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牆內自媒體正解局文章:最近,柬埔寨啟動了366億美元(人民幣2,646億元)基礎建設計畫。

外媒報道,中國與日本,將是有力的競爭者?

2646億元大項目,誰能搶到?

柬埔寨,2023年GDP約332億美元。

別看經濟體量不大,柬埔寨卻是東南亞地區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

2023年,柬埔寨GDP年增5.6%,2024年增幅預計將達6.6%。

從數據上看,柬埔寨今年開局不錯。

今年前2個月,柬埔寨對外貿易額達81.2億美元,年增19.2%,吸引了13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年增了500%以上。

柬埔寨發展潛力巨大,卻被落後的基礎設施嚴重掣肘。

柬埔寨境內水資源豐富,河流眾多,​​可惜的是,境內的幾大河流並不連通。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柬埔寨曆年GDP

這就造成,雖然湄公河(發源自中國的瀾滄江)流經柬埔寨境內,但是,柬埔寨的大部分貨物只能藉道湄公河下游即越南轉港出海。

這不僅推高了物流成本和時間,還得仰越南鼻息,受制於人。

為此,柬埔寨推出了德崇富南運河計畫。

德崇富南運河長約180公里,計劃將柬埔寨首都金邊的內河港與該國唯一的深水海港西哈努克港和沿海省份貢布的新港口直接相連。

建成通航後,柬埔寨將實現從湄公河直通大海,運河途經四省,打通洞裡薩湖、湄公河、洞裡巴薩克河這幾大重要河流水域。

按照柬埔寨首相洪瑪奈的說法,屆時——

柬埔寨人終於可以用自己的鼻子呼吸了。

水運不暢,柬埔寨的公路運輸也不大方便。

就拿高速公路來說,直到2022年10月,柬埔寨的第一條高速公路才正式通車。

這條高速,直接將金邊至西哈努克港的車程由5小時以上縮短至2小時以內。

為了提高高速公路密度,柬埔寨2023年6月動工第二條高速公路,同步規劃第三條高速公路。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柬埔寨第三條高速公路規劃圖

類似的項目,柬埔寨總共規劃了174個。

柬埔寨《2023-2033年運輸與物流系統綜合總體規劃》提出短期、中期和長期願景,列出174個基礎建設發展項目,包括94個道路項目、8個鐵路項目、23個內陸運河項目、20個海運項目、10個航空運輸項目、15個物流項目。

174個項目,需要投入366億美元(2,646億元)資金。

對年財政收入不到60億美元的柬埔寨來說,確實是大手筆。

2646億元的項目,絕對是一個大蛋糕。

在外媒看來,全球範圍內,能接手的只有中國和日本。

主要原因是,這個蛋糕,不是想吃就能吃的。

至少要符合3大條件:

一是要有錢。

柬埔寨雖然準備為基建設施項目提供資金,但是受限於財力,掏不出足夠的錢。

這就需要與海外企業合作建造或開發。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柬埔寨首都金邊

意思是,想吃蛋糕,既要出力還要出錢。

二是要有能力,要有強大的基礎建設能力。

第三是要有關係密切,最好是有合作經驗,知根知底。

這樣一篩選,基本上就剩下同為柬埔寨「全面策略夥伴關係」的中國、日本。

與日本相比,中國的優勢更大一些。

一方面,中國是柬埔寨最大的貿易夥伴。

2023年,柬埔寨國際貿易額達468億美元。

其中,中國近148億美元,佔了四分之一,是日本的6倍。

另一方面,中國還是柬埔寨最大的外資來源國。

2023年,柬埔寨發展理事會累計批准268個投資項目,投資額約49.2億美元,來自中國的投資佔柬埔寨總投資額的66%。

今年前2個月,中國依舊維持柬埔寨最大外資來源國地位,中國對柬投資達5.45億美元,佔外國直接投資的39%。

綜合來看,在與柬埔寨的經貿密切程度上,中國強於日本。

特別是在基礎建設上,中國與柬埔寨已有多個成功合作的案例。

早在2013年,由中國提供優惠資金支持的金邊港新建貨櫃碼頭工程竣工,是柬埔寨境內最大的河運碼頭之一。

2023年10月,柬埔寨暹粒吳哥國際機場正式通航。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柬埔寨暹粒吳哥國際機場

該機場由中國雲投集團牽頭投資,雲南省建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負責建設,雲南航空產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負責運營,是中資企業在海外以BOT模式(建設—經營—轉讓)實施的第一座國際機場。

柬埔寨第一條高速公路—金港高速公路,也是由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中國路橋)以「建造-營運-移交」模式投資的項目。

2646億元的項目,中國當仁不讓。

如上文分析,參與柬埔寨的項目,既要出力還要出錢。

柬埔寨2646億元的項目,可視為海外基礎建設項目的縮影。

對中國企業來說,出海既有機遇,更有挑戰。

先說挑戰。

海外國家發展水準、營商環境、政局穩定等有較大差異,疊加大國博弈、地緣政治衝突等外部環境,中國企業出海面臨多重風險。

例如「德崇扶南運河」項目,就引起了越南政府的異議。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紅色線條為擬建的德崇富南運河

柬埔寨政府宣布與中國企業合作興建「德崇扶南運河」計畫後,美國又指手畫腳。

根據彭博社報道,美國無端揣測這條運河可能被用來加強中國在柬埔寨的所謂軍事存在,對越南等地區鄰國構成潛在的安全威脅。

雖然這些「軍事目的論」、「環境破壞論」毫無根據、純屬污衊,卻也對中國企業出海帶來負面輿論影響。

在商言商。

中國出海投資、建設項目,還要考慮收益與風險。

基礎建設項目的一大特點是投資大、回報週期長,也無形中放大了風險。

以上風險,中國企業出海不可不察。

再說機會。

一方面,海外基建計畫為中國企業創造了更大的市場。

中國企業在海外承包基建工程,能夠拉動水泥、玻璃、陶瓷磚、塗料等「四項建材」出口。

從「四項建材」出口目的地看,2019-2021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佔比不到60%,2022年至2023年,佔比已攀升至65%。

可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四項建材」出口金額走勢

二是打通東南亞交通,服務國內國際雙循環。

中國幫助柬埔寨改善國內交通,也有利於中國國際貿易。

以德崇扶南運河為例,建成通航後,為中國雲南、西藏等內陸省份透過瀾滄江實現貨運出海提供了新的可能。

再例如“汎亞鐵路”,一旦全面建成,中國的內陸省份西下印度洋、西進中東、北非、西歐等國家,可以縮短3000公里的路程,大大降低運輸的時間和費用。

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

汎亞鐵路

這一切,都有賴於柬埔寨國內交通的提升與改善。

從現實情況來看,國內房建市場轉入存量時代,產業競爭進一步加劇,基建企業生存壓力大。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潛在市場,成為國內基建企業破局的關鍵。

這才有了「不出海,就出局」的說法。

投資大師查理‧芒格說:

釣魚的第一條規則是,在有魚的地方釣魚。釣魚的第二條規則是,記住第一條規則。

中國企業出海,去有魚的地方!

華客|新聞與歷史:價值366億美金,中國和日本爭搶這張大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