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匆匆用“它”反擊 北京應變能力極為低下

王赫評論文章:4月26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稅法》,自2024年12月1日起施行。當局稱「維持現行關稅稅制基本穩定、稅負水準整體不變」。當局也稱這是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具體表現。中國現行18個稅種,13個是製定了法律的稅種,還有5個等待立法。

外媒如《日經亞洲》則認為,在中國工業產能過剩且與與貿易夥伴的緊張局勢加劇之際(如歐盟去年10月宣布對中國電動車展開調查之後,今年4月又將調查矛頭指向中國產風力渦輪機),中共推出《關稅法》是為其貿易政策庫增添新武器,以關稅報復來阻止其它國家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當然,這麼多年中共雖然沒有《關稅法》,也多次使用了關稅這個武器;不過,《關稅法》的推出,畢竟也讓中共多了點檯面上的理由。

然而,是否打關稅戰、怎麼打關稅戰,更取決於衝突雙方的實力。例如,川普政府自2018年起與中共打關稅戰,共對約37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中美最惠國待遇名存實亡。

中美之間長期貿易失衡。根據中方數據,2018年,中美雙邊貨物貿易總額6,335.2億美元,其中中國對美國出口4,784.2億美元,自美國進口1,551.0億美元,中國貿易順差3,233.2億美元;

2023年,中美貿易額6,644.51億美元,其中中國進口額為1,641.6億美元,出口額為5,002.91億美元,貿易順差為3,361.3億美元。

中共雖然口頭喊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但實際上根本做不到。

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後,維持加關稅。 2022年5月啟動加徵關稅的複審程序,原定2023年底結束,又延至今年5月底。 4月19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接受彭博電視台採訪時說,拜登總統出於「戰略目的」延續了川普政府時期對中國採取的關稅政策,並將此視為與北京打交道的有效籌碼。

不僅於此,美國現在高度關注中共產能過剩議題,包括耶倫、布林肯前後腳訪華,這都是重要議程。中共卻態度強硬,外交部直稱「中國產能過剩衝擊世界市場」是偽命題,根本沒有好好談判的意思。這只會逼迫美方再打關稅戰。

從中共推出《關稅法》談中美新一輪關稅戰

中共推出《關稅法》以關稅報復來阻止其它國家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圖:2024年4月11日,遼寧省瀋陽市的鋼材批發市場,一輛卡車正在運輸鋼材。 (STR/AFP)

4月16日,剛訪華歸來的美國財長耶倫對CNN說,美國不排除採取任何措施,包括可能徵收額外關稅,以應對中國產能過剩的問題,阻止大量廉價商品湧入美國市場。

同日,戴琪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舉行的有關拜登政府2024年貿易議程的聽證會上說,美國準備使用包括透過新的對華關稅行動等在內的貿易工具來對抗中國的非市場政策與做法。

稍前,2月23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向國會提交《2023年中國世界貿易組織合規情況報告》,戴琪表示:「中國仍然是對世界貿易組織建立的國際貿易體系最大的挑戰。中國(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已經22年了,但中國(中共)仍然採取國家指令式的、非市場經濟做法,違背了世貿組織所體現的規範和原則。各產業使用一系列不斷演變的非市場政策和做法,以使其公司企業主導全球市場。

3月29日,發布2024年度《對外貿易壁壘國家貿易評估報告》(National Trade Estimate Report on Foreign Trade Barriers),其中特別提到中共政府主導的非市場經濟和貿易方式繼續影響著中國(中共)奉行的產業政策,並為中國企業提供不公平的競爭優勢。這包括大規模的財政支持、監管和其它優惠以及旨在使外國競爭對手處於不利地位的正式和非正式政策和做法。這種行為嚴重扭曲和擾亂了市場,導致了嚴重且持續的產能過剩,而鋼鐵、鋁和太陽能領域目前的情況就證明了這一點。

4月17日,拜登在賓州匹茲堡對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United Steelworkers)發表演說時說,將要對從中國進口的鋼鋁加徵三倍關稅,因為「他們不是在競爭。他們是在作弊。 我們看到了對美國這裡造成的損害。

同日,4月17日,美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宣布發起針對中國海事、物流和造船業的301調查。經修訂的《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旨在消除影響美國商業的外國不公平做法。 2018年川普政府是基於301調查結果而對中共發起關稅戰的:從2017年8月發起調查,到2018年3月發布調查報告,歷時僅7個月;在調查報告發布4個月後,即開始對價值數千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以此為參照,拜登政府此次301調查不容中共不緊張。

尤其,今年美國大選,主要競選人之一的川普說,如當選總統可能對中國加徵關稅超60%。這對尋求連任的拜登構成了極大壓力。

因此,拜登政府針對中共將發起新一輪關稅戰,可不是口頭威脅,而是在紮實推進。

從目前情形來看,中共不想打關稅戰,卻沒有吸取2018—2019與川普政府打關稅戰的教訓,呈現著一種強硬、僵硬的狀態,政策應對能力極度低。

急忙推出《關稅法》(關稅法是首次立法,應該三審,卻二審即過),看似氣勢洶洶,實則是自己往坑里跳。

華客|新聞與歷史:匆匆用“它”反擊 北京應變能力極為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