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以色列駐華大使:巴勒斯坦建國沒有免費通行證

以色列駐華大使:巴勒斯坦建國沒有免費通行證

以色列駐華大使潘綺瑞

一些美國校園示威學生團體在請願清單中添加了新要求。過去幾個月,他們一直在抗議,而不是完成作業或參加講座,現在要求取消考試,並要求獲得及格的分數。

學生們的這項要求似乎與他們聲援的巴勒斯坦人沒什麼關係。但事實上,學生們很難更好地證明當下呼籲承認巴勒斯坦國背後的錯誤邏輯了。

如果以巴勒斯坦事業的名義,一名學生就可以獲得資格擔當一名律師、醫生或工程師– 而無需進行必要的學習或達到任何專業標準– 那麼國際社會為什麼不把國家這個名頭授予一個遠遠達不到國家地位要求的實體呢?

國際法規定的國家地位標準很明確,理由也很充分。國家地位不是一項稀鬆平常的獎勵,而是一整套的責任。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遠遠達不到其中的許多要求,最重要的是有效政府這項關鍵要求。在約旦河西岸,其權力有限且基本上無效。而在被恐怖組織哈馬斯奪取控制權的加薩走廊更是如此。

 

除了無法滿足國際法基本要求外,呼籲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也違背了他們尋求依據的協議。為鞏固建國主張,支持者們指出了建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協議賦予的權力和責任,但卻忽略了該權力機構所藐視的諸多義務。其中包括防止恐怖主義和煽動行為的基本承諾。他們也無視這些協議中明確禁止的任何單方面改變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現狀的企圖。

對某些人來說,承認一個巴勒斯坦國的解決方案既經濟划算又即時。它不需要國際社會或巴勒斯坦領導人投入太多。但簡簡單單地承認一個國家本身並不能完成建立國家所需的任何艱苦工作。就巴勒斯坦而言,這既無助於為一個已進入其四年任期的第十九年的政府帶來民主。它不會在一個繼續推行「有償殺人」的令人髮指的政策、為恐怖分子的暴行提供經濟獎勵的體系中加強執法;也無助於用提倡卓越而不是殉道​​的教育系統來取代充斥著暴力灌輸的學校系統。

在巴勒斯坦國存在這一問題上盲目地固執己見,也無助於解決任何需要透過談判實現穩定和平的實際問題,包括邊界、難民和安全措施。相反,它只會發出這樣一個訊息:暴力和不讓步會得到回報,並使巴勒斯坦領導人更不可能找到迄今為止一直迴避的妥協意願。

那些指望承認行為能推進和平前景的人應聽取巴勒斯坦領導本身的意見。巴勒斯坦領導階層明確表示過,它認為承認巴勒斯坦國不是結束衝突的手段,而是作為推動衝突解決的工具。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2011 年在《紐約時報》評論中明確闡述了他的策略。他敦促國際社會認可巴勒斯坦作為一個國家加入聯合國,但他並不認為這將有助於帶來和平、民主或善政。相反,他希望這將“為衝突國際化鋪平道路,使其成為一個法律問題,而不僅僅是一個政治問題。”

如果承認國家地位會給巴勒斯坦人傳遞災難性的錯誤訊息,即暴力,而非艱苦努力,才是前進的道路,那麼向以色列人民傳遞的訊息也將同樣是悲劇性的。去年10 月7 日,哈馬斯從以色列在國際社會鼓勵下撤出的地區發動了難以形容的暴行。如果回應是獎勵哈馬斯的恐怖行徑而不是支持以色列的防禦,那麼很難想像未來那些鼓勵以色列為和平冒險的國際保證還有多少可信度。

大學生需要明白,取得任何有價值的成就都沒有免費的通行證。國際社會應該去告訴巴勒斯坦領導人同樣的道理。

華客|新聞與歷史:以色列駐華大使:巴勒斯坦建國沒有免費通行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