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武王伐紂,比你知道的黑暗10000倍

01

在伐紂之前,周文王曾討伐了黎國。

這個黎國在哪裡呢?

在山西省黎城縣,和殷都安陽隔著太行山相望。

這已經是飛龍騎臉了,明眼人都知道西周的下一步就是攻商了,但這時紂王做了什麼呢?

他啥也沒做。

因為他根本不信姬昌會打他。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於王。曰:「天子!天既諫我殷命。格人元龜,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

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

武王伐紂,比你知道的黑暗10000倍

祖伊反曰:“嗚呼!乃罪多,參在上,乃能責命於天?殷之即喪,指乃功,不無戮於爾邦!”

那麼,面對直接攻擊殷商背部的西周,為什麼紂王採取了一種「我們很好,我跟西伯昌關係很好,沒有人比我更懂黎國」的姿態呢?

以前我不懂,只是單純地以為紂王心大,後來清華簡出來之後,才琢磨過來是怎麼回事。

武王伐紂,比你知道的黑暗10000倍

清華簡,戰國中晚期文物

02

在《清華簡》中,有一篇名為《耆夜》,講述的是伐黎之後週人舉辦慶功宴的盛況,《耆夜》開篇是這樣說的:

武王八年,徵伐耆,大戡之,還,乃飲至於文太室。畢公高為客,召公保奭為介,周公叔旦為主,辛公甲為位,作策逸為東堂之客,呂尚父命為司正,監飲酒。

這次飲宴上出現了幾個人,都是周初大名鼎鼎的人,包括畢公高,召公奭,周公旦,辛公甲,作策逸,呂尚

但在這群人裡,出現了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人物——辛甲。

這是個什麼人呢?

在《史記》裡,你大概只能找到辛甲的這條事蹟:

西伯曰文王,遵後稷、公劉之業,則古公、公季之法,篤仁,敬老,慈少。禮下賢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歸之。伯夷、叔齊在孤竹,聞西伯善養老,盍往歸之。太顛、閔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歸之。

我們只知道這是一個文王時期就加入了西周陣營的人。

在《漢書·藝文志》中,則出現了另一則記載:

《辛甲》二十九篇。紂臣,七十五諫而去,週封之。

辛甲是紂王的大臣,曾屢次勸諫王,但政治上受到打擊之後,投靠了周。

在滅商之後,辛甲也參與了周公旦東徵商奄的戰爭,甚至是周公東徵主要戰略的製定者:

周公旦已勝殷,將攻商蓋。辛公甲曰:「大難攻,小易服。不如服眾小以劫大。」乃攻九夷而商蓋服矣。

——《韓非子·說林上》

辛甲為周公所製定的團結東夷小國、攻略東夷大國的戰略,事實上瓦解了商王朝與國最後的抵抗。

可見這位辛甲,在西周很可能是作為謀主存在的,本身很有計謀,同時還曾經是商王朝的高級管理人員,這樣的人加入周,為週謀攻黎,甚至在滅商之戰中也出了很大的力。

03

除了辛甲之外還有兩個人,在周伐商的戰爭中扮演的角色也頗令人玩味:

昔週之將興也,有士二人,處於孤竹,曰伯夷、叔齊。二人相謂曰:「吾聞西方有偏伯焉,似將有道者,今吾奚為處乎此哉?」二子西行如周,至於岐陽,則文王已歿矣。武王即位,觀周德,則王使叔旦就膠鬲於次四內,而與之盟曰:「加富三等,就官一列。」為三書,同辭,血之以牲,埋一於四內,皆以一歸。又使保召公就微子開於共頭之下,而與之盟曰:「世為長侯,守殷常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諸。」為三書,同辭,血之以牲,埋一於共頭之下,皆以一歸。

這裡頭,伯夷叔齊見到了周王室和膠鬲、微子啟的兩場盟誓,對膠鬲許以」加福三等,就官一列“,對微子啟許以”世為長侯,守殷常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諸「。

那麼這個膠鬲是誰呢?

周有玉版,紂令膠鬲索之,文王不予;費仲來求,因予之。是膠鬲賢而費仲無道也。

——《韓非子‧喻老》

費仲是商紂王的近臣,可見膠鬲也是紂王的近臣。

孟子曰: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間,膠鬲舉於魚鹽之中。

可見膠鬲應來自東部沿海,可能是東夷出身。

這樣一個紂王近臣,已經跟周王朝接上頭了,周王朝許以高官厚祿,這是不是耐人尋味?

04

再看後面的紀錄:

武王至鮪水,殷使膠鬲候週師,武王見之。膠鬲曰:「西伯將何之?無欺我也!」武王曰:「不子欺,將之殷也。」膠鬲曰:「曷至?」武王曰:「將以甲子至殷郊,子以是報矣! 」膠鬲行。天雨,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輟學。軍師皆諫:「卒病,請休之。」武王曰:「吾已令膠鬲以甲子之期報其主矣,今甲子不至,是令膠鬲不信也。膠鬲不信也,其主必殺之。 吾疾行,以救膠鬲之死也。至殷,因戰,大克之。

——《呂氏春秋·貴因》

在武王伐紂的路上,膠鬲早早就來求見,武王直接告訴他,我要去伐紂,甲子日到。

膠鬲走了之後,天降大雨,武王為了不耽誤和膠鬲說的甲子日這個日期,輕裝倍道而行。

終於在甲子日到了牧野之後,一戰克商。

這段記錄裡,你可以用兩個讀法來讀,第一個讀法,膠鬲是商紂王派出的,武王告訴他自己的軍事機密,膠鬲回去復命,武王遇雨之後,因為仁厚之心,怕膠鬲因欺君被殺,於是加速行軍。

第二種是膠鬲的」主「不是商紂王,而是殷商貴族,這裡膠鬲是殷商內應和西周的信使,串聯消息,約定發動戰爭的時間,共同消滅紂王。

你覺得哪個解釋比較接近」理性「?

假如我們把膠鬲在周和周人暗通款曲的情節一起考慮上,這裡是不是第二種解釋比較合理?

還有一個人,是商容:

商容嘗執羽、籥,馮於馬徒,欲以伐紂而不能,遂去,伏於太行。

——《韓詩外傳》

商容也是商王朝高級貴族,他直接逃出殷都,自己在太行山建立根據地伐紂。

05

綜上,在商王朝末年,武王伐紂之前,商王朝的貴族、臣子們早就跟西周穿一條褲子了。

辛甲加入了周王朝成為高級智囊,膠鬲、微子啟潛伏朝內隨時反正,商容太行練兵準備支援,他們都有美好的前途。

什麼紂王,不過是案板上的肉而已嘛。

武王伐紂,比你知道的黑暗10000倍

你是紂王你慌不慌,反正我估計嚇死了,滿朝都是反賊,大臣皆可殺。

然而殺並沒有效果,你看,我都把王叔比幹殺了,結果太師、少師直接反水逃到週去了,要怎麼搞嘛。

所謂伐紂,不過就是商王朝貴族們聯絡了外族打手除掉棘手的紂王而已,他們打算在除掉紂王之後馬照跑、舞照跳、繼續砍人牲玩。

但沒想到的是,西周如此能打,當然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華客|新聞與歷史:武王伐紂,比你知道的黑暗10000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