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

近來,北京昌平的地標式雕塑——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李自成的雕像;還有湖南長沙天心閣下的太平軍雕塑先後被拆除了。

這應該是一些「無獨有偶」的事件,不太可能只是相對孤立的巧合。

因為,這兩大地標式、知名的城市雕塑,都已經樹立在那兒良久了,且並無其他重要明示的遷移或拆除的原因——比如,因為城建需要等官方說辭,所以,基本上可以判斷:將農民起義雕像等,與時代精神不太合拍的文化標誌物移除,很可能是一種官方意志與訊號的發出。

首先,農民起義的歷史地位,早已在我們的革命史、國史中,多有描述與定位——比如,在中國革命的進程上,對於農民起義的反抗封建統治,以及反對外來奴役與侵略的革命意義,可以說有著無可更改的定性。

但歷史也常有著「為我所用」的偏向性──在「革命論述」居主導地位的年代,其「推翻王朝、改朝換代」的意義,得到最大化的突出。

但當我們的社會進入到和平、和諧發展的「長治久安年代」後,顯然,這種「造反有理」的「暴力革命」特徵,特別是其對社會、國族的暴力流血的破壞性,以及其實質上追求的,仍是另一個封建王朝變換等時代局限性,都與時代精神顯得格格不入了。

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

所以,我們現在圍繞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進行國家的建設、發展,則「和平、和諧、安全、穩定」等文明進步的精神價值,就成了時代和未來發展之路的不變主旋律。

其實,豈止是暴力革命特色的農民起義,像此前邯鄲的「胡服騎射」雕像拆除;甚至是一些地方,未經批准樹立的領袖塑像,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限制,甚至被要求拆除,這其實都是從各方面──比如,清除社會暴力色彩,強化「以和為本」理念;淡化民族對立,強化民族融合;去除盲目個人崇拜,推動科學民主信仰等,都在做著讓此類過時精神的歷史遺物,退出時代精神展示的主峰了。

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

當然,各地採取的多是「只做不說」之模式──這顯然是囿於不同歷史時期,對同一歷史現象的不同對待態度,容易產生公眾的誤解、歧義與不必要的爭論有關。

在「行勝於言」的做法下,先讓「移除雕像」變成既成事實,後續公眾如何討論,都無法改變這一文化思想之時代改變的決策與實行了。

不過,讓李自成雕像「離開」北京,並非將其一毀了之,而是以一個有趣的變通方式:讓其回到陝西老家。此間的“京城”,是首都,是當代城市化與時代文明的象徵;而李自成的老家,則可以說是農民、農村這些過往農耕時代的象徵。

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

所以,“讓李自成回家”,這一處理設計,並不是毀掉歷史記憶,而是讓歷史的記憶,變得更為全面與完整,讓其自身產生的歷史影響,得到更為真實的溯源與恢復!

而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恰恰也是從工人起義和農民起義而發源、壯大和成功——從自身執政正當性的角度,也可以說,當下的“讓李自成回家”,以及“讓太平天國雕像下牆”,也都沒有全面轉向,完全否定歷史上農民起義的理由和可能性。

但是,不再讓這樣的歷史性雕像,成為時代變遷後的城市之精神地標,卻顯然有其潤物細無聲的考量——那就是要逐步樹立起「和平發展」的久遠文化與時代精神,這就要用符合時代精神的文化地標來代替過去,並進行新時代的展示和代表!

尤其是歷史上,農民起義造成的暴力更迭朝代,所帶來的負面性──特別是國家內部的自我殺戮與戕害,帶來的血流成河的人間悲劇,顯然是新時代新中國要永遠避免的事情。

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

而在我們當下的社會裡,事實上,卻仍然存在著一股強大的「方向盤極致左打」之根深蒂固思潮,而這種思想產生的「內訌、內鬥與內亂」之本質特徵,與農民起義等的「暴力革命」思維,也是有很大的不謀而合性。

所以,將這類農民起義雕像慢慢去除,並非只是對歷史的反思那麼簡單,其更重要的現實意義,也是非常明顯——就像偉人所言的:「我們既要反右,也要反左,但主要是防左! 」。

也就是說,從過往年代思維特徵下的“革命暴力話術”,開始慢慢樹立和導向和平長續發展的“新時代和平精神話術”,這也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而“李自成回家“,和”太平天國掉落牆下“,只不過是這一時代精神進行標誌性轉身時,一個小小的暗示性符號而已!

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

華客|新聞與歷史:時代精神的轉向:李自成回家,太平天國掉落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