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

有關注的朋友,有大量是高校教師。所以, 每次這個領域出點事,後台就有密集留言問我看法。

今天問最多的,是南京林業大學宋凱自殺事件。

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

網路上大量聲音都直指「非升即走」的製度設計,讓這位副教授降級為講師,讓他退還安家費,把他逼上了絕路。

這種事,太難說了,主要是累人。因為必須在事實陳述上,與校方的公開回應進行比對。

只要發生這種事,校方的文字遊戲,能把人玩死。

我的專業倫理是,一定根據官方報道的權威說法來評,而不能根據「網友曝」亂說。

那好,就看剛剛幾份官媒體發出的最新報道:

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

今晚17:17的新京報:記者採訪南京林業大學人事處工作人員,結論是,宋凱確實已去世,但沒有被降職;

該校老師稱,宋凱在首聘期4年中缺乏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導致未通過學校的考核,被降級降薪,並退還了部分安家費。

請注意,這家官媒採訪到的校方訊息,是沒降職,但降級降薪退安家費了。

再來看8:14的濟南時報轉中青報最新報:

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

中青報記者採訪南京林業大學環境工程系主任喬維川,喬的說法是本校沒有「非升即走」的政策,只是按照聘用合約進行正常考核,該教師考核未通過,由副教授降級為講師。

同樣是校方人員,這裡講的是“由副教授降級為講師”,這顯然就是降職吧?

顯然,這與前面人事處相關人士所說的「但沒有被降職」是相反的。

這位喬主任一邊強調沒有“非升即走”政策,一邊強調這“要看當時的(聘用)合約是怎麼簽的。”

顯然,「非升即走」是個敏感詞,也沒有哪家學校會專門以紅頭文件方式,把」非升即走「寫成政策主題。

沒拿到相關課題,就降職降級降薪,這還不是」非升即走「?

累呀,真尼瑪被文字遊戲玩死了。高校內部說法打架,與民意躲貓貓,現在都練成高手了。

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

我不想說了,如果我說錯了,你們怎麼罵我都行。如果校方相關人士在顧左右而言它,在玩文字遊戲欺騙民意,那他們就是在吃屎。

別看我這麼激動,真還不是想要為這個叫宋凱的副教授打抱不平。

說實話,這個自殺的年輕博士,讓我同情不起來。

一個在北大讀了碩士,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拿了博士學位的人才,如果真的因為沒弄到課題,被降職降新降級就自殺,按照我的價值觀,這種人也是巨嬰。

職級待遇真的比命還重要嗎?更何況,聽說你家中還有兩歲的孩子呀。

一個38歲的男人,就處於當打之年,讀了那麼多書,咋就變成一個寧死也要死在體制內的傻子呢?

這樣所謂的人才,或許本身就是廢材!

人死為大。我這樣說,一定會拉仇恨。但,我真的半點惡意都沒有。

這位博士,在中國最好大學讀過碩士,又到世界去看過更為開放廣闊的天地,就因為考核不過關而含恨負辱自殺?

是的,我一萬個不理解。

於是,又查了大量媒體仔細報道,也問了大量的相關人士,還真沒有其他指向,都是聚焦於」國自科「沒拿下,扛不住壓力,走上絕望。

我在很多科研群,有大量博士青椒的討論觀點,也是深度理解同情宋凱博士。

有的人還很共情,也在感嘆被科研逼到生不如死,有的說為報“國自科”“國社科”,已經快要累死了。而且,申報成果,相關實驗,最後要嘛被領導搶了,要嘛泥牛入海,毫不知情。

他們普遍的結論是,理解宋凱,甚至覺得自己也可能步其後塵,因為太累太苦太沒希望了。

現在這樣的年輕博士太多了,他們都清楚,學界門閥等級森嚴,有限的學術資源已經被很多無恥的學術權力霸占侵吞了。

還有,透過大數據分析,把國內高校要求科學研究人員拿專案發論文的數量和教師群體進行對應,就會發現一個死結──絕大多數教師是沒機會的。

這本就是製度設計不公吧? !何況在操作層面,則是無恥的學術權力腐敗。

在這種環境下,如果宋凱是正派人,他拿不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難道不是正常的事嗎?

在國外讀過書就牛逼了?你又不能變性做學術四姨太,也不能天天酒林肉池中服務好某些權威,不能把學術潛規則玩得倍兒溜,咋就不能承擔降級降級降薪呢?

我看透了這種學術環境,所以,我給身邊的青椒建議是,別夢想成大師,好好活著比啥都重要。

別以為你是失敗者,看看草台班子上那些蠢貨,真能有科學發明的,真能寫出好文章的,又有幾個?

很多不特麼都是搶的偷的騙的嗎?這個事實,如果我們不能假裝看不見

看清這種真相,還在為掉進這些人造陷阱而痛苦,甚至自殺,這不就是蠢事嗎?

在這起新聞後面的評論區隨處可見」救救苦逼的一線老師「這樣的呼聲,有很多人在詬病」非升即走「的製度設計。

對此,我個人認為,人活著,就是要受苦的,也得受制度約束的。

但,得有前提,不被學術權力腐敗捆綁,而是在市場公平下競爭下,讓人願賭服輸。

宋凱自殺了,鬧出輿情了,學校搞那麼多文字遊戲,這種生態太令人寒心了。

這種冷漠和虛偽,不就是這個領域存在權力腐敗和學術交易的最佳說明嗎?

有人一定會說,年輕博士總歸有人拿不到計畫評不得職稱呀,這怎麼辦?

不應該這樣嗎?說穿了,如果宋凱沒能憑真本事拿到科研項目,他被降職降級降薪,不就是很正常正當的事嗎?

宋凱自殺,是令人同情,但也讓人失望。

從個人角度,如此不珍惜生命,不去擁抱強大的市場,死在這種制度環境下,不值得。

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

從公域講,學閥壟斷,學術腐敗,學界資源不公,學術權力掠奪,才是真正的禍國殃民。

這種學術環境一時難以改變,而我們人生又沒有垃圾時間,那麼,放下難道不好嗎?投奔市場不好嗎?

宋凱自殺,讓我最失望的,還是面對學術人格淪喪和學術腐敗交易,這些睜眼看過世界的年輕人,還醒不來,還抱著希望去陪葬。

這樣死,不值得。

華客|新聞與歷史:南林大副教授自殺,廉價的同情和憤怒毫無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