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

前段時間,一篇名為《我妻之死》的文章,把加拿大醫療體系中的看病難,確診難,治療難,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身為一個多年的醫務工作者,家裡也有親人經歷過癌症手術,放療,化療等一系列治療,我只能以自己的親身經驗和所見所聞來說,加拿大實施的是分級醫療體系,不同的病症,優先度不同,真的遇到性命攸關的大病,其實還是很快的,不管是各項檢查,住院,手術排期都能一路綠燈,效率其實一點都不低。

但是如果遇到感冒發燒,頭痛腦熱,四肢五官發炎這種雖然不致命,但是卻很磨人的病痛,的確是會出現一拖再拖還看不上醫生的情況,最後要么是身體給力,自行康復,要嘛就是從小病拖成大病,獲得優先治療體驗卡一張。

於是有不少人把這些問題歸咎到免費醫療上面,覺得是因為所有人都混在一個鍋裡吃大鍋飯,所以才會排隊排到地老天荒,如果有私人醫院,私人診所,拿錢辦事,就能做到在經濟層面進行分流。

有錢人去私立醫院,自費用頂級醫療資源續命,而把公立醫院留給窮人,也能減輕一下醫院的排隊壓力。

這話聽起來似乎的確有那麼幾分道理,不過其實加拿大並不是所有醫療都是公立和免費的,如果上網查一查,會發現其實私立的診所遍地都是,除了最普遍的牙醫,眼科,物理治療,還有醫學美容,整形外科,不孕不育,試管嬰兒,也都是私立診所的天下,一些私人診所的醫生,不僅能給病人做診斷和治療,還能租用醫院的手術室進行全身麻醉的手術。

當然,他們的收費也同樣不菲,少則幾千,上不封頂。

那麼這樣的重金求醫,到底是不是物有所值呢?

下面就讓我們來講幾個加拿大私人診所的奇葩事兒,如果要概括下來,那就是:

妙齡女挺大肚為孩尋父,九旬翁確認親爹全靠猜。

華裔菁英為總理續香火,黃粱夢醒絕望赴黃泉。

毛孩子尋根問祖找太奶,卻發現美女主人才是一隻狗。

都道是基因檢測不說謊,原來大怨種卻是我自己。

這第一個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名叫Viaguard Acc-Mertics私人診所,總部位於多倫多市區黃金地帶,下面我們就將它簡稱為診所V。

根據官網上的介紹,診所V創建於2000年,是全加拿大最大、最專業的私立檢測機構,主要針對的是DNA的遺傳基因測試。

診所擁有現在國際上最先進的DNA檢測技術,不僅能做親子鑑定,還能往上追溯三代的直系和旁系親屬關係。

而最屌的是,他們還擁有一種叫做「孕期親子檢測」的高科技,能在孩子還是胎兒階段就鎖定是誰是親爹。

這事聽起來似乎有點無厘頭,就算你抓不到是哪頭牛犁的地,難道也不知道是誰播的種?

結果還真有不少因為公攤面積管理混亂,而無法確認經手人的,這就比較尷尬了,萬一以為播種的是茄子,結果最後結了個西瓜,那該咋整?

其實針對胎兒的親子測試,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出現了,不過那時候必須要透過抽取羊水進行檢測,不僅會對孕婦身體帶來痛苦,也會對胎兒有風險,嚴重時甚至會引起流產。

但這個診所V卻宣傳說,他們採用的一種全新高科技技術,能夠在懷孕13週後,透過提取孕婦血液中的胎兒DNA來進行分析和比對,僅需幾滴血,就能幫腹中孩子找出親爹,準確率百分之百!

因為考慮到需要做這種檢測的人,大多會感覺難以啟齒,不願來診所拋頭露面,所以診所V還非常貼心的推出了可以居家採樣的套餐,裡麵包括了試管,密封袋,採血針等工具,客服只需把血液樣本寄回V診所就行了,主打一個無痛和保密。

宣傳裡也特別提出,只需要女方提供血樣,男方如果能提供口腔內的棉籤拭子樣本當然最好,如果不行,幾根頭髮,甚至是嚼過的口香糖都可以。

可謂方方面面都給客戶想到了,簡直不要太貼心。

不過給出價格也是溫柔的一刀:根據男方數量的多少,最低一千起跳,上不封頂。

這種“給娃找爹”的檢測,在加拿大屬於“非必要類醫學檢驗”,不僅是全民醫保不報,絕大多數的保險公司也不會Cover,每一分錢都要顧客實打實的自掏腰包。

但即使這樣,還是有不少人願意付錢,畢竟懷孕這個事又不能按下暫停鍵,鎖定誰是親爹越早越好。

不只是加拿大,還有美國,澳洲,甚至是亞洲的客戶也都選擇將樣本寄過來檢測。

家住在安大略省North Bay的Corale就是其中一員。

2020年,當時才19歲的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在經過短暫的慌亂後,她仔細回憶,發現有兩位男士都可能是經手人,於是給孩子找爹一事迫在眉睫。

她在谷歌搜尋裡輸入“胎兒親子鑑定“,第一個跳出來的結果就是位於多倫多的診所V,打通了網站上的免費諮詢電話後,對方非常專業的問了一大堆問題,隨後表示,她的情況實在是太適合做這個檢測了,二選一找爹簡直就是小菜一碟,由於她還是個學生,診所還非常慷慨的提出可以打八折,居家取樣外加實驗室DNA分析,一共八百塊加幣,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Corale思前想後,最後咬牙下決心付了全額。

幾天后,信箱裡果然收到了診所寄來的全套採樣用品,她按照上面的說明,仔細的將自己的幾滴指尖血擠入了試管中,也取到了兩位喜當爹的DNA樣本。

作為一個遇事不決,先發抖音的新新人類,她把整個取樣的過程拍成了視頻,以記錄自己的這次“為娃尋爹”經歷。

結果兩週後,她收到了診所寄過來結果,上面顯示,喜當爹二號成功中獎,獎品是五個月後領取小嬰兒一個。

儘管得知這個消息也非常震驚,但是二號在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之後,還是決定負起責任,陪著她參加產檢,產前班,還頂著多倫多的高房價買下了一棟小小的獨立屋,裝潢好的嬰兒房,全心全意的迎接小寶寶到來。

幾個月後,Corale生下了一個健康漂亮的女嬰,取名為Harlow。

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

但沒多久,問題就顯現出來了,因為小寶寶的頭髮和眼睛顏色,怎麼看怎麼都跟二號這個當爹的沒半毛錢關係,到後來,就連Corale這個當媽的自己都犯了嘀咕:這孩子,咋怎麼越看越像喜當爹一號?可是一號明明被胎兒親子鑑定給排除了啊!

就這麼糾結了兩三個月,最後她還是沒忍住,給診所V打去了電話,小心翼翼的問:是不是你們把我送過去的樣本給搞混了啊?

結果那邊卻斬釘截鐵的回覆說,肯定不可能搞錯,DNA不會說謊,不過他們還是建議說,如果實在不放心,我們可以給你再做一次親子測試,看在你已經是第二次過來的份上,這次就給你打五折吧,五百塊就搞定!

由於這次孩子已經出生了,所以她乾脆就抱著孩子,拉著二號來到了診所,三人都抽血進行化驗。

結果卻讓二號從“喜當爹”變成了“沒當爹”,孩子跟他不具備任何血緣關係。

覺得被耍了的他當場拂袖而去,原本幾個月後要舉行的婚禮告吹,Corale母女也不得不從房子裡搬出來。

在Corale的強烈要求下,診所V又對先前那個一號和孩子進行了一次DNA親子鑑定,結果這次倒是沒什麼懸念,他才是真的親爹。

可是當她又回過頭把消息告訴一號時,對方卻表示,如果大半年前知道真相,那麼或許兩人還能組建家庭,共同撫養女兒,但是現在時過境遷,他已經有了關係穩定談婚論嫁的女友,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兒,最多也只能做到在經濟上支持,感情上將會注定缺席。

一夜之間突然就從三口之家變成了單親媽媽,Corale自然將一腔怒火都發洩在了診所V上:說好的百分之百正確呢?咋關鍵時候就掉鍊子呢?

可是診所V也翻了臉,91歲的老闆Harvey Tenebaum表示,在一開始簽訂的合約裡就寫得清清楚楚,我們只負責進行檢測和分析,不對樣本提供方出現的失誤負責。

這後一句讓Corale百思不得其解,我到底做錯了啥?

診所大爺說,DNA樣本是特別容易受到污染的,你在收集一號和二號樣本的時候,有沒有做到全程消毒?有沒有在包裝信封的時候嚴格分開,而且每次接觸都洗手和戴口罩?在整個郵寄的過程中,有沒有保持避光,乾燥,且溫度濕度都符合標準?

這一連串的靈魂發問讓Corale更加懵逼:既然要求這麼高,那你們為啥還跟我宣傳說「居家採樣,簡單快捷」?

可是大爺卻指著那些七八十條款中的某一條說:我們也說了自主採樣有風險,同時給了一個讓你免費來診所採樣的選項,你自己不來,怪誰?

Corale看著那些比蚊子腿還小的字體欲哭無淚,感情我眼神還真比不上這個91歲的大爺。

於是大爺非常貼心的給了解決方案:小妹妹你別難過,算我吃個虧,把這幾次檢測的錢都退給你吧,以後你要再過來,我再給你打八折哦!

這下子Corale徹底怒了:你居然還想跟我「下次再來」?

但她卻很快發現自己投訴無門,在加拿大,私立診所進行的DNA檢測,根本就不屬於醫學診療範疇,而是服務性質。診所甚至不需要專門申請相關的執照,更別提對醫生的資歷和儀器設備有硬性規定了。

說穿了就是,此類私人性質的DNA檢測,在加拿大根本無法可依,屬於監管盲區。

而且既然是販賣服務,那麼就一切以合約為準,就算是看上去再不合理,只要雙方簽字畫押那就有效。

無奈之下,Corale成立了一個叫做「診所V受害者小組」的臉書群,號召那些被坑了的人聯合起來,共同進行維權。

結果真的有一個名為John Brennan的美國男子聯絡上了她,這人的故事類似那個喜當爹二號的加強版:

他在2015年的時候,突然被分手好幾個月的前女友,大著肚子找上門,說是他播的種。

儘管掐指一算時間好像有些出入,但是那張來自診所V的胎兒親子鑑定結果卻是白紙黑字,上面顯示樣本的來源是他之前留在前任家中的一把牙刷。

就跟Corale事件中的二號男一樣,John也從此擔負起了父親的責任,不僅很快和女友複合結婚,之後兒子Travis的出生,更是讓他決心要當個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他甚至把兒子的名字刺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誰知幸福生活才剛過了兩年,他就發現妻子出軌,因此提出離婚。

為了得到兒子的監護權,他不惜花費兩萬美元請來了律師打官司,表示房子車子什麼都可以放棄,唯有兒子不行。

但前妻也明顯有備而來,她向法庭申請了另一個機構的親子測試,結果顯示,John其實幫她的出軌對象養了兩年的孩子。

憤怒的John把矛頭指向了之前做測試的診所V,認為是他們的測試結果讓自己當了大怨種,可是同樣也被大爺硬氣的給頂了回來,大爺表示,我們的結果肯定沒錯,你應該去問問你的前妻,是不是偷情的時候,讓那個男人用過你的牙刷!

真的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John最後不只是人財兩空,手臂上兒子名字的刺青更是讓他越看越膈應,於是他找人把Travis改成了代表嘲弄的Travesty,跟當年德普船長把前女友「薇諾娜」的名字紋身,改成了“酒鬼”,異曲同工。

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

只能說,紋身有風險,下手需謹慎。

Corale和John的遭遇,也引起了加拿大國家廣播電台CBC的注意,他們派出了調查團隊,想看看到底是為什麼這個診所V會在親子鑑定上烏龍頻出。

結果他們發現,V診所從2020年底開始陸續降低了「胎兒親子鑑定」的檢測頻率,到2021年,就徹底停止了此類服務。

於是CBC的記者,喬裝成一個客戶,前往診所,點名要做這項測試,結果這次是大爺親自負責接待,在一段由隱藏攝影機拍下的影片中,大爺一個勁的勸說記者把孩子生下來再來做親子鑑定。

在面對「為什麼之前能做而現在不行」的問題是,大爺先是顧左右而言他,後來實在是被問急了,他才終於承認:這個測試根本就不准!

大爺還特別舉例說,他給一個客戶找的孩兒他爹是白人,結果生出來的孩子卻是黑的,實在無法解釋,這才叫停了這項測試,而改用準確率更高的嬰兒取血來做鑑定。

可是幾天后,另一位CBC的記者在診所前攔下了大爺,問出了同樣的問題,而這次他的回答是:這個測試是完美的!準的!肯定不會出錯的!

不過很快就有相關權威人士出來PiaPia打他的老臉:

多倫多分子遺傳學實驗室主任Mohammad Akbari博士說,由於胎盤具有的過濾作用,胎兒DNA能夠進入母體血液,其實是十分微小的,更別提還要提取裡面的遺傳標記位點來進行對比了。

就算是國家級的實驗室,都至少要每次對孕婦取血十毫升,還需要在懷孕中晚期不同時間段取樣三次以上,才能真正的進行實質意義上的親子鑑定,而且準確率也只能達到80%左右。

而V診所所宣傳的僅需幾滴血,就能百分之百找出親爹,只能說是牛皮吹得不要太離譜。

那麼他們的那些檢測報告又是咋回事呢?

曾經在V診所工作過三個月的員工,對記者解開了這個秘密。

這個專門負責電話諮詢的女員工回憶說,她在入職培訓的時候就拿到了好幾頁紙的問題,基本上都是和客戶的身體狀況有關,尤其是她的每月經期的情況,多長時間,間隔多少天等等,可謂事無鉅細。

當然了,還有一個重要訊息,就是她跟那些疑似孩兒他爹的人,是什麼時候進行床上運動的,次數,時間,都要提供出來。

拿到所有的這些資訊之後,就是時候讓大爺來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好吧,所謂真正的技術,就是大爺通過這些日期,憑經驗來猜猜看,到底誰是親爹。

用他的話來說,老朽活了九十多,吃過的鹽比你的飯都多,走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長,就跟老農可以憑出芽的時間反推是什麼時候播種一樣,我猜個親爹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

如果遇到上下半場時間相隔太近,那大爺就只能純靠五五開的幾率來投骰子了,如果有三個四個候選人,在他手裡就更是亂點親爹譜,反正再怎麼著也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幾率,比在賭場裡梭哈一把的贏面大多了。

而且就是猜錯了也沒關係,大爺早就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條條款款中給自己埋下了後手,吧自己的責任摘了個乾乾淨淨。

更何況,當很多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時,女方通常都會擔心傳出去對自己和孩子的名譽有損,所以大多時候都選擇忍氣吞聲,不了了之。

所以儘管加拿大消費者協會收到了六起有關診所V的相關投訴,但是實際受害者很可能是這個數字的幾倍,甚至十幾倍。

前面也說了,私人診所做親子測試,無法可依,所以要以詐騙來刑事起訴大爺,在現階段可行度極低。

而民事法庭索賠排期緩慢,大爺已經是91歲高齡,能不能等到開庭那天都成問題,而在這期間,他依然診所照開,錢照賺。

他算是把這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只能讓人不得不感慨一聲: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

不過大爺的一位華裔大弟子就沒有他這麼幸運了,這個名叫徐凱利(Kyle Tsui)的41歲男子,去年年底在西班牙在被捕,隨後被引渡到美國紐約受審,罪名是欺詐以及電匯詐騙。

這個徐凱利曾經在多倫多大學攻讀過基因工程學博士,畢業後入職上面說到的診所V,職位是“質檢經理”,負責監管職員從顧客那裡收集和處理樣本,並把結果向大爺進行匯報。

身為這樣的親傳大弟子,他自然是把大爺檢驗結果全靠猜的技術,學了個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2018年,徐離開了診所V,前往美國紐約州,註冊了一間公司,對外宣傳可以用幾根頭髮,檢驗出高達800多種不同食物和接觸物品的過敏反應。

可能大家看到這裡也明白了,用幾根頭髮測過敏,和大爺的幾滴血找親爹一樣,都是換湯不換藥的騙局,而他也全盤照搬了大爺郵寄檢測的方式,在網上售賣取樣檢測包,每份從26到79美元不等。

由於價格不貴,再加上的確有無數人每天都受著千奇百怪的過敏折磨,所以徐凱利的公司從成立開始,幾乎每週都要收到大約四千五百個頭髮樣本,而他收到這些樣本後會直接丟入垃圾桶,然後僱幾個打字手速快的員工,啪啪啪在報告單上胡亂打上一堆數值,再從幾百個過敏原中隨機挑選幾個常見的填進去,就算是檢驗完成了,半分鐘都用不了。

根據警方估算,他前後總共從8.8萬人手中,騙了近六百萬美元。

可是過敏這種事情,嚴重的時候是會引起呼吸道水腫,甚至死人的!徐凱利的這種做法不僅是唯利是圖,而且還草菅人命,所以沒多久就東窗事發,而他自己也捲款逃亡西班牙,最後在那邊落網。

徐的這個過敏原公司到底有沒有真的出過人命,警方並沒有對外公佈,但是如果把時間倒推到2014年,還真的有人因為徐凱利的行為而人生盡毀,走上絕路。

那是CTV電視台的一款早間節目上,徐凱利和一個中年男子一起出鏡,對外宣稱說:加拿大的傳奇總理Diefenbaker有後了!身邊的這個大叔,就是他的私生子!

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

可能說起這個迪芬貝克,很多中國觀眾會感覺比較陌生,不過他在1961年的時候,在議會力排眾議,打破了持續多年的貿易禁運,將大量的小麥以人道物資的方式,出口到了正處於飢荒困難時期的中國,拯救了無數條人命。

迪芬貝克與1979年去世,享年83歲,一輩子無兒無女,和夫人一起合葬在薩斯卡通。

結果誰知三十多年後,一個名叫George Dryden的男子,自稱是迪芬貝克的兒子,而幫他尋親的,正是這個徐凱利。

根據徐凱利在電視訪談上的說法,他是透過迪芬貝克故居一把梳子上的頭髮和George的DNA比對成功,確認了二人的父子關係,而George也回憶說,母親在去世前曾經提到過,自己年輕時曾經跟總理有過一面之緣。

再加上他的外表的確和迪芬貝克有幾分相似,因此覺得肯定是親爹無疑。

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

已故傳奇總理居然有後,這事很快就登上了加拿大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徐凱利也跟著狠狠的刷了一通存在感。

不過也有人提出質疑說,根據年齡和時間推斷,George母親懷上他的時候,迪芬貝克已經是78歲高齡了,難道真的有人能如此老當益壯。

而徐凱利則堅稱自己的檢測結果無誤,而且還又一口氣又找到了迪芬貝克的另外兩個私生子,他倆都是當年迪芬貝克家裡管家婆的兒子,徐凱利也是根據同樣的頭髮比對,確認了他們也是總理播下的種。

突然間成批的出現總理後人,這讓迪芬貝克的其他親戚朋友終於坐不住了,不久後,故居的管理人出來澄清說,他從未給過徐凱利頭髮進行化驗。

為了為已故總理證明清白,他們捐獻出了他真正的一縷頭髮,給另一間專業實驗室進行檢測,結果是,這些頭髮上的毛囊早已乾枯壞死,無法提取任何有用的DNA。

而更離譜的是,後來George還跟那兩個據說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們做過DNA比對,發現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

既然兄弟都不是親兄弟,那麼親爹的可能性也就很低了。

面對鋪天蓋地的質疑,徐凱利堅稱自己的操作沒問題,還暗示說是George故意給了不實資訊和樣本,誤導了他。

被甩鍋的George,於是被看成是個沽名釣譽的騙子,還被媒體冠以Diefenbaby的綽號,各種諷刺笑話,漫畫層出不窮。

尋親未成卻尋成了笑柄,這給George帶來了巨大的打擊,整個人一蹶不振,靠酒精和各種違禁品麻醉自己,最終在潦倒中結束了生命,年僅47歲。

根據他的一個朋友回憶說,由於從小就不知道父親是誰,所以George其實原本是想去徐凱利工作的診所V測個DNA,看看這個世上有沒有別的什麼失散多年的親戚。

結果診所老闆大爺一眼就看出他長得很像迪芬貝克,於是要求手下的徐凱利往這個方向來查。

結果徐凱利在一通操作後,得出結論,說他就是總理之子,而George到死,都對他的說法深信不疑,可是又苦於無法對外界那些質疑和嘲諷作出辯解,於是絕望中自我銷號,想要去另一個世界,問母親,自己的生父到底是誰。

這場悲劇的幕後推手徐凱利卻並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影響,幾年後還去美國開公司,賺得盆滿缽滿,直到後來詐騙東窗事發。

正是因為他的人品如此低下,所以當2023年4月10日,徐凱利在紐約州法院對自己的多項欺詐罪名表示認罪,並且面對最高20年監禁時,不少人都拍手叫好,覺得他是罪有應得,不是不報,時候未報。

當然,徐凱利之所以被重判,除了因為實在是太貪心,詐騙範圍太大之外,另一個原因是美國在這方面的立法更加的成熟和完善,大爺教給他的那些利用合約漏洞脫身的方法,根本行不通。

換句話說,他的那個公司如果開在加拿大,結果大慨率就會跟診所V的大爺一樣,P事沒有。

人的維權都如此困難,那麼事情出在動物身上,可就更別提了。

這幾年,興起了一股子給家裡的毛孩子測DNA的熱潮,尤其是那些被人收養的流浪狗串串,主人總會好奇它們到底是什麼樣的品種給混出來的,而且了解狗狗的具體血統譜系,也能幫助獸醫預防一些高發生率。

於是就算測試費用價格不菲,也有很多愛寵的主人心甘情願自掏腰包。

由於市場需求越來越高,專門做這類寵物DNA的私人機構也如雨後春筍一般越開越多,其中一間叫做DNA My Dog的多倫多公司尤為出名,他們號稱不僅能夠精確測出狗狗的品種,還能測試狗子是否對某種狗糧成分過敏,甚至能預估出它們的壽命。

根據主人的需求客製測試的種類,他們的收費從79.99到199.99不等。

不過在過去的一年多里,這個測試中心也遭到了多起投訴,主要集中在測試結果和毛孩子的長相看著有點貨不對版,而診所也一如既往的堅稱檢測沒問題,說貓貓狗狗的基因就像是開盲盒,別說是長相了,就連體型大小,顏色深淺,都會有無限可能性。

於是很多時候,主人心中再是懷疑,也只能作罷。

直到一個名為WBZ新聞的媒體對此事展開了調查,使用的方法也非常的簡單粗暴,一個名叫Chirstina Hager的記者,把自己的DNA樣本給寄了過去進行檢測。

結果樣本測試出來的結果,她是40%的阿拉斯加,35%的沙皮狗,以及25%的拉布拉多串串。

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

真的是離了大譜,活了快五十年,這才知道自己原來是一隻狗!

此事在網路上進行曝光之後,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原來DNA測試真能做到實質意義上的「人畜不分」。

測試中心在兩個星期之後才發出聲明,還是把鍋甩給了樣本受到了污染上,覺得是因為主人取樣操作不當才引起了這個烏龍事件。

但記者明顯預料到了這一點,她又拿出了另外兩家機構的檢測報告,同樣是用的她自己的DNA,一模一樣的取樣方式,但是這兩家的報告上顯示的是「無法檢測,樣本主人不屬於犬科動物」。

這下就真的無話可說了,而網路上也有這間檢測中心的前員工出來爆料說,他們從來沒有檢測過任何樣本,也沒有進行測試的條件和資質,判斷狗狗是什麼品種,全靠主人提供的照片來猜想。

前有大爺看日期猜親爹,後有員工看照片猜品種,估計很快就有算八字的方式出現了,反正是經驗和玄學一鍋亂燉,跟科學沒什麼太大關係就對了。

只能說,在私立DNA測試這樣一個缺乏行業規範,法律條文又無法涵蓋的灰色地帶,真的是遍地是坑,每天上一當,當當不一樣。

最後讓我們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花錢的私人醫療,真的要比免費的公費來的好呢?

只能說,凡事都沒有絕對,尤其是在涉及到利益相關的時候,拿錢辦事可以是高效快捷一分錢一分貨,但是也有很大可能遇到唯利是圖的黑心商家。

歸根究底,這不是給不給錢的問題,而是取決於對方是否擁有良心和職業道德。

大家覺得呢?

華客|新聞與歷史:多倫多親子鑑定醜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