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學男生冒充小學生騙女生“騎大馬” 校方回應

南京農業大學5月1日發布狀況通報:近日,網上出現本校學生朱某冒充小學生,以招募陪玩為藉口,誘騙女生「騎大馬」的訊息,引發輿論關注。

對此,學校已對該生進行了約談,目前正在就網上反映的問題作進一步的調查核實,並將根據調查結果,依規依紀作出處理,同時,學校將進一步加強學生思想和心理健康教育。感謝社會名界對學校工作的監督與關懷!

此前報道

大學男生誘騙多名女生”騎大馬” 女生:他穿著像小學生

日前,多名江蘇南京、蘇州女大學生反映稱,南京農業大學大四學生朱某長期冒充6年級小學生的家長,以招聘陪伴小學生玩耍兼職工作的藉口,在網上誘騙多名女大學生,供其騎在肩膀上,朱某稱之為「騎大馬」。

4月30日,南京農業大學回應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稱,情況基本屬實,目前學院仍在核實中,未來將依規依據作出合理處罰。

大學男生冒充小學生騙女生「騎大馬」 校方回應

南京農業大學

當事人女生講述上當經驗:

他穿著也像小學生,言行舉止很幼稚,

“看著就以為是11、12歲左右”

4月29日,受害者之一,女大學生小影(化名)告訴記者,2023年11月份,同學告知其有一份兼職工作,工作內容就是陪伴一個六年級的小學生,這個小學生很瘦小,需要背其玩。

大學男生冒充小學生騙女生「騎大馬」 校方回應

受害女生提供的聊天記錄

與小影同學溝通的微訊號,是個自稱孩子「姊姊」的人,開出了100元每小時的價格,雙方全程是透過微信聯繫。由於是同學介紹,當時小影並未起疑。

當年11月5日,小影和同學毫無戒心地坐地鐵前往約定地點,南京玄武區下馬坊地鐵站附近的一個公園,發現等候她們的,只有一個一米六左右的瘦小男性,穿著也像小學生,言行舉止很幼稚,“看著就以為是11、12歲左右。”

「他說要坐在我們肩膀上……我心理非常抗拒。」小影說,到了才知道是這名「小學生」要坐在肩膀上,當時覺得對方要求很奇怪,但也沒往其是成年人方面想。

小影說,自己和同學兩人試著背了兩下,半小時後兩人離開,對方倒是沒說什麼特別的話。

「當時在回去的路上我就一個感受,就是感覺我的脖子好像被人性侵了。」返校的路上,小影倍感屈辱。晚上她才發現,自己的肩膀部位有出血痕跡。

隔天,兩人找「姊姊」溝通,要求賠償或道歉,原本「姊姊」對原來的工資都不願支付,最後給了250元。

本以為此事已經結束,直到今年4月22日,小影在小紅書上發現有同樣遭遇的網友發帖,才知道自己受騙了,“我嚇得都起雞皮疙瘩。”

多位當事女生檢舉:

3年前就開始騙女生“騎大馬”,

已向學校、警方舉報

根據網帖描述,小影才知道,這個所謂的「小學生」是個成年人。真實身分是南京農業大學學生朱某,他長期冒充聘請陪玩的6年級小學生家長或姐姐,在小紅書上廣撒網,誘騙蘇州、南京的女大學生「背自己玩」。

南京農業大學稱正進行相關程序處理中

「我知道的受害者有6個,我看群裡發的(受害者)記錄最早是去年10月份。」透過帖子,小影進了受害者群,才得知朱某是南京農業大學的學生,最近正在考研,已經進入蘇州大學研究生擬錄取名單。

小影稱,早在2021年,南京農業大學表白牆就有女學生爆料稱,朱某在不表明性別的前提下,邀約球友一起打球,輸了的“小懲罰”是要求女生背自己“負重深蹲”,朱某稱之為“騎大馬”。

而受害女生們也逐漸了解到,朱某的「騎大馬」是一種特殊的癖好。

受害者們給南京農業大學、蘇州大學分別寫檢舉信。兩方均給了回复,蘇州大學稱朱某主動放棄錄取,南京農業大學稱正進行相關程序處理中。

受害者大多是女大學生,分佈在南京、蘇州兩地,朱某涉嫌行騙的時間點也較分散。報警後,南京網警部門告知受害者們,正會與蘇州警方進行調查,目前尚無進一步消息。

讓受害者們憤怒的一點是,4月22日,朱某一邊請求她們刪帖,一邊繼續在網路上誘騙其他女大學生。

校方回應:情況基本屬實,核實後會依規依據合理處罰

4月30日,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嘗試加入朱某微訊號,搜尋顯示找不到相關帳號。

南京農業大學宣傳部回應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稱,前段時間,校方關注到此事輿情,朱某所在的金融學院也與本人溝通過,經核實,情況基本屬實。學院正在進一步核實處理此事,未來將按照學校相關學生規則處理,“我們會依規依據,作出一個合理的處罰。”

該工作人員還稱,如該生報考研究生院校詢問、進行政審,“我們不會包庇任何錯誤的學生行為。”

記者聯繫到蘇州大學宣傳部一名工作人員,對方稱其未聽說該情況。

記者嘗試聯絡小紅書客服和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網安大隊,電話均無人接聽。

華客|新聞與歷史:大學男生冒充小學生騙女生“騎大馬” 校方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