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01

前不久,華人世界唯二獲得菲爾茲獎(數學界的諾貝爾)的丘成桐,被不少網友追著罵。

身為中科院士、清華教授,丘成桐多少是沒接觸到這屆網路的生態。

他竟然在演講中來了句:

“中國現今數學還沒達到美國20世紀40年代的水平。”

一時間,無數大帽子扣在這位公認的「數學教宗」上。

胡錫進首先跳出來說:

「丘成桐的話是反常識的,不可接受的」。

緊接著,就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話語:

「丘成桐除了拿獎,有什麼真的影響了人類發展,影響了當今科技的進步?」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打擊我們的自信心自豪感,不是個好人!”

“丘成桐說國內數學程度不如美國,是不是公知?”

“見不得中國的好,有些壞蛋總是想讓中國人做狗!”

「丘漢姦,吃了點洋人的殘羹冷炙就以為自己被開了光了!」

“說明美國數學80多年來沒有發展,目前停留在上世紀40年代水平,因為國際上公認中國數學已經達到或超過美國水平。”

……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我也不知道說這些話的網友數學是什麼水平,對國家、科學有什麼貢獻。

但丘成桐對中國數學的貢獻,是實實在在的。

先不說培養了大量的數學人才,幫助建立國家級的研究所。

在清華當學科主任,也是分文不取。

而且還幫清華數學學科的國際排名,從09年的96位,提到了19年的25位。

此外,丘成桐教授也積極和國內的一幫學閥做鬥爭,批評一些人抄襲他的學術成果,還說有些院士的文章,甚至還不如哈佛畢業生的論文…

“騙的是誰?是老百姓,是研究生”

“高校教育用國家的錢來做生意”

“院士可以賄賂,這樣的製度根本可以廢除”

不過因為說了得罪不少人的話,丘成桐沒少被同行檢舉。

他曾感嘆:「要不是我拿了菲爾茲獎,早就被那群人打垮了」。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數學泰斗陳省身生前對丘成桐的評價是:“注定要改變數學面貌的人。”

陳省身看到了丘成桐的學術實力,但看不到現在國內網路的輿論生態。

德先生、賽先生們動不動就被扣上帽子,罵成壞人。

反倒是老胡、司馬南、盧克文這些國際大棋家,備受追崇。

以前任正非說,華為要培養數學家,物理學家,原因是中國的基礎研究落後於西方,而基礎研究的不足,正是許多「卡脖子」問題的結症所在。

現在好了,你不說幾句“遙遙領先”,受眾還不開心了。

02

如果說科學界的爭論,瓜還有點難吃。

那娛樂界的瓜,就淺顯多了。

丘成桐被網路批鬥的時候,另一頭的《我是歌手》傳來了葉赫那拉·那英的表情包:

我要洋人死!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首先要表揚下湖南衛視敢於開綜藝之先鋒,這屆的《我是歌手》,採用了無修音的全程直播,真人真唱。

但這節目一真,就容易傷到了一些樂迷的玻璃心。

本次我是歌手先發七位歌手,國外兩名,國內五名。

一番pk下來,結果讓人傻眼,第一名是來自美國的Chanté Moore,第二是來自加拿大的Faouzia。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她們無論是唱功或音樂理解,都是斷層式地領先汪蘇瀧、二手玫瑰、楊丞琳、海來阿木。

有點類似丘成桐和胡錫進pk高等數學。

相較之下,也只有20多年前就名揚四海的那英,勉強有與其一戰的樣子。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以至於有觀眾發文:

這節目是不是辱華了?

什麼樣的土壤培育什麼樣的苗子。

華語樂壇20多年,都培養些什麼新人了?

一到什麼晚會,就是假唱、修音,改過不拉?

換湯不換藥。

華語樂壇現在什麼程度?就這麼幾個人,華晨宇什麼的都自封「華語樂壇永遠的神」…

現在要靠那英一個人力挽狂瀾,迎戰「八國聯軍」。

據說韓紅也在申請出戰,準備給華語樂壇爭口氣。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03

老騖伏櫪,志在救場。

有時候想想,樂壇界和數學界也算是同病相憐。

但對內宣傳的時候,都是彈冠相慶,一邊修音、P圖、作秀,誘導飯圈化,一邊大談:初心、夢想、責任…

竭盡全力欺世盜名之能。

一旦拉出去真刀真槍的干,直接就棉褲拉稀了。

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處處可見。

而且輿論場的魔幻,已經傳導到現實層了。

例如近日華中科技大學的愛因斯坦雕塑,竟然被人塗鴉「大騙子」「世紀罪人」。

要不是華中科技大學官方承認了事實,我都不敢相信。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傲慢的本質,往往是無知。

回到之前丘成桐被批准的那場演講,他在論述中展示了一個ppt,上面寫著:

今天中國之形勢,在外則強敵環伺,無理打壓,科技被卡脖。

在內猶有貪官污吏,劣紳豪強,學者眈於安逸而不思危。

而今國家承平日久,大部分學者只知向政府求個人利益不少官員則不敢擔當,無視國家前途,

正如諸葛亮說的「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

所謂老成謀國。

中美有多長的差距,並不重要。

以中國人勞動時間全球第一的精神,只要時間給夠,總是能追上來的。

怕就怕我們不講差距,只講「遙遙領先」…

這是最壞的啊!

華客|新聞與歷史:數學家辱的華,要靠那英來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