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最後1里路,習近平恐怕永遠走不完

香港《南華早報》報道,2014年中國政府顧問、著名經濟學家林毅夫預測,中國將在2022年變成高收入國家。這項預測10年後,林毅夫近期做了一些調整,宣稱只要維持GDP(國內生產毛額)5%的成長率,這個目標就會在2025年或2026年達成。但多項數據顯示,中國離高收入國家越來越遠,甚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去年中國每人國民所得毛額(GNI)為1萬2597美元,比世界銀行定義高收入國家門檻的1萬3845美元低1248美元。而在2021年,世銀定義的高收入國家門檻是1萬2695美元,當年中國的GNI為1萬2551美元,相差僅144美元。

專家表示,中國正處於突破這個差距的關鍵時刻,因美國和其盟友日益加強的經濟遏制,威脅中國向科技驅動的綠色社會轉型,為了避免落入其他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國家的命運,中國必須維持經濟高速成長。所謂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國停留在某項收入水準,但無法進入已開發經濟體行列的情況。

復旦大學經濟學教授石磊將邁入高收入國家行列比喻為步行11公里,他說,中國已走完了前10公里,但「最後1公里可能是中國永遠無法走完的距離,這與中國走過的任何1公里都不一樣,這不是個簡單的數學問題,值得我們關注」。

目前中國被世銀列為「中上收入國家」。世銀每年都在提高高收入國家的門檻,以保持實際水準不變。

儘管中國的GNI與世銀定義的高收入國家門檻越拉越大,林毅夫上個月在北京大學的研討會表示,中國仍有可能實現高收入國家的目標。他說:“我們最早應該能夠在2025年或不遲於2026年跨過這個門檻,成為高收入國家,前提是GDP成長率要維持5%以上。”

儘管中國今年第1季GDP 年增5.3%,但國際貨幣基金(IMF)維持今年中國GDP成長目標4.6%不變,遠低於中國官方設定的5%目標,且IMF的經濟展望報告顯示,從長期而言,中國的GDP成長率較不樂觀,預估到2028年降至3.4%。

紐約大學經濟學榮譽教授魯比尼(Nouriel Roubini)表示:“如果這種情況發生,中國確實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魯比尼指出,中國在歷經30幾年接近10%的年成長率後,近年來已大幅放緩,而且因中國面臨結構性而非週期性問題,下降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這些問題包括人口老化、房地產部門的持續低迷、私人和公共債務不斷增加、以及市場化改革的緩慢。

經濟學家也點出另1個問題:儘管中國自2010年以來就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年均成長率達6.8%,但人民卻沒有以同樣的速度獲得財富。

正如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區教授鄭永年在2022年出版的書《中國方案》中所說的,中國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更多是由高收入群體推動,而中低收入群體的增幅則遠遠落後過去幾年的數據。

中國官方數據顯示,去年中國人均可支配所得略低於人均GDP的44%,而美國這個比例約為76%;去年中國的GDP約為美國的65%,而美國的人均GDP卻是中國的6.48倍;佔中國總人口1/3的農村居民,去年可支配收入超過2.1萬人民幣(2,897美元),約為城市居民的42%。

方德金控首席經濟學家夏春表示,從長期來看,中國要實現2035年成為「中等已開發國家」的目標面臨更大挑戰,以人均GDP而言,中國目前名列第71。

最後1里路,習近平恐怕永遠走不完

多項數據顯示,中國離高收入國家越來越遠,甚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路透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在2022年10月中旬中共20大會議上承諾,要讓中國在2035年達到「中等已開發國家」水準。

夏春指出,如果中國以西班牙和沙烏地阿拉伯目前的人均GDP(2022年為3萬美元)作為「中等已開發國家」的標準,那麼到2035年,中國需實現6.8%的年複合成長率,人均GDP才有望達到「中等已開發國家」的水準,但這是個非常難以達成的目標。

華客|新聞與歷史:最後1里路,習近平恐怕永遠走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