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

昨天寫了《那些可怕的東西從來不曾遠離我們》,不出意外的收到了問候,有個跟我文章好幾年的老先生留言說我文中抨擊那位一口咬死美國投毒的朋友的做法是不正確的,因為德特里克堡的事情已經說明了美國投毒是事實。

各位,德特里克堡的事情我三年前就寫過了,老讀友應該都記得,除了德堡,在這之前還有軍運會美國投毒論,這之後還有羅斯福號航空母艦病毒自爆論,等等,我都寫過。

美國投毒這個事情僅限自媒體傳播,官方媒體從來沒有說過,畢竟官方媒體是要體面的,不像很多自媒體為了恰飯連屎都吃——不只是五毛自媒體,很多號稱追求民主的自媒體,也這樣做,寫號幾年,對這個行業了解越深,對同行了解越深,越陷於深深的絕望。

因為我發現那些罵五毛的同行,很多時候其實也是在用五毛的方式在寫文章,無非是很多五毛知識儲備不足,邏輯性差,因而文章漏洞多,閱讀體驗差,而知識豐富,邏輯豐滿的人,帶起節奏來讓普通人無法拒絕,這類人把自己的形象營造成了掌燈人、守夜者,從而以精神領袖和互聯網偶像的方式獲得成功。

不說這個了,繼續上面的話題,軍運會和德特里克堡的事情中國有很多媒體以及媒體人都做了辨析和辯誤,至於病毒起因,很多官方媒體、官方機構也都通過各自的管道發表了看法,例子很多,我舉一個我國駐義大利大使館在2020年5月8日發表的文章,題目叫《科學家的結論:新冠病毒源自自然》,如下:

“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

http://it.china-embassy.gov.cn/sbyw/202005/t20200508_3194729.htm

國徽和機構名稱必須遮蓋,否則違規,還請理解,上面是原始鏈接,不需要科學上網就能打開,裡面例舉了包括中國、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以及世衛組織等全球多個科學研究機構的研究結果,顯示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並非人為的陰謀。

雖然科學家在研究,但每個人依然有質疑的權利,也依然可以在內心保留自己的看法,但如果你要在公共場合說出來你認為是某國投毒的話,那你得有證據,因為你在公開場合說話就是想推廣你的觀點,你可以不接受質疑,但讓自己的觀點在自己的論證體系之內能成立,這是你一個發表觀點的人最基本的義務,也就是昨天文章裡老師說的那句話:

請用大腦前額葉質疑,不要用腎上腺素質疑。

新冠病毒起源這件事曾經因為中美關係緊張而被炒得熱火朝天,很多自媒體為了收割流量趁機攪動民族主義,一時間全國絕大部份人都成了美國投毒論的擁躉,那個時期誰敢懷疑這個觀點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我那段時間寫的文章後面的留言區90%以上都是來罵我、威脅我的,隨便看幾個例子:

“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

“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

“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

2020年3月的時候曾經有一位雖然不是位高權重但也身份比較重要的專業人士發微博說美國的《華盛頓郵報》披露:時任美國國務卿的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帕在美國最高層級的國家安全會議上宣稱美國對中國進行了病毒攻擊,並指出具有低投入、高產出、大效益的特徵。

這事引起了轟動,很多人拿著這個微博截圖來罵我,我說:你也不想想,美國最高級別的國家安全會議記錄連華盛頓郵報都能搞到?這安全等級、保密措施跟非洲部落有什麼不同?

這篇微博的影響力太大,當時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都看不下去了,老胡撰文說:帖子所說的《華盛頓郵報》這個報道,環球時報沒有查到。

《環球時報》是人民日報旗下的專業大媒介,所擁有的專業團隊、技術力量和資訊資料庫,絕對是國內前列,環球時報都查不到,微博部落客是怎麼查到的?

胡錫進是個有爭議的人,有時候也說真話,而且總體而言胡算是溫和的人,但對這篇微博的批評可謂嚴厲,直斥“唯獨不能編造假消息”、老胡還指出:這種反人類的罪行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拿不到檯面上,竟然由美國自己大鳴大放異彩地披露出來?如果華郵有這個報道,早就被關注並大規模轉發了……如下:

“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

試想:2020年3月6日蓬佩奧剛說了冠狀病毒起源於武漢,給中國扣鍋,結果到了3月10日,卻又聯手國防部長向全世界承認了這是美國對中國的生化攻擊? 蓬佩奧是傻逼還是那些輕信的網友是傻逼? (那些相信美國投毒的網友,包括昨天留言的那位,你們確實是大…)

不管中美有多少分歧,美國都不可能對中國使用這種手段:美國雖然霸道,但並不糊塗,美國做事的邏輯是一定要站住理,讓自己在道義上站得住腳,然後再針對自己要針對的國家,如果使用投毒這種被國際道義譴責的行為,美國作為超級大國的地位就會不保,美國沒必要拿國運冒這個險,而且,如果是美國投毒,那麼美國死了那麼多人又怎麼解釋?我知道有人會說這是美國沒想到病毒失控了,諸位,這麼重大的事情,你們不覺得美國如此從事,讓自己和自己的盟友全部陷於困境,是不是未免太不謹慎了?美國就是靠著這種不可靠的行事方式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的嗎?

這是赤裸裸不加任何修飾地公然侮辱廣大網友的智商,但是很遺憾,有人甘願被侮辱,而且越侮辱他越爽,天生的賤骨頭,沒辦法。

類似上面那位微博博主的社會精英分子,之所以敢這樣張嘴就來地瞎說,他們這種自信是建立在對我國民眾認知水平的深刻理解之上的。

“病毒輸入說”是逐漸構建起來的,而且民間自發構建的成份非常非常大,因為長期以來我們習慣了“地球上所有的壞事都是美國做的”這一“真理”,加上各種道聽途說的碎片化訊息構成的“證據”,所以“美國投毒論”已經是一個理論上必須支持、信仰上不得質疑,且證據鏈完備的標準答案。

這也是疫情起源成為友情甚至親情撕裂的根本原因:一方心中已經有了標準答案,另一方認為這個事情需要科學求證,不能輕易下結論,焉能不撕裂?

閱讀屏障是自己為自己建造的,閱讀群體的區隔性是觀念對立形成的,這種屏障不廢除,這種區隔性不打破,對比閱讀和有效溝通就無法形成,公共話語空間的對立也就不會改善。

曾有讀者問我一個很尖銳的問題:我們中國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平時生活裡也機關算盡,便宜佔盡,但是為什麼很多明顯就是彌天大謊的謊言卻能得到信仰般的追捧?

確實,現實生活裡我們都有這種感受:身邊的人幾乎各個都猴精,相互提防,相互算計層出不窮,但是卻極容易相信美國投毒,我國遙遙領先西方於這類蹩腳的謊言,那麼:

為什麼國人不容易相信小謊言容易相信大謊言?

因為小謊言絕大部分來自我們的生活,以我們的生活閱歷和對周圍人的了解,尤其是國人刻在基因裡的實用主義和精明,想要在職場、菜市場、商場這種生活場景裡騙人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一旦上升到維度稍微高一些的領域,比如價值觀,比如世界觀,比如文明觀,那問題就來了,很精明的一群人,此時的表現跟他們的智商成反比,可以說越是需要辨別大是大非的場合,中國人就越糊塗,而往往這種大是大非並不需要高深的知識,只需要有常識就可以辨別,但這個時候中國人刻在骨子裡的反常識基因就開始運作了(此處的「中國人」是概念群指,並非指每個中國人)。

依然以「投毒論」為例,在這麼多資料都指向這個病毒不可能是來自任何人為管道的大前提下,還有這麼多的人對投毒論深信不疑,是有原因的,顯性的原因就是思維的慣性一旦形成,幾乎沒辦法扭轉一個人的看法,這也是我以前說過的一個原因:有限的眼界和被灌輸的根深蒂固的看世界方式,都決定了我們今後的思維方式和世界觀以及價值觀;而隱性的原因就是很多人知道這樣附和是安全的,是對自己有利益的,符合自己利益的觀點就是正確的觀點——我們中國人,多數人的多數時候做人的標準是以實際利益為核心,很少考慮真相、信仰、規則等精神屬性的東西,以前看動物世界,有一句台詞我記得很清楚,說嬰兒和動物有兩點是一樣的:每當看到一個東西,第一個反應是有沒有危險,第二反應是能不能吃,隨著人逐漸長大,開始有了更多的思考,也就有了智力發展和精神世界的形成,而動物們還停留在「有沒有危險、能不能吃」的境界,所以發展到最後,只知道吃的動物成了人類的食物,這段話深深刺激了我,因為現實生活裡我看到了那麼多長不大的人,完全放棄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們依然停留在「有沒有危險?能不能吃?」的動物實用主義階段。

寫到這裡想起來好像是王朔說過的幾句話:信仰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民主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自由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原則不能當飯吃,所以不重要。對於中國人來講,不能當飯吃的都不重要。我們信奉了豬的生活原則,於是乎我們也得到了豬的命運──遲早給別人當飯吃。

我對這個問題的總結就是:因為很多人只把目光放在「能不能當飯吃」這件事上,所以具體生活裡的謊言很難騙到他,同時因為沒有精神追求,思想領域幾乎一片空白,導致在大事情上,他只能跟著人多勢眾的一方走,這就是國人小事精明大師糊塗的根源所在。

(個人淺見,僅供參考)。

補充:雖說價值觀是三觀裡最核心的一個,但其實決定價值觀的根本在於你多大程度上看到過這個世界,我們看到世界的部份越多越完整,對於培養、形成我們的價值觀幫助就越大。

道德有對錯之分,價值沒有對錯之分,他認為花錢吃喝值得,你覺得花錢買書值得,都沒錯,但是價值有先進和落後的區別,有文明和野蠻的區別,比如滿清之前的中國人認為女人必須裹腳,但在如今看來這醜陋至極;比如印度人曾認為丈夫死了妻子必須陪葬才符合他們的價值觀,但是在英國殖民者看來這太野蠻了,必須制止。

當一個人不和外界發生關係的時候,固守自己的價值觀完全沒有問題,當他和這個世界產生互動之後,尤其想要融入這個世界,那他的三觀裡,尤其是價值觀部份,得符合人類的某些共同約定,否則要么無法自洽,要么還是回到自己的盒子裡去,而這幾年,甘願回到盒子裡,維護盒子的人正越來越多——

長期接受和依賴謊言的人們,最害怕的是謊言破滅,所以他們會心甘情願加入維持謊言的隊伍。

所以,錯了又怎樣?即使錯了,只要我們不認錯,那這個錯誤就是不存在的。

放眼許多荒唐低智的陰謀論破產之後依然屹立不倒、隔一段時間就被人們拉出來當做真理宣傳一番的場景就知道「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可以戰勝科學」是多麼無奈的浩嘆!

結語

最壞的世界觀就是沒看過世界的世界觀,最壞的價值觀就是否定文明價值的價值觀,多年來見了無數為了立場而顛倒常識,否定邏輯的做法,最終消滅了溫和中立的思考,讓愚昧與極端甚囂塵上。

每念及此,心痛不已。

每次寫這樣的題材都很累,因為會遭遇很多壓力和辱罵,但就這樣迫於壓力而屈從於那些愚昧的說法,我又做不到。

在一個人人熱追求喜怒不形於色、以此來彰顯自己涵養的年代,經常因為憤怒而罵人的我顯得格格不入,但我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我們處在一個高度文明的社會,人人謙讓,人人講理,我覺得這樣做完全沒有問題,但處在這樣一個拿著無賴當勇敢,拿著不要臉當心理素質好,動不動就給你扣大帽子、撲你老母的時代,我真做不到涵養好,我只能再重複我的底限:

你不惹我我很佛系,你惹了我就是鬥戰勝佛。

華客|新聞與歷史:“只要我們眾志成城,就一定能戰勝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