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一波行動!中共同時發出信號和警告

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二十屆三中全會將於7月召開,並發出了將開展一波新行動以重振經濟成長的信號。三中全會的長時間延遲引發了對習近平喜歡打破長期程序常規的質疑。

中國在經濟成長乏力之際發出了將開展一波新行動以重振成長的訊號,顯示出中國政府最高層越來越擔心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前景。

在周二的一次會議上,中共中央政治局暗示將進一步降低借貸成本,並為房地產市場提供新幫助,同時宣布了與召開推遲已久的二十屆三中全會有關的計劃,這一會議的推遲曾引發對中國政府經濟管理的不安。

中國承諾採取進一步行動之際,最新數據顯示,在經歷了今年或許不平衡但還算不錯的開局之後,經濟成長正在走軟,數據顯示製造業和服務業活動減弱,還有數字顯示最近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近來大幅下降。圍繞貿易、外商投資以及勞動力老化和勞動力群體萎縮問題的更嚴峻挑戰正給較長期前景蒙上陰影。特別是,中國房地產行業曠日持久的低迷仍是一大拖累,儘管去年出台了一系列旨在提振該行業的小規模措施。

由24名成員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宣布上述新政策行動時警告說,外部環境複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明顯上升。這顯然是指全球地緣政治和經濟摩擦日益加劇。除了烏克蘭及中東的戰爭帶來的干擾之外,隨著北京方面加緊在製造業投資方面發力以提振本國經濟,中國掀起的一波洶湧的低價出口商品浪潮正日益面臨抵制。

20240501 17145797831831

中國政府週二表示,將在7月提出廣泛政策,以應對這些挑戰。屆時中共370名左右高級官員將召開全體會議,討論經濟發展和改革問題。

在周二會議後發表的一份由官方媒體新華社轉發的聲明中,中共中央政治局暗示將增加政府舉債以支持經濟成長,並進一步下調關鍵利率。經濟學家一直認為,要實現中國政府今年約5%的經濟成長目標,搭配使用財政和貨幣措施是必要的。

在房地產方面,領導人表示,政府將統籌研究消化存量房產和優化增加房屋的政策措施。一些經濟學家認為,這是一個樂觀的跡象,表明在經歷了多年的建設、投資和銷售萎縮之後,房地產行業可能會迎來轉向。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中國經濟主管Julian Evans-Pritchard說,這似乎承認,目前的政策措施未能使住宅市場恢復平衡,需要採取新的策略。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客座教授郝福滿(Bert Hofman)說,政治局的聲明表明,7月三中全會可能會提出刺激內需的措施,這是一個長期目標,需要中國在稅收、財政政策和社會保障方面進行更廣泛的改革。他說,這些領域的改革也有望確保成長得到更平等的分享。

其他經濟學家認為,政治局的聲明是一個信號,表明官員們打算在刺激措施和經濟管理方面大體上堅持過去兩年來所採取的慎重做法,這與早些年大膽得多的舉措形成鮮明對比。尤其是,中國政府一直不願果斷地將中國經濟的成長引擎從投資轉向更多的消費,官員認為擴大消費可能會造成浪費,而且與他們將中國重塑為科技和製造業強國的目標不符。

專注於中國問題的獨立研究公司Hutong Research的創始合夥人Feng Chucheng說,這份聲明重複了中國共產黨近幾個月來經濟公告中的關鍵內容,表明中國政府將在很大程度上堅持現行政策。

無論領導階層決定做什麼,預計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都將在7月召開的二十屆三中全會上確認其政策,屆時黨內高層將討論經濟改革和「中國式現代化」。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用「中國式現代化」這一口號將中國的威權主義發展方式與西方模式區分開來。

近幾個月來,外界對二十屆三中全會議程和時間的猜測甚囂塵上,企業高管、投資者和分析師希望從此次閉門會議中尋找中國政府應對一系列經濟挑戰計劃的線索,這些挑戰包括經濟成長乏力、持續增加的地方政府債務和日漸低迷的房地產市場。

這次全會的時間安排不合常規,中國共產黨上一次在7月召開全會是在1977年。即將召開的這次全會與2023年2月召開的上次全會之間相隔約17個月,這麼長的間隔時間自毛澤東時代以來屬少有,但還有更長的,2018年和2019年全會的間隔時間長達20個月。

這一長時間延遲引發對習近平喜歡打破長期程序性常規的質疑,也引發了對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政策不可預測性的擔憂。

中共的黨章規定每年至少召開一次全會。自1980年代末以來,中國政府通常在五年一次的中共全國代表大會後一年的秋天召開一次以經濟為重點的全會,這通常是中共中央委員會在每個五年任期內召開的第三次全會。

這個模式在2018年被打破,當時三中全會在春季召開,批准了黨和國家領導層的改組,而中共在秋季沒有再召開全會討論經濟政策。去年,北京方面根本沒有召開三中全會,這是自1980年代初以來,中共中央首次沒有在中共全國代表大會之後的日曆年召開該會議。

一些專家認為,不召開全會使得習近平及其核心圈子可以繼續在不徵求更廣泛的黨內精英意見的情況下在政策方面發號施令。全會的延遲可能反映黨內領導層存在政策分歧,也可能反映了中國政府需要應對的經濟挑戰十分嚴重。

學者郝福滿說,這可能是因為在要進行的改革類型上沒有達成足夠的共識,也可能是因為決策者忙於日復一日的救火工作。

7月的全會也可能正式批准中央委員會的人事變動,例如撤換據信因涉嫌不當行為而正在接受調查的委員。

據分析人士稱,可能從中央委員會除名的官員中包括中國前外交部長秦剛和前國防部長李尚福,他們都是在去年上任僅數月就被突然解職。

在周二的公報中,中央政治局承諾及早發行並用好超長期特別國債,加快專案債發行使用進度,以財政手段刺激經濟。

這兩類債券通常用於資助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中國政府在3月表示,將發行相當於1,380億美元的超長期特別國債和價值5,390億美元的地方政府專款。

中央政治局也表示,要靈活運用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等政策工具,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這延續了適度寬鬆的做法,但迄今為止,這種努力還不足以消除中國的通貨緊縮威脅。

中央政治局也要求深入實施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化解方案來解決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中央政府已經要求國內一些負債最重的省份減少借貸,並對基礎設施投資加以限制。經濟學家認為,這些措施將限制地方政府發展經濟的能力,並需要中央財政提供更多直接財政支持。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發出上述訊息之前,中國經濟在3月顯現了新的疲軟跡象,出口、工業增加價值和消費都大幅降溫。

週二公佈的官方指標顯示,4月中國製造業活動連續第二個月擴張,但步伐放緩。這暗示中國龐大的製造業或許已在某種程度上失去動能。

同時,中國曠日持久的房地產危機尚未顯出減弱跡象。根據來自克而瑞(China Real Estate Information Corp.)的非官方數據,4月中國百大房企的新房銷售持續大幅下降。當月百強房企實現銷售操盤金額430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降45%。當月銷售操盤金額與3月份相比下降了13%,且僅相當於2020年12月(下行開始的前夕)所取得數字的20%左右。

經濟學家表示,決策者仍專注於房地產市場的供給面而非需求面。他們說,得有房價上漲的預期,需求面貌才會改善。但目前還沒有這種預期。官員們也已暗示希望引導市場轉向由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

華客|新聞與歷史:新一波行動!中共同時發出信號和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