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太多情?葉劍英前妻為誰精神失常、自殺。

中共元帥葉劍英一生有六個妻子:第一個姓名不詳,第二至六個依序是:馮華、曾憲植、危拱之、吳博、李剛。

愛好文藝的女紅軍嫁閨蜜前夫葉劍英

危拱之1905年出生在河南信陽的一個書香門第。她的父親危尚忠靠教書為生,以《論語》中的「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之句,為其取名「拱之」。

危拱之7歲進私塾,9歲入小學;17歲考入汝陽道立女子師範學校,兩年後轉入開封河南私立第一女子中學;1926年考入黃埔軍校武漢分校;1927年4月加入中共;1927年12月參與中共發動的廣州暴動。

葉劍英就是在廣州暴動時和危拱之相識的。 1928年冬,葉劍英奉命到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1929年,危拱之也被中共安排到莫斯科學習,他們在蘇聯有過交集。回國後,他們都到了位於江西的“中央蘇區”,危拱之在紅軍大學工作,負責文藝團體,葉劍英是文藝愛好者,兩人接觸較多。

1934年10月,紅軍開始「長徵」。當時任中央軍委第四局局長的葉劍英,建議紅軍大學全體幹部學員隨軍行動。危拱之被編入中央軍委第一縱隊幹部團,成為全程走過「長徵」路的32名女紅軍之一。

到達陝北後,危拱之被任命為「抗日人民劇社」社長兼導演,帶著年輕漂亮的男女到處演出,轟動一時。特別是在美國記者史諾採訪她之後,她成了中外聞名的女紅軍。

1936年7月,危拱之帶劇社到安賽演出時,當時任八路軍參謀長的葉劍英看過演出後,讚不絕口。隨後,葉劍英向危拱之求婚。危拱之婉拒不成,便做了葉劍英的第四任妻子。

不過,這段婚姻只維持了一年多。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發生後,葉劍英在媒體上公開露面。與葉劍英失聯多年的他的第三任妻子曾憲植,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消息,很是欣喜,立即寫信與他聯繫。

危拱之與曾憲植是武漢軍校的同學,一起參加過廣州暴動。後來,曾憲植被國民政府逮捕,關進監獄,吃了不少苦。

危拱之是在葉劍英與曾憲植斷絕音訊很久的情況下與葉結婚的。當危拱之得知曾憲植還活著,而且主動跟葉聯繫時,她不忍辜負好友,只好與葉分手。

太多情?葉劍英前妻為誰精神失常、自殺。

葉劍英前妻危拱之為誰精神失常後自殺? (網路圖片)

被「搶救運動」整瘋自殺未遂

1940年代,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發起延安整風運動,主要目的有二,一是確立毛在中共的核心領導地位;二是確立毛澤東思想為中共的指導思想。採取的辦法主要有二:一是思想上洗腦;二是組織上審幹。審乾就是審查幹部,把被認為有問題的幹部剔出去。

延安整風後期搞了一場所謂“搶救運動”,其中一項重要內容是抓特務。一些從國民黨統治區來的中共地下黨員,被以「逼供信」的方式,打成「國民黨特務」。

怎麼搞「逼供信」呢?根據當時任靖邊縣統戰部長的陳元方回憶:「逼供有精神上的,肉體上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有時交叉進行,有時同時並進。精神上的是找被審查者談話,施加種種壓力,威脅,甚至誘供。

在“搶救運動”中,危拱之也受到“逼供”,也被懷疑是假黨員、國民黨特務。 1943年7月22日夜,精神受到強烈刺激的危拱之,氣得不行,以自殺來抗議對她的誣陷。

根據後來當過中央組織部副部長的曾志回憶:「(危拱之)感到黨組織對她的共產黨員身份都懷疑了,十分絕望,就在動員會後的一個夜裡,在床上用褲帶勒住脖子自殺。

危拱之雖被搶救過來了,但她的精神卻變得不正常了,「她常跑到男宿舍和她的男朋友睡在一起,弄得同窯洞的男同志很尷尬。對批評,她也滿不在乎,說什麼:我命不要了,黨籍不要了,還怕什麼? 我願怎樣就怎樣。

誰逼危拱之自殺?

一個人只有到了絕望至極時,才會想到自殺。 1927年就加入中共、決心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危拱之,為什麼到了1943年卻對她信仰的共產主義絕望而要自殺呢?可能有以下四個原因:

第一她被懷疑是國民黨特務,假黨員

在「搶救運動」中,毛澤東的「政治打手」康生,製造了一起重大冤假錯案-「紅旗黨案」。康生認定的“紅旗黨”,即假共產黨,打著共產黨的旗幟,幹國民黨的事。

他將甘肅、河南、陝西、四川、湖南、湖北,雲南、貴州、浙江、廣西等地的中共地下黨,都誣陷為“紅旗黨”,來自這些地區的地下黨員,都被認定為假黨員、國民黨特務。

危拱之與葉劍英離異後,被派到河南省工作,當過河南省委秘書長、省委組織部長。省會組織部長的一個重要任務是發展黨員。在「搶救運動」中,不僅她在河南發展的黨員被誣陷為假黨員,國民黨特務,而且她自己也被誣陷為假黨員、國民黨特工。

自從1927年4月加入中共以來,危拱之一直為中共出生入死,歷盡磨難,飽受屈辱,九死一生,到頭來竟落得這麼個結局。這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的。

第二竟人在異國被開除黨籍

1929年6月,危拱之被中共派到莫斯科中山大學就讀。

1929年4月到1930年6月,史達林領導的蘇聯共產黨開始「清洗和審查聯共(布)黨員和預備黨員」的運動。這是蘇共歷史上第三次的清黨,25萬人被開除黨籍。

由於原蘇聯紅軍總司令托洛斯基領導的反對派,曾是史達林的主要政敵。史達林在將托洛斯基清除出黨、流放阿拉木圖、驅逐出境之後,被清洗的黨員,很多被扣上「托派分子」的罪名。

蘇共的清黨運動很快就波及到在蘇聯的中共留學生。此前,受蘇共黨內鬥爭影響,中共留學生也分成兩派,互相鬥得很厲害。以王明為首的小團體,得到中山大學校長米夫的支持,佔了上風。蘇共清黨開始後,王明藉機對與他們持不同意見的中共留學生進行打擊報復。

兩派留學生內鬥時,危拱之站在王明的對立面,結果,被戴上「托派嫌疑」的帽子,受到「開除黨籍一年」的處分。不久,她被下放到莫斯科近郊一家印刷廠勞動。

這次在異國他鄉被開除黨籍,對她來說是重大打擊。

太多情?葉劍英前妻為誰精神失常、自殺。

1937年8月,危拱之(中)與鄧穎超(右)在西安。

第三吃男友瓜落被“永遠開除出黨”

1931年從蘇聯回國後,危拱之輾轉來到江西的中央蘇區。同年夏,在中共閩粵贛軍區參謀長肖勁光的過問下,她總算恢復黨籍。這年冬,她被派到紅軍大學,並擔任校黨委員兼俱樂部主任。

當時,她的主要任務是搞文藝宣傳。她參與創辦紅軍八一劇團、中央蘇區工農劇社,排演了許多節目,成為中共紅色文藝的領導者之一。

在江西,她與紅一方面軍代總參謀長郭化若相愛。

從1931年夏天開始,中共在中央蘇區以「反右傾鬥爭」的名義搞清洗。 6月,郭化若被撤銷紅一方面軍代總參謀長職務;11月,被趕出紅一方面軍總部;1932年5月,被貶為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紅軍大學前身)教員;7月,被開除黨籍。

郭化若被開除黨籍後,被秘密監視起來。擔任這個任務的是紅軍大學俱樂部主任、他的女友危拱之。黨組織要求她不僅要秘密監視郭化若,還要她隨時揭發其「反動言行」。

危拱之私下找一些老領導了解狀況,得知郭化若沒有什麼政治問題,因為他是個人才,可能有人嫉妒而陷害他。結果,她不但沒有完成好黨組織交給她的任務,還站到了郭化若一邊,替他說好話。

1932年秋,危拱之因包庇郭化若,受到政治保衛局的審查。她被認定“在反右傾鬥爭中表現不積極”,還把她在莫斯科“反黨”的老帳翻出來了。

到了12月中旬,政治保衛局跟她新帳、老帳一起算,將她永遠開除出黨。

危拱之這次遭受的打擊,比在莫斯科更大。

1934年10月紅軍被迫撤離江西開始「長徵」後,32名女紅軍隨行。其中不少是首長夫人,可以享受騎馬等優待。危拱之不僅不是首長夫人,而且是被「永遠」開除黨籍的人。她不得不用自己的雙腳,走完了整個「長徵」路,一路上遭受的肉體和精神痛苦無以言表。

第四與葉劍英離異後身心再受巨大創傷

1936年危拱之與葉劍英結婚後,隨葉劍英到西安的紅軍聯絡處工作。

1937年4月,中共派毛澤民、危拱之、錢之光、錢希均組成特別小組,到上海秘密接收共產國際為中共募集的一筆資金,要求他們將這筆資金兌換成國民政府的法幣,運送到西安紅軍聯絡處,購買藥品及其他延安急需的物資。

這時,危拱之已有5個月的身孕。到上海後,她因勞累過度而嘔吐、眩暈,被送到醫院治療,經檢查發現腹部長了腫瘤。醫院要為她做切除腫瘤的手術,危拱之提出連胎兒一起做掉,因為她的身體已經很虛弱,加上她和葉劍英的婚姻出現了問題。她不想夾在葉劍英和曾憲植之間難做人,決定快刀斬亂麻,斬斷與葉劍英之間的情絲。

這次手術使她終身失去了當母親的機會。

結語

古詩雲:多情總被無情惱人。

危拱之自從加入中共後,把她的青春、熱血、全部的身心都獻給了中共。可是,中共卻一次又一次地傷害她,一次比一次傷得更重、更狠、更剜心透骨。以上四重打擊累積、疊加,使她傷心欲絕,以致於只想一死了之。

雖然她總算被搶救過來了,也活到了中共建政後,但在1949年後她基本上成了一個廢人。

據曾志講:「她沒有兒女,沒有丈夫,得不到親情的關愛。組織上為了照顧她的生活而調去的一個女工作人員也不大盡心,危拱上上廁所跌斷了大腿,她既不護理也不報告,聽之任之,真是淒慘得很。

危拱之死於1973年2月8日。

華客|新聞與歷史:太多情?葉劍英前妻為誰精神失常、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