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國大學校園抗議給民主黨帶來挑戰

以色列-哈馬斯戰爭爆發近七個月後,美國各地大學校園發生的示威活動暴露了民主黨內部新的緊張關係,即如何在保護言論自由、支持加薩人與應對一些猶太裔美國人提出的反猶主義擔憂之間取得平衡。

從紐約、洛杉磯到亞特蘭大和奧斯汀,學生行動主義的激增在抗議營地和其他示威活動中表現得淋漓盡致,招致了警方的嚴厲打擊,有時似乎還吸引了外部煽動者。這些抗議活動也成為民主黨內部關於戰爭議題爭論的最新熱點。

在學年的最後幾天裡,校園的動盪場景在全國各地上演,對於一個利用對穩定和正常的承諾贏得了最近關鍵性選舉的政黨來說,這一時刻也蘊含著政治風險,該黨將在秋季的政府控制權爭奪戰中面臨挑戰。

「真正的問題是,民主黨能否再次將自己塑造成穩健的掌舵者?」民主黨資深策略家丹‧塞納說。 “像這樣造成全國混亂的事情會讓我們更難做到這一點。”

塞納和其他民主黨人認為,美國人有充分的理由將他們的對手共和黨與混亂聯繫在一起:前總統特朗普面臨著多起刑事案件;眾議院共和黨的多數派優勢微弱,而且紛爭不斷,在以色列和言論自由問題上也存在分歧;一些共和黨人敦促在大學校園部署國民警衛隊;多年來,共和黨人一直面臨對其內部反猶太主義的批評。

但自從去年10月7日哈馬斯領導對以色列的攻擊,以及以色列做出軍事回應以來,美國對以色列政策引起的爭論在左翼人士之間尤為激烈。據當地政府稱,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已造成3萬多人死亡。

美國大學校園抗議為民主黨帶來挑戰

上週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舉行的抗議活動。

大多數民主黨人表示,他們既支持言論自由,也譴責反猶太主義,並認為對以色列政府的批評是公平的。但是,面對這場以針鋒相對的歷史敘事為特徵的鏖戰,對以色列的合理批評和反猶主義言論有何分別成了一種令人憂心的辯論,並在大學校園裡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對於一些參觀過學生營和參加示威的立法者來說,這些學生是悠久的校園行動主義傳統的一部分,他們的言論自由權現在受到了威脅。他們說,反猶太事件並不能反映這是一場有許多進步猶太青年參與的更廣泛的運動。

德州眾議員格雷格·卡薩爾前往德州大學聲援示威者,將他們的行動與反對越戰和伊拉克戰爭的學生的行動聯繫起來。

「歷史往往證明那些一早就呼籲和平的人是正確的,」他說。 “我確實認為,越來越多的國會議員會開始出席這些活動,並越來越多地傾聽學生們的心聲。”

當被問及全國各地的一些示威者使用反猶太語言的情況時,卡薩爾回答說:“那些人太差勁了。”

「他們不是和平運動的一部分,」他說。 “任何以仇恨為動機的人,無論是種族主義、伊斯蘭恐懼症、反猶太主義,還是任何形式的仇恨,都不是和平主義者。”

但在其他民主黨人看來,一些猶太學生描述的恐嚇和騷擾事件是這場校園運動的顯著特徵。

這種緊張關係在哥倫比亞大學表現得最為明顯,該校既是抗議運動的中心,也是批評者的焦點。

美國大學校園抗議為民主黨帶來挑戰

本月,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營。

包括拜登總統、眾議院和參議院領導人在內的民主黨人,以及加州眾議員亞當希夫和亞利桑那州眾議員魯本加列戈等著名參議員候選人都譴責了哥大附近的反猶騷擾行為。

其他民主黨人也試圖親自聲援那些自稱感到不安全的猶太學生。佛羅裡達州民主黨眾議員賈里德·莫斯科維茨最近與其他幾位猶太裔議員一起訪問了校園。

他說,他所在政黨中的一些人正在淡化某些示威活動的強硬性質。

「有人愛好和平,也有人不愛好和平,」他說。 「但我的左翼朋友否認這一點,」他們認為「每個人都是和平的,不存在反猶太主義」。

儘管他和眾議員亞歷山德里亞·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在社交媒體上有過爭論,但他拒絕點名。紐約州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是訪問過哥大營地的幾位進步派議員之一,她也譴責了“在哥大校園外徘徊的可怕的人”,這些人信奉“惡毒的反猶主義」。

但莫斯科維茨認為,整體來說,一些左翼人士曾理直氣壯地批評2017年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的集會上「手持忻火炬的雅利安人模樣的白人」發出的反猶口號,但當威脅性言論來自有自由主義傾向的美國人時,他們似乎不願意譴責這種言論。

「我沒有看到同樣程度的憤怒,」莫斯科維茨說。 “因為現在政治上不太方便了。”

紐約眾議員傑羅爾德·納德勒是一位長期任職的猶太裔國會議員,他也表達了對反猶太主義的擔憂。但他表示,與許多共和黨人相比,他所在的民主黨在抨擊歧視方面是一以貫之的,並指出了夏洛特斯維爾事件。 (莫斯科維茨對共和黨人也有同樣的評價)。

納德勒說:「民主黨人願意抨擊反猶太主義,無論它出現在哪裡,當然校園裡也有一些反猶太主義現象。」不過他對示威活動在學生群體中的代表性提出了質疑。

拜登競選團隊的發言人勞倫·希特表示,”唐納德·特朗普自豪地與白人至上主義者站在一起,並鼓勵暴力鎮壓和平示威者”,而拜登則捍衛第一修正案,並「加強了針對反猶太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的防護」。

在喬治亞州,埃默里大學的示威者被強行壓制,州眾議員魯瓦·羅姆曼說,“這場運動容不下反猶太主義。”

但她警告稱,不要只專注於“少數煽動者”,而忽視“成千上萬樂於接納、相信多種族、多文化、多信仰世界的學生”。

巴勒斯坦裔民主黨人羅姆曼說:「當我們失去年輕人時,我們不僅僅是在投票點失去他們,」她說。 “我們在整個選舉機制中都失去了他們。”

同時,一些共和黨人試圖將整個民主黨描繪成極端、過度關注常春藤聯盟抗議者關心之事的形象。

眾議院共和黨競選機構的發言人傑克·潘多爾稱,民主黨人「正在表明,他們正在傾聽其選民基礎中一個非常小、非常激進、非常網絡化的群體的聲音,而這個群體並不能代表更廣泛的選民。

曾領導眾議院民主黨競選機構的前眾議員史蒂夫·伊斯雷爾說,雖然共和黨人可能看到了一個傳達信息的機會,但現在就斷定它是否會在11月發揮作用還為時過早。

「校園到了夏天一般不會有很多人留下,這個事情上的能量可能會消散,問題在於到了秋季是否會捲土重來,」他說。 「答案不在這裡。答案在中東。」(作者:Katie Glueck 翻譯:Ziyu Qing)

華客|新聞與歷史:美國大學校園抗議給民主黨帶來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