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國大選 義烏“押注”了:客戶訂100萬他的帽子

「川普的訂單更多,」一名義烏的旗幟商家雖然不假思索地道出了答案,但也很快把話圓了回來。 「2016年的川普還算年輕,現在他也老了,誰能贏我也不知道」。

該商戶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她位於紹興的工廠,正在加班生產剛接下的100萬頂川普帽單。先前也曾接過為拜登大選造勢的產品訂單,但「拜登的訂單只有幾個款,川普的有二三十個款」。

問起對2024年美國大選的看法,也有多名義烏商家急於撇清關係,表示自己只負責來圖定制,訂單多寡是海外客戶決定的,與自己無關。另一家旗幟商家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那邊喜歡啥,什麼款式好賣,客戶就會發過來,問我們能不能做。”

在主營出口生意的義烏國際商貿城內,偶爾能看到印有川普元素的旗幟、衣服和工藝品。

但當記者詢問對方是否願意具名分享對美國大選的感受時,每個人都擺手拒絕:“不行不行,我們生意還做不做了?”

對於這種態度,一位主營運動用品的義烏商戶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美國大選的鍋,義烏不背。”

該商戶表示,美國大選四年才一回,很少人天天盯著大選做生意。義烏週邊的紡織、噴繪供應鏈資源齊全,只要有人敢下單,一個八桿子打不著的商家也可以在三天內找到工廠,生產印有美國大選口號的口罩和旗幟。

圖片

競選週邊的生意經

美國大選中最具代表性的競選週邊,當屬印有川普競選口號「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紅色帽子。

2020年大選期間,曾有不少人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稱,許多MAGA帽子的標籤上寫著「MADE IN CHINA」。這與川普多次公開抵制中國製造,聲稱要將「工作還給美國人」的口號不符。

儘管生產了許多所選週邊商品,不過中國生產者到手的利潤其實並不多。

一名義烏商家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義烏的帽子訂單雖然多,但整個產業鏈的利潤大頭還是在經銷商和客戶手中。顧客拿到貨一轉手,1美元出廠價的帽子就能賣到20美元,而他們只能在1美元裡「扣」利潤。

圖片

阿里巴巴國際版上,川普標誌性的MAGA帽批發價僅1-2美元。 (圖片來源:阿里巴巴國際版截圖)

在阿里巴巴國際版,很容易就能搜到大量的MAGA帽子,產地不僅有浙江義烏,還包括廣東和河北的工廠,多數售價僅1-2美元。而在美國主流電商平台亞馬遜上,同樣產品的售價約在10-15美元。根據CNN報道,一些特朗普粉絲在線下零售通路購買的MAGA帽子普遍在20美元左右。

相較於川普官方店舖一頂帽子50美元的高額售價,電商網站上由中國製造的MAGA帽子不僅便宜,可選樣式還豐富多樣。包括但不限於印有「KEEP AMERICA GREAT(保住美國的卓越)」、「TAKE AMERICA BACK(奪回美國)」、「BRING AMERICA BACK(讓美國回歸)」等口號的帽子、體恤和旗幟。

這些競選週邊通常也都有著相似的介紹語:「我們很榮幸向您展示這頂偉大的唐納德·特朗普帽子。戴上它,讓美國再次偉大!購買它作為收藏,或作為送給唐納德·川普粉絲的禮物」。

川普本人也曾被質問為什麼一邊高喊抵制中國製造,卻一邊大量用中國的產品。對此他辯稱,這是由於“中國操縱市場”,導致他也很難買到非中國製造的產品。

事實上,美國市面上流通的MAGA帽子,不只來自中國。

根據路透社報道,還有大量由越南、印尼、孟加拉和墨西哥製造的MAGA帽子同樣在市場上流通。大多數川普的支持者在購買時並沒有查看產地,即使是經人提醒後發現並非美國製造,他們也不會感到尷尬,反而會更加堅信特朗普的解釋——“沒錯,我戴著這頂帽子就證明我們的工作被奪走了」。

但就連川普的官方競選商店,都並非川普口中純粹的「美國製造」。

圖片

MAGA帽子的官方供應商工廠,工人大多是拉美裔。 (圖片來源:MSNBC新聞影片截圖)

根據美媒MSNBC報道,在一次對川普官方帽子供應商工廠的採訪中,該媒體發現這裡的工人大多都是拉丁裔,正是川普採取歧視政策的群體。對於「當你得知你要製作是川普的帽子時,有什麼想法」的提問,一名女性拉丁裔工人無奈地表示,「我只能試著去忽略這一點,畢竟這是我的工作」。

義烏預測不了美國大選

2016年的美國大選,各界普遍看好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但最終卻是語出驚人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問鼎白宮。為什麼事態的發展並沒有如民調數據或分析家的預期?

於是有人將目光投向了義烏,將「宣傳定勝負」的邏輯安在這個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他們指出,有義烏商家表示,川普的競選週邊訂單數量遠遠超過希拉蕊。由此得出一個“馬後炮”般的結論——“義烏指數可以預測美國大選”,即對總統候選人宣傳物料的市場需求,會轉化為大洋彼岸的選票。

美國大選義烏「押注」了:客戶訂100萬他的帽子

2016年川普勝利後,義烏商家生產川普旗幟的圖片開始流傳在網路上。 (圖片來源:社群媒體)

但這為人津津樂道的粗糙結論,在2020年接受實踐驗證時,「失靈了」。

那一年,義烏製造的印有川普的競選週邊訂單仍然領先拜登,但大選結果卻是拜登獲得勝利。這也導致瞭如今的義烏商家,對美國大選的態度低調了許多。

即便義烏的訂單無法預測美國大選的走向,但下單特朗普競選週邊的外國客戶,和許多相關商品的設計者、生產者仍有一個共識——特朗普是網絡和媒體的寵兒,自帶流量。

一家義烏主營棋牌用品的商家表示,印有川普形象的金色撲克牌賣得比舊款好。這名商家所指的舊款,是印有白頭鷹、自由女神像和100美元人頭像富蘭克林的撲克牌。

義烏商貿城內,以川普為封面的撲克牌。 (圖片來源:時代周報記者劉沐軒/攝)

在不少人眼裡,川普已然堪稱是極具時代特色的美國符號。

在國外影片網站上,剪輯川普演講所製成的鬼畜歌曲影片已經有上億的播放量。在國內的一些網站上,用AI生成的特朗普語音創作歌曲和遊戲影片也大受歡迎。

川普的宣傳物料之所以比拜登的更暢銷,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熱衷於舉行數千人規模的大型競選集會。

圖片

在川普的競選集會上,支持者們戴了不少競選週邊產品。 (圖片來源:社群媒體)

「他的每一次競選集會都試圖為支持者帶來搖滾演唱會般的深刻體驗。」川普競選團隊的工作人員卡波拉萊說。

在競選集會上,他的支持者們會戴上帽子,揮舞旗幟,穿戴各種帶有川普個人元素的商品。但這些商品中,真正由美國製造的可能不多,媒體也多次爆出其支持者購買的周邊商品為中國製造。此外,川普的許多支持者來自城市化程度不高的農業地區,他們的庭院內有更多空間擺放大量的旗幟和標語牌。

相較之下,拜登較少舉行大規模集會,支持者們也很少穿戴有拜登個人元素的服飾,更多的是日常服裝或團體制服。例如,學生組織會穿自己的製服、鋼鐵工人會穿工會的製服。大多居住在城市公寓的拜登支持者們,也不願購買大量的「競選週邊」。

候選人勢均力敵

義烏預測不了美國大選真實情況的另一個原因是,如今的特朗普,或許沒空去糾結自己的支持者們是否購買了正版的「競選週邊」。

隨著曼哈頓封口費一案的陪審團遴選完成,川普的命運被握在了一名檢察官、一名律師、一名法官和12名陪審團成員的手中。

法庭上的特朗普,與其在部分網路影片中的形象完全相反。他神采不再,眉頭緊鎖,保持沉默。

圖片

庭審後的川普,眉頭緊鎖地向群眾揮手,與其在競選集會上的形象完全不同。 (圖片來源:社群媒體)

不僅如此,距離2024年的美國大選僅剩半年左右,川普卻無法加緊集會宣傳,每週都要被迫出庭四天。而這裡面最大的問題,還是錢。

接連不斷的法律訴訟不僅耽誤了川普的宣傳精力,也讓川普損失了不少資金。

自去年年初以來,川普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拯救美國」已經支出了高達6,000萬美元的法律諮詢費用。除此之外,光是今年3月,川普就繳了2.66億美元的保釋金,而這些錢本來可以用於川普的競選活動。有媒體稱,川普已將超過四分之一的競選捐款,投入他個人的法庭鬥爭。

外界原本預期,川普的社群媒體公司在合併上市後可以緩解他的資金壓力,但該公司的股價在首日上漲後一路下跌,目前已經較開盤價下跌近70%。

儘管川普身為公司大股東,擁有7,875萬股的股份,但受到禁售條款的約束,他要到9月26日才可以合法地套現。

與川普相比,拜登競選團隊的資金更為充裕。時代周報記者整理美國聯邦競選委員會的公開數據發現,拜登團隊在總資金、剩餘資金和近期的廣告支出上都遙遙領先川普團隊。

今年3月份,拜登團隊的競選支出為2,924萬美元,其中的2,165萬美元都是廣告支出。同期,川普團隊的總支出才374萬美元,這與川普大手大腳砸錢宣傳的形象相反。

圖片

同時,拜登團隊3月的薪資支出為230萬美元,幾乎是川普團隊59.7萬美元的四倍。這可能意味著,拜登的團隊規模比川普的要大。

根據聯邦競選委員會的最新數據,截至3月31日,拜登團隊已經籌集了1.7億美元的總資金,剩餘約8,555萬美元的資金。而川普團隊籌集了1.1億美元的總資金,剩餘資金為4,514萬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競選資金和廣告投入的多寡,與大選的最終結果並不具有決定性的因果關聯。例如,2016年希拉蕊團隊的競選資金和廣告投入就領先川普,但最終是川普在大選中獲得了勝利。而在2020年的大選中,拜登團隊領先川普團隊,結果也呈現正相關。

目前來看,兩人在民調方面的差距並不大。根據《經濟學人》和《富比士》的報道,在近期的24項民調中,拜登有13項與川普持平或超過川普。

兩名候選人勢均力敵的背後,是美國人對選舉的熱情處在20年來的最低點。 NBC的民調發現,兩位候選人的支持率均一直沒能超過50%。

此外,新的獨立候選人小甘迺迪成為2024年美國大選的最新變數。

在未獲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後,小肯迪尼選擇不依賴任何黨派成為獨立候選人,並預計能夠同時從拜登和川普的支持者中獲得一部分選票。

身為美國著名政治家族的一員,小甘迺迪的叔叔是美國前總統約翰·法蘭西斯·甘迺迪,父親是美國前司法部長和參議員羅伯特·法蘭西斯·甘迺迪。

但小甘迺迪也是家族中的異類,他常年發起反疫苗活動,因此獲得了許多極右翼政治人物的支持。他的家人們也並非全都支持他成為下一任總統,今年4月,至少15名甘迺迪家族成員表示將支持拜登連任,不支持小甘迺迪。

華客|新聞與歷史:美國大選 義烏“押注”了:客戶訂100萬他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