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伊朗總統墜機案,有沒有可能是“謀殺”?

還是伊朗前外長說了幾分玄機…

——題記

聊聊伊朗總統墜機的案子,這兩天,包括伊朗總統萊希、外長阿卜杜拉希揚在內的九人因為乘坐的直升機墜毀事件了,引發了外界的猜測紛紛,各種猜測紛紛湧現,西方媒體有猜測認為這有可能是伊朗國內的一次內鬥。

而中文網路上流行的說法則是認為此事一定是美國或以色列幹的。

先說結論,在綜合分析了目前的各種資訊之後,我覺得這兩種說法都不太可靠。

1

先分析內鬥說,有觀點認為,由於萊希死後,伊朗目前最有聲望繼任最高宗教領袖地位的人物已經變成了哈梅內伊的二兒子穆傑塔巴·哈梅內伊,所以根據最大受益者就是最大嫌疑人的推論,可能是後者甚至哈梅內伊本人參與了策劃。

這個分析其實似是而非,事實上,哈梅內伊家族不能可能有動機做掉萊希的原因,不是因為其權力不夠穩固,而是其權力過於穩固了,根本不需要用這樣的險著幹掉一個自己派別內部,且實際權力不大的總統。

伊朗的政治體系非常特殊,自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建立以來,總統的權力就一直在不斷被縮小,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最高宗教領袖權力的擴大,就目前看來,萊希幹的這個總統,其實只對內事務負責,既不掌握外交權,也不掌握最重要的軍權。

而哈梅內伊的兩個兒子,長子馬吉塔巴·哈梅內伊掌握伊朗人數最為眾多的民兵武裝。次子穆傑塔巴·哈梅內伊則掌握最為精銳、擔任最高領袖護衛任務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用咱中國漢代的官職來說,就是一個領大將軍,一個領車騎將軍,中國歷史上做到這麼權傾朝野的,我能想到的只有司馬懿和他那兩個生猛兒子,天下事盡在掌控,一個沒有太多權力的虛職總統,你說你換他幹嘛?

可是雖然哈梅內伊兩個兒子都如此“成器”,且都在父親的提拔下成為了有資格被指名為最高宗教領袖的最高教階大阿亞圖拉,想讓他們真的像《三國演義》裡的司馬懿家族一樣實現個“化國為家”,直接繼承最高宗教領袖職位卻是非常難的。

這是因為想當初伊朗初代最高宗教領袖霍梅尼當年在反對巴列維王朝掀起伊斯蘭革命時,號召民眾的最主要口號就是反對巴列維王朝的權力代際繼承。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當年靠著推翻「家天下」獲得了權力合法性,如果不過兩代最高領袖的時間就再度出現父死子繼,且不論這個做法能否獲得統治集團內部的認可,國際觀瞻和伊朗民眾也都是無法說服的。

以哈梅內伊及其家族個人的角度去考慮,在哈梅內伊年事已高的背景下,提拔對其極為忠誠的萊希接任本來是最好的選項,這樣既可以避人耳目,也可以確保自己的兒子們繼續留在統治核心內部成為最大的實權派。

相反,萊希的突然死亡,反而對伊朗未來的權力交接產生了太多不可測因素,伊朗的最高宗教領袖必須出自聖裔,所以真正有可能角逐這個職位的其實只有有限的幾個家族,萊希的死為其他家族帶來了新的機會。

例如前最高領袖霍梅尼的長孫哈桑·霍梅尼。

需要注意,這些實力家族哪怕存在未來接班的可能性,不僅不利於哈梅內伊後代的前途甚至安全,對其自身的權威也將構成一種隱性的分化,這是其最不願意看到的。

伊朗總統墜機案,有沒有可能是「謀殺」?

所以綜合推論下來,在最高宗教領袖掌控伊朗全局的大背景下,除非有我們尚未得知的關鍵訊息,萊希死於內鬥的說法是不可信的。

2

那麼中文網路熱傳的,美國或以色列出手暗殺萊希有可能?

可能性也不大。

的確,2020年,在以色列摩薩德的情報支持下,美軍用三枚飛彈在巴格達精準刺殺了伊朗軍方實權派人物蘇萊曼尼。並在襲擊成功當天,就宣布了該行動是自己所為。這與此次萊希墜機之後美以兩國相繼表示並未與該事件有任何關係的態度形成了鮮明對比。

美國或以色列如果刺殺伊朗高官,成功之後第一時間宣布對事件負責是對其自身有力的。因為在伊朗最高宗教領袖安然無恙的情況下,像萊希或蘇萊曼尼這樣的「二號人物」「三號人物」的死亡無法動搖伊朗權力體系,它更多只是帶有一種「懲戒」意味。

伊朗總統墜機案,有沒有可能是「謀殺」?

例如蘇萊曼尼,在美國人的眼中就堪稱「恐怖大亨」曾經主導策劃了大量對美以兩國的攻擊事件,而川普政府幹掉這個人的主要目的是試圖威懾伊朗國內的激進派。

從理論上講,美國如果以類似的理由幹掉萊希,也應該是樂於承認的,因為萊希在西方世界的名聲並不好,此人曾經在上世紀80年代擔任德黑蘭副檢察長期間創造性的發明了「五分鐘審判法」——一個受審者從走上法庭到被宣判有罪、判處死刑只需要五分鐘。且其處決的大部分人還都是曾經在伊斯蘭革命期間與其並肩作戰的左翼政黨知識分子。

所以如果美國或以色列真的策劃了這次暗殺行動,那是完全不用藏著掖的。完全可以效法蘇萊曼尼模式直接公開承認,這樣接下來的難題就會如四年前一樣,交到伊朗政府手中——對方已經騎車輸出,把你的高官都給刺殺了,你到底要不要如平常吆喝的一樣毅然決然的報復回去呢?

毫無疑問,這將為伊朗製造一個巨大的難題,而美國,尤其是以色列,既然有心要搞這場刺殺,就沒有理由放過製造這個難題的機會。

相反,如果美以無心進一步刺激伊朗,那麼留下萊希繼續執政則是一條相對穩妥,或者說至少可控的方式。

的確,萊希上台以來,伊朗的外交政策正走向日漸的激進化,退出伊核協議、適度支援俄羅斯武器、力挺哈馬斯,對內則加強反美反以宣傳。

但同樣需要看到,伊朗近年來反美傾向性的增加,是其國內經濟困局和宗教勢力日漸加大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主導權由最高宗教領袖把握,總統其實只是進行具體的執行。而萊希這個人雖然號稱激進派,但在真正有可能引爆美伊、以伊衝突的關鍵節點上,他是相當克制的,不久前象徵性報復以色列襲擊其駐敘利亞大使館,事前還跟美國打好招呼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也正因如此,在確認萊希死後,美國白宮方面也發表了「官方哀悼」。

而在伊朗現在激進派佔領議會,美國又宣稱與空難無關的背景下,伊朗在萊希死後再度進行總統大選,選出一個更加激進、仇美的新總統幾乎是一個必然。而這個總統未必就能如萊希一般懂得「風險管控」。

伊朗總統墜機案,有沒有可能是「謀殺」?

既然既不能像斬首一號人物一樣,產生顛覆政權的政治收益,又不能通過像刺殺蘇萊曼尼那樣“明正典刑”,產生威懾作用,還要增加萊希死後的不可控風險。那麼請問美國或以色列搞這場暗殺所為何?

你可以假設CIA或摩薩德無所不用其極,

但你不能假設他們愚不可及。

他們不太可能策劃一次收益明顯為負的行動。

3

正如愛倫坡的偵探小說所言,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可能性即便在不可能也是事實真相。

目前看來,在內鬥和外部刺殺猜測都不靠譜的情況下,萊希最有可能的死因依然是──這也許真的是一場意外的空難。

而且這個可能性也沒有很多人想像的那麼低機率。在對事故的報道中,簡中網路上很多人都不談的一個細節,就是萊希搭乘的那架飛機究竟是什麼型號的?

最初有報道稱,萊希當時乘坐的是一架俄羅斯的米-17直升機,不過很快,根據現場照片,確定萊希在邊境附近會見阿塞拜疆總統阿利耶夫之後,乘坐的是一架美製貝爾- 212直升機返航的。

伊朗總統墜機案,有沒有可能是「謀殺」?

這就產生了三個問題:

第一,為什麼進行首腦出訪,萊希不選擇相對更安靜、也更安全的固定翼飛機出行(根據國際民航組織的數據,固定翼飛機的事故機率為直升機的二十分之一)?

第二,即便搭乘直升機,萊希一定要搭乘一架被伊朗認定為敵國的美國生產的直升機出行?

第三,即便要搭乘美製直升機,為什麼要搭乘一架型號如此老舊,設備如此落後的飛機。檢視了相關資料,這架美製貝爾-212直升機至少應該有四十年機齡了。

其實這三個問題都同時指向同一個答案:這都是伊朗與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世界脫鉤所產生的結果。

在巴列維王朝時代,伊朗曾經是一個相對開放的國度,這架貝爾-212應該就是在當時引進的。在當時開來頗為先進,安靜且安全。

可是隨後伊朗發生了伊斯蘭革命,美伊關係進入急速冷凍期,伊朗自1979年以後就被美國和西方國家長期被封鎖禁運,不僅採購各類新直升機號不可能,連伊朗手頭的直升機,維護保障和大修都必須依靠伊朗工業自立。

儘管2016年西方曾短暫的對伊朗解除過制裁,但之後上台的特朗普立刻關上了這個口子,這導致伊朗大量美製飛機都處於缺乏技術和零件的維護不良狀態。大型固定翼飛機雖然在維護良好的情況下更為安全,但其機體更大,需要維護的零件更多,長期這種狀態下的綜合風險反而可能更高,這也許就是為什麼萊希等伊朗高官都寧可選擇直升機的原因。

而相較於美製飛機,俄羅斯供應的米-17等飛機雖然有更新零件,但技術太糙了,但和原本就是客運直升機,又進行了專機化改裝的貝爾-212相比,舒適度和安全性都差不止一個檔次。

其實不只總統的包機,伊朗民航先前就以事故率高著稱,用的都是巴列維王朝時代波音707,機齡普遍四十年朝上,備件應缺盡缺,長期只能從國際黑市買。在其總統遇難以前,伊朗老百姓其實已經享受了多年的「心跳航空」。甚至大多數平民能不坐飛機就不坐飛機。

事件發生後,我注意到伊朗前外交部長扎里夫的一段發言挺有意思的。

他義憤填膺的指責:“是美國的製裁禁止向伊朗航空工業銷售產品,最終導致了這一事故,美國的罪行將被記錄在伊朗人民的心中和歷史上!”

嗯,這句話,算是把「責任全在美方」說出了新意──確實,你說,這次萊希摔了,真是個意外麼?

偶然中的必然吧。

只能說,長期脫鉤的帶來影響,已經危及了伊朗高層的生命安全。

但反過來想想,這話也挺無厘頭──當初搞德黑蘭事件,主動割裂與美國的關係,是伊朗自己的選擇。既然“當初是你要分開”,那就有兩種選擇,要么你別脫鉤的那麼決絕,要么你就乾脆徹底的“抵制美貨”,什麼美國飛機?一律不坐!那美國人不就危害不到你了呢?

你又要熬反美造型,搞得人家對你禁運了,又要坐美國飛機,出了事兒再埋怨人家不給你零件……你明明已經知道美國人不是什麼善茬,怎麼能指望他們做這種割肉飼虎的菩薩舉動呢?

這就好比現在俄羅斯一些官員,非要把自己的產業、存款、遊艇、別墅置辦在西方國家去。俄烏戰爭一爆發,這些財產統統被凍結了,你說,他們能怪誰去?

怪自己唄。

要嘛你別打仗,要嘛你別在這些「敵對國家」置產啊。

多麼淺顯的道理。

甭管怎麼說吧,我覺得萊希這次的空難,如果真的是個意外,至少證明了一件事──伊朗這個國家和世界脫鉤的影響,終於影響大到難以遮掩了。而在這一天之前,這種脫鉤帶來的風險、痛苦與貧困,我們並不知道,在那些看不見的地方,伊朗老百姓以怎樣的方式,承受了多久。

華客|新聞與歷史:伊朗總統墜機案,有沒有可能是“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