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對布林肯談話,習近平依舊活在另一個世界

陳破空評論文章: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中國的最後一天,4月26日,習近平以「最後才決定」的矯情,出面會見。像去年一樣,習居中坐正位,讓其他中美官員分坐左右兩列,故意彰顯他的帝王之尊,定於一尊,唯我獨尊。會見中,習近平發表了一番談話,照例是照稿讀。黨媒刊出要點,從中可窺見習近平特有的視野限制和思維邏輯怪圈。

習近平說:「今年是中美建交45週年。45年的中美關係歷經風風雨雨,給了我們不少重要啟示:兩國應該做夥伴,而不是當對手;應該彼此成就,而不是互相傷害;應該求同存異,而不是惡性競爭;應該言必信、行必果,而不是說一套、做一套。走向未來的指引。

頭幾句是舊話重複、老生常談。所謂「應該言必信、行必果,而不是說一套、做一套。」全世界都知道,這應該是對中共自己的忠告。習近平拿來影射全球最具信用的民主大國–美國,究竟是他真的那麼以為呢?還是對內宣傳的需要?如果是前者,再次證實他的認知障礙;如果是後者,不免太假,忽悠技巧太老舊。

習近平自稱「我提出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三條大原則,既是過去經驗的總結,也是走向未來的指引。」其實,早在胡溫時代、甚至更早時代、甚至上世紀胡趙時代,就有「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這些說法,絕不是習近平提出。貪天之功?莫非以為國內外人士都是小學生?或者,暗示整個中國進入小學生時代?

黨媒經常造句“習近平為什麼什麼指明方向”,早已成為黨八股和天下笑話。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樣的造句,由黨媒黨報或中共其他高官說出來倒也罷了,誰能想到竟能由習近平自己的口說出來:“我提出……是走向未來的指引。”不止是自負,簡直厚顏!

對布林肯談話,習近平依舊活在另一個世界

像去年一樣,習居中坐正位,讓其他中美官員分坐左右兩列,故意彰顯他的帝王之尊,定於一尊,唯我獨尊。

習近平說:「三週前,我與拜登總統通了電話,談了對今年穩定發展中美關係的考慮,提出了雙方應該以和為貴、以穩為重、以信為本。我還強調過,’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

果真如此?那麼試問:中國何不與菲律賓或台灣「以和為貴」?何不向南海周邊小國展示「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的大國大方姿態?以穩為重,如何搞起最激進、文革式的三年清零、三年封城?以信為本,何不始終遵守中英聯合聲明、何不始終堅持香港的「一國兩制」?

習近平說:「當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怎麼應對這個變局,這是個時代之問、世界之問。我給的答案就是推動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已經成為中國外交的旗幟,也受到世界許多國家歡迎。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人類命運共同體”,都是習近平或王滬寧的造句。其實,縱觀人類歷史,哪個時代又不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呢?而且,人類何曾又不是命運共同體?顯然,這兩個造句都是多此一舉。最要命的還不是這個,而是,中共領導人自我陶醉於這兩個造句倒也罷了,何來「受到世界許多國家歡迎」?

舉例2023年10月在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峰會,閉幕時,罕見地未能發表聯合聲明或共同文件,就卡在中方要塞入習記“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環節上,大多數與會國家不同意這個表述。最後,只能尷尬地發表了一個“主席聲明”,由主辦方中國自說自話。同時,中國祇與其中一國寮國聯合發表了一個“中老命運共同體行動”,算是峰會操辦者向習近平勉強交差。何其勉強和難為情之至!

習近平說:「我始終認為,大國要有大國的樣子,要有大國的胸懷和擔當。」如果外界不知道說話者是習近平,單聽這兩句話,基於客觀歷史、現實呈現和全球名聲,各國民眾立刻聯想到的肯定是:專制中國沒有大國的樣子,沒有大國的胸懷和擔當;而民主美國才有大國的樣子,才有大國的胸懷和擔當。

與布林肯談話的習近平,顯然活在另一個世界。從橫向而言,那是一個與文明世界冰火兩重天的世界。從縱向而言,那是一個與當今時代格格不入的世界​​。

華客|新聞與歷史:對布林肯談話,習近平依舊活在另一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