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國官場,美女官員越來越多

01

今天說一個敏感的話題:美女官員(主要指美女領導幹部)。

美女官員之所以成為問題,是因為這些年來美女官員越來越多。

也許你會說,美女官員越來越多有啥不好?為何你說還能成為問題?

你別急,且聽我慢慢道來。

這些年,隨著理論上對美女稱謂的泛化,不知你發現沒有,上鏡頭的美女官員越來越多。一個個水靈靈、支楞楞楞,機關大院如「桃花盛開的地方」。

自從去年淄博燒烤熱以來,各地選拔文旅部門美女局長上陣,把一個好端端的經濟恢復,弄成了一個各地美女局長顏值大比拼。

有人會說,美女多了,至少可以說明幾個問題,一是人們生活水準提高了,人的外表越來越漂亮了。二是相關部門審美觀念增強了,選材任賢開始注重人的外貌。

這怎能成為問題?

我告訴你,不僅是問題,而且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alauae__000.webp

前期相關部門陸續公佈了十多名美女官員被繩之以法的案例視頻,不信你找來看看,那些窈窕女子,個個像賈府的“十二金釵”,個頂個的漂亮。 (部分截圖如下)

alauae__001.webp

alauae__002.webp

alauae__003.webp

alauae__004.webp

這讓我忽然想起,是不是我們現在選官員開始注重外貌外在形象了?特別是女性官員。

02

已經很久了,我發現一個規律,但凡文化幹部、宣傳幹部,女性幹部佔的比例不小。特別是有幾分姿色的女幹部,更是佔高比例,而在一些基層市縣,文化宣傳部門幾乎多為女性部長、女性局長。且多為美女。

當一種情況成為普遍現象時,自然會讓人們產生一些疑慮。那就是美女官員為什麼會越來越多?

為什麼越來越多?原因沒有別的,首先是觀念思想之變。不是人們的美感發生了重大提升,而是對顏值的看法已經越來越「物化」了。這跟市場、跟資本關係極大。

當一個人的形像也進入價值價格判斷時,以貌取人便成為一種常態。我從來不否認相關部門在選拔幹部時,當幹部德才處於同等位置時,那些長相或英俊挺拔、或姿色一流的美女俊男會佔盡風頭。

但是,在選賢任能時,如果出於審美偏好,把人的相貌放在第一位,而把德才表現等標準放在從屬位置,那就不對了。

對此,我們不能不產生一種擔憂:這樣選出來的幹部是否真正對黨和人民有足夠的忠誠。

例如前邊說到的那些被繩之以法的美女官員,我敢說,她們對黨和人民缺乏的就是忠誠。她們忠誠的,是權是錢是她們的兒女,以權謀私、以色換權,所以她們表現得無比貪婪。

有個規律,每個美女官員倒下,必然有幾個或一批男人同時中槍。如此“奇觀”,成為反腐敗鬥爭中一個帶有規律性的現象。

自從實施市場經濟以來,隨著文化的多元化,許多幹部在貪圖享樂、追求驕奢淫逸的腐朽生活上,已經漸漸遠離了共產黨人的底線,而且越滑越遠。過去都是男人犯這些錯誤,現在女人也難耐寂寞。其中一個重要表現,便是對「色」這個道德底線的無限放縱。

不信你看那些被抓到的貪官污吏,哪一個沒有一本貪色的明細帳。

而那些被抓獲的女貪官,隨著繳獲的白花花的銀子,哪一個沒有以色換權換財的下流故事。

很多人說,她們的判決,沒有關於那些問題的細節,如果公佈了,絕對超過三級片。這一點,我堅信不疑。

我從來不反對那些「德才貌」俱佳的女幹部被提拔到關鍵崗位上,她們不僅因為全心全意為人民的精神深受群眾喜愛,而且成為我們幹部隊伍素質高的標誌,這的確確是在給我們的國家和政府長臉呢。

但我們也確實不能因此而否認,有些女官員水平實在不敢恭維,而在幹部選拔時很可能就因為一個好臉蛋好相貌而佔了大便宜,得了高分,從而脫穎而出。因為時代不同了,我們某些管提拔幹部的幹部,在選人用人時看相貌的情況多了!

因為注重以貌取人,當把相貌看得高過其它標準時,美女官員豈不自然多了起來嗎? !

alauae__005.webp

03

注重相貌,查查歷史,不是沒有,北宋就是這樣。在提拔朝廷官員時,除了德、才之外,特別提出外貌問題,德才貌三條,外加一個必須會寫一手流利的館閣體書法。

那時稱外貌為“容”,容顏不夠,休想入朝為官。

所以,北宋的官員,便出現一種情況,但凡那些大奸臣、大貪官,比如高俅、秦檜、蔡京、童貫等一代頂級奸相,包括歷史上被官府和百姓公認的壞蛋級別的高官朱勔、蔡攸、梁師成、李彥、李邦彥等等,一個個都是壞透了的傢伙,他們在謀害忠良、坑害百姓、出賣國家方面,都是一等一的壞人。

但是,歷史也都同時記載分明,這些一大批被稱為壞蛋的傢伙,一個個長得英俊挺拔,威武英豪,相貌堂堂,五官端正,按照今天電影導演的選人標準,那都是標準的正面人物角色。

但是實際人呢?卻是壞事做盡、內心陰損的超級蛀蟲。所以從北宋以後,以貌取人,成為慘痛的歷史教訓。

今天我們選拔女幹部注重相貌,與北宋那些要求固然有本質不同,但標準出現偏差,這個做法是同樣錯誤的。

alauae__006.webp

不可否認,這些年因為市場,因為資本,因為思想觀念變化,導緻美女幹部有點成為選人用人的“績優股”“潛力股”,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罷,都是大家看得見經歷過的事實。不用多說,大家都懂。

反正我看過不少宣傳幹部,美女份額越來越高。說句不中聽的話,其能力平平,話都說不好,卻在那兒分管意識形態。在這支隊伍裡,相貌精緻的幹部,特別是女幹部,真是太多了。

大膽地建議一句,管提拔幹部的幹部一定要三思了。你們手中掌握的權力不小、責任更大!你們的工作不論多麼神秘,畢竟都是黨的工作!

我有責任將這只會不便言傳的發現傳遞給你們,廣大群眾對這個問題有不少意見哩,廣大共產黨員也是覺得很擔心哩!

眼下,有些人或許說我這樣的觀念不趕趟、太過時,但是我也反駁一句,社會再怎麼接軌,也不能接到紐約華盛頓那邊去;文化再發展,也不能放棄我們堅守了幾千年的道德標準。

當西風東漸,接軌風呈一時之盛時,我們毫不誇張地說,連女人的「顏值」都已經被「物化」和賦予商品屬性了。

這一步一走出,或者顏色相貌被打上價值和價格的時候,有些女性憑一個臉蛋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一批寄生蟲便也就應運而生了。

老實說,這種對女性的物化,包含的也是對女性的極大不尊重,很不尊重!

alauae__007.webp

04

我的這種觀點,我曾經在一些大的會議上公開表達,結果有些女官員說我太冤枉她們了。

你猜她們為何這麼說?她們說,那些管錢管物有實權的位子都給別人了,我們撈不著,沒辦法了,只有管管文化、管管宣傳了,唱個戲弄個節目之類的。如此一來,她們還覺得虧得不行。

聽這話,我更覺得驚訝,這就從根本上大大曲解了這些崗位。文化、宣傳是做什麼的?是為人塑造靈魂的,是管理人們靈魂的。結果她們卻以錢和物的實權多寡來衡量這個崗位,我禁不住對某些官員的內心世界多麼糟糕而更加憂慮和羞愧。這可怎麼辦呢?哎呀呀!

想一想,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完全不是這樣,德才智體能,永遠都是把德才放在第一位。

特別是分管意識形態領導工作的幹部,毛主席看得特別重要,選什麼人呢?選大哲學家、大理論家、大思想家擔任其職。管你什麼顏值不顏值的,立場站在黨和人民一邊,站在馬克思主義一邊,是最根本的東西。他老人家堅決反對以貌取人。

那時候根本就沒有什麼美女局長這個概念。管宣傳,不僅要求學富五車、德才兼備,道德文章世人尊崇。

以才服人者恆久,以貌取人者短如曇花。我們可不能把毛主席留給我們的好作風、好經驗忘卻了。

alauae__008.webp

我們管幹部的部門,你可別嫌我這話難聽,現在幹部隊伍,特別是對女幹部,以貌取人似乎已經非常普遍了。

寫到這兒,突然想到一首歌唱的:

我們的「機關」像花園,花園的」花朵「真鮮豔…

但是,機關畢竟是機關啊,是要幹活的,是要替黨委當參謀的,是要考慮大事的,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光圖養眼那可不行,光看「花兒多鮮豔」更不行。 「花瓶」是拿來點綴家室偶爾供人觀賞的,不是隨便可以拿來當「幹部」用的。

話說回來,如果你選的美女官員要么成了“糖衣砲彈”,要么成了貪婪無比的寄生蟲,那可就更加危險了,那是在貽誤黨和國家大事!

我這樣一種擔心,是一個老共產黨員對家國大事的耿耿丹心,是一個跟著我們黨乾了一輩子革命的老戰士對我們未來的擔心。

但願不會被誰戴上什麼「只看陰暗面」、「散播負能量」、「造謠誹謗、製造對立」之類的帽子。如果那樣,問題還在,還說不得,那對事業就非常非常不利了。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國官場,美女官員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