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5月19日,伊朗總統萊希一行人搭乘直升機,發生了「硬著陸」的失事事故,引發了世人的關注。

特別是對事故的原因,也是有多種猜測:人們主要傾向於機械原因,以及當時的惡劣環境。

萊希搭乘的直升機,據悉,很可能是上世紀60年代問世於美國的貝爾-212。因伊朗遭受美國的長期制裁,導致零件供應短缺,直升機有可靠性問題。

加之當天漫山大霧的惡劣天氣和地貌,也被認為,這很可能是飛機出事的另一個主要原因。

不過,事件發生後的第一時間裡,在簡體中文網路上,也同樣是在世界網路上,都有了不同的「陰謀論」新鮮出爐。

例如,簡中網上,大多將矛頭直向了“美國,美國,不用問,就是美國”;以及“以色列,以色列,還能有誰?”,這兩大觀點,非常顯眼地充斥其中。

不過,此類尚無有力證據以資佐證的“陰謀論”,很快就被以色列與美國的官方所否認。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陰謀論」的產生,與資訊不對稱大有關係,在事實不清晰之下,陰謀論才會大行其道。

同時,不同的人或群體,因利益站位不同,就容易造成「立場先行」的思維,因​​此會形成角度完全不同的「陰謀論」出爐。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例如,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東亞學系終身教授、自謂是「猶太與中國傳統對話學者」的張平則稱:

「總統在伊朗權力體系中排位不高,但通常認為,這位『拉稀』總統是有問鼎最高領袖潛力的。另一位公認的『哈沒內衣』的接班人,是他的兒子—— ‘哈沒外衣’。

「而且,這裡邊確實有個很奇怪的事情:四位領導人怎麼會擠在一架飛機上?誰安排的?我們記得上一次出這種怪事,還是俄羅斯的瓦格納僱傭軍領導人」。

生活在以色列的張平教授,顯然有一屁股坐在其衣食父母的當地人一邊之嫌疑,且最後一段,張平教授還暗戳戳地指向了此前與“晉涼帝”有關的“陰謀論” ,也都似乎坐實了張平教授這是「各為其主吧」?

也就是說,很可能是立場先行之下,主導了其「陰謀論」出爐的這一新鮮角度,但是,如此陰謀論式的猜測,到底有多大可信性呢? ——目前也只能說「信則有,不信則無」吧。

更有趣的是,還有一個非常奇特思維的“陰謀論”,竟是出自於被譽為當代俄國戰略思想家的學者——亞歷山大-杜金之口,且他還是發表在了剛剛於中國社交媒體註冊的帳號上。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5月20日,杜金如是用中文表達稱:「雖然我們還不能太肯定地下結論,但有太多的巧合」。

「而在我看來,這背後是西方世界為了搶先一步恐嚇俄羅斯人所發出的信號——他們認為,澤連斯基的法定任期本該於2024年5月2日結束,這會使他成為某種’非法首領’,更容易成為’意外’事件的目標」。

「而西方世界為了防止這一可能、為了震懾他們預想中的威脅,他們組織並企圖謀殺反烏克蘭的斯洛伐克總理菲科,並成功製造了所謂的『自然』災難,奪去了伊朗總統萊希和伊朗外交部長的生命」。

「這些行為-超越了地區原因(決定性的歐盟選舉、中東衝突),傳達了一個訊息:『不要碰澤連斯基』」。

「當然,最後所有的證據或許會告訴我們,這些事件只是巧合——對於那些相信它們的人來說」。

「我向伊朗人民表示深切慰問曾經的烈士去了天堂,但新的英雄會出現在地球上」。

杜金的思維之跳躍性太大了——竟然從斯洛伐克總理遭槍擊,到伊朗總統飛機失事,可以聯想到,這竟是用於傳達一個信息:“不要碰烏克蘭的’司機’”,沒有非一般大腦的邏輯思維,很難轉了這麼一大圈,將其連結在一起吧?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亞歷山大-杜金被稱為俄國當代的戰略思想家,他還被稱作“晉涼”大帝的“頭腦”、“俄羅斯國師”,但即使是這樣的“戰略家”,其實,也仍逃不脫「陰謀家」之窠臼了。

很顯然,正是杜金站在了「俄國立場」上思考問題,他才會有迥異於簡中網路群體,以及與身在以色列的張平教授等思路不同之「陰謀論」出現了。

在世界上大為流行的知名“陰謀論”中,像與我們有關的“中國威脅論”,就是其一。

但中國人大多認為這是美、西方國家才有的陰謀論。但事實上,這位俄國戰略家的杜金先生,也是一個「另類」之「中國陰謀論」的製造者!

在上世紀的1997年,杜金發表了成名之作——《地緣政治學基礎:俄羅斯地緣政治的未來》,在這本書中,杜金認為:東方大國對俄造成極大的地緣「威脅”,他建議將東方龍“拆分和解體”。

杜金認為:應將東方大國的東北、內蒙和新疆在內的北方地區,納入俄國勢力範圍,作為其所謂的「戰略緩衝區」。

杜金還貌似大度地稱:作為一種補償,俄國會默許中國,將除越南以外的東南亞,以及澳洲納入勢力範圍。

為完成其「肢解東方大國」的目標,杜金竟然還提出,俄國應與日本結盟,且願意以「歸還日本南千島群島」作為安撫條件;並一同拉攏日韓及印度等國,形成環東方大國之遏制形態的包圍圈。

杜金甚至露骨地宣稱:“必要時,可以和其他西方國家一起,遏制東亞文明復興!”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不過,世易時移,現在的東方龍在不斷騰飛,讓杜金貌似不得不改變了觀點,他不僅開始在中文社交媒體上註冊帳號發聲,還表達了完全與其過往不同的觀點——像“中國威脅論”這樣的“陰謀論”,以及其曾叫囂的“肢解中國論”,目前,已從其口中暫時性消失了。

作為一種認知方式,「陰謀論」也大多會披上「合理質疑」的外衣,所以,其就會具有一定的迷惑性。

但陰謀論之所以大有市場,其實,主要不在於「製造陰謀論」的人太多,或他們多麼聰明,而是容易被陰謀論洗腦後,任人牽著鼻子走的「傻子」們,多到不夠用所造成!

因為社會群體的認知能力、獨立思考等的差異性,不少人容易“長江里尿尿——隨大流”,特別是像我們這個國度裡,仍有著超過50%的初中及以下學歷者,這就造成了像源於西方的傳銷,但卻在中國有著最多的騙子和被騙的傳銷群體;還有像電信詐騙,也是騙子和被騙者最多的國度,就是很好的證明。

當認知能力差,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就容易被洗腦,則“立場先行”,就易成為這一群體的認知路徑,於是,就會被陰謀論者所洗腦和誤導,成為相信陰謀論和支持陰謀論的盲流跟隨者。

但為何,像張平教授、學者杜金這樣的精英階層,也會熱衷於製造、傳播不同的「陰謀論」呢? ——或許,他們這樣的人,並不一定是智商與水平的問題,而只是他們出於“利益”而已,緣於“為稻糧者謀”,形成了立場先行的出發點,於是就會“站在此山唱此歌,立於彼處說彼話」了。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無論是為了個人利益、集團利益,甚至是為了所謂的“國家利益”,玩此類“陰謀論”的遊戲,也仍大多瞞不過孫悟空的火眼金睛——只要人們多多提升知識分子素養,特別是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則此類陰謀論就難有生存的市場。

畢竟,製造、傳播和活在陰謀論中的人,心理多有陰暗,心中多有陰影,活得太不陽光,人生如此之累,何苦呢?

擴展到群體、族群與國家,道理亦是如此!一個陰謀論盛行的國度,顯然一定離「公平、公正、公開和自由、民主、文明」相去甚遠,陽光下的世界,何來那麼多的陰謀論,如此陰暗地生長呢?

例如,像看到東方龍的騰起之路後,曾想要瘋狂肢解之的杜金先生,現在,還會死抱著「中國威脅論」不鬆手嗎?

有時,過於天馬行空的聯想能力,卻到了沒邊、沒沿、沒原則、沒底線時,就會滑入陰謀論的泥潭而不能自拔,但最終,遭至沒頂之災者,仍大多還是陰謀論製造者與實施者本人了!

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

華客|新聞與歷史:杜金:伊朗總統遇難,說明“不要碰澤連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