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女子移植機械心和豬腎 康復的每一秒都破記錄

最近,54歲的美國女士Lisa Pisano經歷了類似科幻電影裡的「賽博格」改造:

醫生在她的體內同時植入了一顆機械心臟和一顆基因改造豬腎臟,只為拯救她的生命。

如今她已經存活快一個月…

Pisano當初住進紐約大學朗格尼健康中心的時候,情況相當危急。

她同時患有心臟衰竭,糖尿病,末期腎衰竭,需要持續透析。

醫生檢查之後,評估她只剩下幾週的生命。

醫生認為,想要挽救Pisano的生命,必須採取極限操作:

同時給Pisano換心和腎!

首先,衰竭的心臟是必須要換的,現在情況緊急,排不到可供移植的人類心臟,可以先換一個人工機械心臟。

女子移植機械心和豬腎康復的每一秒都破紀錄

(Pisano恢復良好)

但根據過往經驗,使用機械心臟還同時進行腎臟透析的病人,死亡率相當高。

因此在換心臟幫浦後,還得短時間內迅速換一個腎,才能真正挽救Pisano的性命。

但在換腎的環節,醫生們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礙:

原來,Pisano身上有一種特殊“抗體”,導致她和大多數可移植腎源都不匹配,要等適合她的腎源,保守估計需要十年,因為太稀有。

女子移植機械心和豬腎康復的每一秒都破紀錄

(Pisano受訪)

現在時間緊迫,上哪裡去找一個能匹配Pisano的腎臟呢?

還好天無絕人之路,紐約大學朗格尼健康中心的專家Robert Montgomery出手了。

Montgomery醫師做出大膽的決定,為Pisano移植基因改造的豬腎臟,來規避Pisano的特殊「抗體」。

這方面,Montgomery和同行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累積和參考病例。

首先是Montgomery醫生自己,他和團隊在2021年完成了世界首例腦死受體病人的豬腎移植手術,他本人正是這一領域的開創者之一。

其次是今年3月,麻州綜合醫院的同行為一名62歲的病人Richard Slayman實施了全世界首例豬腎臟移植手術。

如今一個多月過去,Slayman已出院在家恢復,身體狀況一切正常。

女子移植機械心和豬腎康復的每一秒都破紀錄

(Slayman目前身體正常)

儘管Slayman的先例還需要更多時間來驗證。

但紐約大學朗格尼健康中心這邊顯然沒時間等了,為了挽救Pisano的性命,他們決定迅速開啟基因改造的豬腎臟移植手術。

於是乎,Pisano的治療方案被提上了日常:

先給Pisano移植人工機械心臟(LVAD),之後再將基因改造的豬腎臟和豬胸腺一道移植進Pisano體內。

這場先換機械心臟,再換豬腎臟的療法,宛如科幻電影裡的「賽博格人體改造」。

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先例,但為了救Pisano的性命,美國藥監局FDA特別簽署了緊急許可。

救這樣,4月4日,紐約大學醫學院心肺移植團隊首先為Pisano植入了機械心臟-左心室輔助裝置(LVAD),讓Pisano的血液得以在機械心臟的幫助下送到身體的其他各部位,心臟的功能得以替換重啟。

接下來,就輪到Montgomery醫師的團隊接手,完成豬腎臟的移植手術了。

和過去的幾例豬腎臟移植手術相同,豬腎臟是由生技公司特別培育的。

科學家對豬進行了基因改造,去除了會造成免疫排斥的α-gal基因。

因為先前的研究發現,去除α-gal能防止抗體反應,這種反應可能導致異種器官產生致命的超急性排斥。

而一道移植的豬胸腺,則負責「教育」免疫系統,透過手術將其放置在腎臟覆蓋物下,來減少排斥的可能性。

4月12日,Montgomery醫師的團隊成功為Pisano進行了豬腎臟移植手術。

手術後又對Pisano進行了長達兩週的觀察,最後在4月25日對外公佈了這一消息。

手術之後,Pisano沒有器官排斥,腎臟暫時表現良好,一段時間後,Pisano甚至能藉助器械進行簡單的活動了。

當然,Pisano還需要繼續進行一個月的抗感染治療才能出院。

Pisano作為首例同時接受機械心臟和豬腎臟移植的病人,也是迄今第二例接受豬腎臟移植的活人。

她和首位病人Slayman目前都健康地活著,兩人打破的每一項生存記錄,都在為豬器官跨種移植這項新興治療方案帶來新的希望。

女子移植機械心和豬腎康復的每一秒都破紀錄

(基因改造豬腎臟)

畢竟,全世界器官短缺引起的現狀已無需贅述。

僅以美國為例,有超過10萬人在排隊等候腎源,而每年能成功接受腎移植的病人只有2萬5千例,肉眼可見的,8萬多病人得不到及時的腎移植。

這樣的情況下,經過基因改造的豬腎臟,成為了廣大急需器官移植病人的希望。

Montgomery醫生坦言:

“通過使用經過單一基因改造的豬,醫生可更好地了解基因組中某一個關鍵的穩定變化在異種移植成功方面所發揮的作用。”

“由於這些豬可繁殖,因此也不需要更複雜的克隆,這是解決器官短缺問題的可持續、可擴展方案。”

而Pisano本人也很樂觀。她表示,即使自己的手術不成功,也為醫生和科學家們積累了經驗,那下一個,下個需要做動物器官移植的患者,他們的成功率,就更大了一些。

華客|新聞與歷史:女子移植機械心和豬腎 康復的每一秒都破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