說中國有任何野心去達到美國今天的如此境況。中國只用了美國連同和盟友國防總預算的三分之一,就足以阻遏任何來犯。

美國寧願繼續付出越來越沉重的代價去支撐它在國外的態勢,也不願想辦法挽救其國內搖搖欲墜的社會結構和岌岌可危的美式民主。儘管如此,美國仍會堅持其愚蠢而昂貴的脅迫手法,讓澳洲這樣的小玩家嘔出數十億澳元的納稅人金錢,去支撐美國龐大得不成比例而利潤豐厚的國防工業。

美國以輾壓式的軍力對付軍備遠遜的國家如越南、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等,卻獲得如此戰果,這理應啟發美國去尋找揮動鐵拳以外的其它手法,尤其是面對強大的中國;而且中國卻不屑像美國這樣揮舞鐵拳。但美國並沒有受到啟發。即使在克里米亞和烏克蘭,美國大有機會展現克制,但它選擇對普丁嗤之以鼻並揮動拳頭。

澳洲來鴻|美國不懂:中國不怕它

不過,中國也意識到淡化美國這種戰爭態勢是危險,因為中國經歷過,這發生在20世紀中葉的朝鮮,當時中國就明確警告美國麥克亞瑟將軍不得越過鴨綠江。現時台灣情況一樣,當然台灣問題遠較美國的擺姿態要深刻得多,中國對台灣主權的任何妥協都是難以想像的。

南海又如何?中國戰略不難理解。儘管現今的中國現較之前更強大、更智慧、更連貫、更有凝聚力,不會被美國常用的姿態困惑,但中國知道必須謹慎。中國是既謹慎、又大膽地將其防禦線在南海不斷伸展。儘管美國及其同夥不斷咆哮中國在南海的所謂掠地、對區內國家權益的影響、以及對國際海運的影響,但對中國來說,這一切都源自於美國在區內所部署的軍事基地,以及長期以來美國在中國沿岸通的不斷監視及挑釁,並夥同一眾附庸國加入。

60年代的古巴飛彈危機,前蘇聯進入古巴主要是為了反制美國在蘇聯家門口的土耳其部署核武。蘇聯在美國肯尼迪總統透過秘密管道同意撤走核武後,才撤出古巴。當時的知情的人都非常清楚,該事件是赫魯雪夫的勝利,而非肯尼迪的勝利。赫魯雪夫沒有向全世界宣揚蘇聯的勝利,只是給予年輕的肯尼迪總統一點個人事業發展的空間。

南海不同古巴,但把國家防線盡量推前的原則一樣,而中國也必須這樣做。與前蘇聯和古巴不同,中國並不能指望美國會撤出在南海的軍事部署,因此,中國的次優選項是向世界顯示美國在南海已經無力做什麼大動作。當然,美國仍有能力要區內附庸國付出更多,以換取美國永不兌現的承諾;又或這些承諾即使兌現,但對中國已無關痛癢。

在90年代初期,戈巴契夫曾經給美國總統列根一個莫大的機會,摒棄美俄的霸權之爭,攜手合作。為了此舉,他拋棄了冷戰,並押上了蘇聯的未來。列根難以置信:「 共產黨人居然變了聖人?是否有什麼詭計?」列根總統當年的心態,也就是今天美國對中國的心態。列根只是個親和無能的總統,這樣的美國總統不只他一個。我們只能想像如果當年美國總統是歐巴馬,世界格局定會不同。

但可惜的是,這世界很少出現像戈巴契夫、曼德拉、澳洲前總理基廷、鄧小平,還可包括習近平、 歐巴馬、梅克爾這樣的領導人,更別說他們同時出現。

華客|新聞與歷史:美國不明白:中國不怕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