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國提出“逆全球化”?“被全球拒絕”才是真

清華國際關係院長閻學通,號稱戰略專家,最近到香港發表演說,將當前國際情勢歸結為「逆全球化」。他將這種新的趨勢歸咎於美國對中國採取針對科技業的選擇性圍堵,他認為只有美中兩國選擇合作,並領導各國,才能令全球化重啟。

看了報道才知道,原來大陸最高學府的著名學者,現在只有這樣的水準。他杜撰的「逆全球化」根本只是一個偽命題,這些年在全球化議題上唯一改變的,只是產業鏈轉移,實情只是中國被全球化邊緣化,被全世界拒斥於全球化潮流之外,如此而已。

全球化不但沒有消歇,甚至還在密鑼緊鼓進行中,比以中國市場與中國供應鏈為主軸的舊全球化,產業鏈轉移後,全球化有了更合理的佈局,也更符合各國人民利益。

今日美歐各先進國家的進口商品,不再單靠中國一家的獨門生意供應,大量的供應鏈轉移到東南亞、墨西哥甚至東歐國家,中國被從全球化潮流中甩出來了。同時,大量中小國家迅速填補了中國的空位,他們不但順利承接了西方大量定單,甚至帶動本國基礎建設的高速發展。這個結果溯本清源,其實都是中共國挑起中美貿易糾紛惹的禍。

美國加徵中國產品關稅,阻截高科技知識轉移到中國,大量廠商即被迫轉移生產線。中共本以為西方國家離開中國的原料與產品,供應即時會發生大問題;美歐的先進產品一旦失去中國市場,本身也會受到極大傷害,可惜中共高估了自己的價值,而低估了國際市場自我調節的功能。現在的情況是,沒有了中國的參與,全球化不但沒有中止,甚至更壯旺,更符合美歐各先進國家與大多數中小國家的利益。沒有了中共的參與,全球化沒有死,反而活得更好。

所以閻學通「逆全球化」的基本概念根本是子虛烏有,他只是站在中共的立場,將全球化的改變歸咎於美國,為中共的倒行逆施開脫而已。失去中共的配合,全球化有更合理的佈局,更靈活的機制,更堅實的基礎,唯一不同的只是,中共國被排除在外了,全世界一起往前走,只有中俄朝伊幾個世界公敵乾瞪。

中國「逆全球化」是偽命題,「被拒絕」才是真

日美歐各先進國家的進口商品,已不再單靠中國一家的獨門生意供應。 (美聯社)

這又能怪美國嗎?美國不是無端端與中共交惡,而是中共的狼子野心,一闊臉就變,反過來挑戰美國,欲取美國而代之,這本來就是不自量力。習近平天生一股狂妄之氣,對內外局勢一再產生誤判,說到底,是習近平造就了今日中共國自外於全球化的悲哀處境。

美國不但在高科技封鎖中共,而且在經濟貿易、地緣政治、外交與軍事等領域全面孤立中共,中共既然「養不熟」(易於變節的人),美國也就不再「養」了,一面防著中共的狼子野心,一面讓中共自生自滅。美國祇是不再當“冤大頭”,不再為中共輸血,不給中共便宜,而是釜底抽薪,把中共從自己的朋友名單上剔除。

閻學通的整篇演說,可謂一無是處,他居然將「逆全球化」的起點,歸結於烏克蘭戰爭,認為俄烏戰爭削弱自由貿易原則,破壞全球供應鏈,強化「經濟安全」思維,加速民粹主義冒起和自由主義的衰落。這真是無中生有閉門造車,連最基本的事實與邏輯都欠著。

俄國在全球化潮流中根本沒有角色,烏克蘭也不是西方產業鏈的其中一環,俄烏戰爭只是兩國之間的領土爭端,甚至連領土爭端都不是,只是普丁個人的領土野心,與全球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勉強按閻學通的思路,「逆全球化」的起點,只是中共藉四十年在全球化運動中得到的甜頭,憑一股蠻力,打算反咬美國一口,取代美國的世界霸權地位。追根溯源,美國對中共的警覺與抵制,便從那裡開始。

中共本以為,以其供應鏈之實力,市場之引誘,美國不可能離開中共而​​生存下去,可惜美國沒有像習近平一廂情願的那麼不長進,只不過憑特朗普加徵關稅一招,美國就化被動為主動,擺脫了中共的要挾。美國一旦變臉,各國聞風而動,中共很快就喪失了自己在全球供應鏈上的關鍵位置,甚至失去依賴美國而得到的各種甜頭。今日中共被美國半天吊,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至此才來埋怨美國的“逆全球化”,這倒像失寵的後宮佳麗對月傷情自憐身世。

閻學通認為中共對逆全球化採取了很務實的三層次對策,最低層次是避免新冷戰,中間層次是避免美中權力與國力差距的擴大,最高層次是在亞太地區以至全球塑造有利的戰略環境。

最低層次已不可能,美中新冷戰格局已經形成,有去無回;中間層次也不可能,中共國要縮小與美國國力的差距,至少要等半個世紀;最高層次更無望,中共到處橫行,樹敵為樂,戰略環境沒有最壞,只有更糟。閻學通為中共開藥方,只不過是自說自話,堂堂港大,竟然還有中西學者去聽他胡誅,以眾傻捧一傻,這正是香港的末世景象。

( 註:本文內容來自作者臉書。)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國提出“逆全球化”?“被全球拒絕”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