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習慣吧,國家就是要讓大家認清形勢

鐵飯碗不鐵了。

廈門教師招聘無人報考,這事火了。

廈門市翔安區教育局公告說,該地區教師招聘過程中,資格初審透過人數與職位擬聘人數比例達不到3:1,原則上取消該職位招聘。

取消是正常,取消的原因不正常。

無人報考,很大程度與招募的骨幹教師均無編制有關。

廈門—經濟強市,教師—工作穩定的象徵,兩大背景加一塊,居然不給編制?

還真不給,而且不單是廈門,全國都是這個趨勢。

回顧2021年政策:中國教育部明確公辦中小學教師屬於國家公職人員,規定中小學教師、幼兒園教師的平均薪資收入水準不得低於或高於當地公務員。

當時報考教師人數達1144萬,都超過了新生人口數。選擇考試定向培養鄉村教師編制的人,有的是。

結果,三年,變天了。

變天的原因,分小背景和大背景。

先說小背景。

人口下滑趨勢無法阻擋。

習慣吧,國家就是要讓大家認清情勢

資料圖:廈門大學

2023年全年出生人口只有902萬,比10年前少了將近1000萬,比2018年也是接近腰斬,人口出生率只有千分之6.3,人口自然增長率是負的千分之1.48。

需求面根本提供不了那麼多生源,何談支撐起供給側的教師隊伍。

最壞的樣子什麼?韓國化。

2024年韓國小學新生人數預計將首度跌破40萬,創有相關紀錄以來的最低值。

截至2022年3月,包括小學和初高中在內,韓國共有3,896所學校關停。 2018~2022年,韓國地方大學共20餘個專業已全部消失,2023年全韓國14所大學的26個專業無人報考。

再說下大背景:財政真沒錢。

近兩年,地方政府的真實賣地收入減少了最少6兆。加上公務員(包含非在編)報酬中的支出嚴重過高,再這麼養人下去,遲早入不敷出。

國家也早就看明白了,縮減編制,必須進行。

說穿了,今年的趨勢就是要砸碎人們對鐵飯碗的幻想。

大家可以再看看下面的訊息。

3月,湖南、安徽發佈公告,因部分職位報名人數達不到開考比例,對未達開考比例的職位取消招聘計畫。

青島城陽區政務網發佈公告:應徵人數達不到規定比例的招聘崗位,計劃招聘為1人的,取消招聘崗位;計劃招聘2人(含)以上的,按規定的比例相應核減招聘人數。

最後,留個填空題:依照清理軌跡,編外人員、事業單位、邊緣公務員、()。

你們自己心裡填。

華客|新聞與歷史:習慣吧,國家就是要讓大家認清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