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國新能源車企老闆涉300億非法集資案 潛逃海外

知道新能源車賽道卷、燒錢狠,但激進到捲入非法集資案,還是駭人聽聞。

5月10日、11日,上海北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北廣投」)非法集資案在上海黃浦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北廣投實控人周敏、法定代表人朱江等30多名中高階主管被控非法吸收民眾存款罪。

根據財新報道,這一案件中,非法集資的資金部分流入了兩家新能源車企——愛馳汽車、萬象汽車。同時,有多位投資人引述與經偵部門溝通時的說法稱,該案事發時未兌付金額有130餘億元,其中去往廣微控股45億元、萬象汽車63億元、愛馳汽車15億元。

涉及的兩家汽車公司,在業界都不算無名。萬象汽車是一家老牌客車製造商,於1985年成立,在2017年8月被廣微控股收購。愛馳汽車則是老牌新能源汽車品牌,2017年成立後先後融資9輪,投資方不乏寧德時代、滴滴出行等知名企業。

本案中的關鍵人物陳炫霖是85後創二代,2017年9月起成為廣微控股實控人,在2017年到2022年是萬象汽車的董事長,在2022年7月到2022年11月曾擔任愛馳汽車的董事長,據多名投資人引述與經偵部門溝通時的說法,其在2022年11月已潛逃海外。

針對參與非法集資案,記者致電愛馳汽車、萬象汽車,截至發稿前,電話均未接通。在愛馳汽車官網上,北京、上海、四川等地體驗中心電話或無人接聽,或為空號,一位雲南當地愛馳汽車門店店主表示,「多地門店都關門了,無車可賣」。而一位接近萬象汽車的人士表示,萬象汽車照常運作中,未受風波影響。

01

新造車燒錢如何燒來了非法集資?

新能源車企怎麼就捲入非法集資案了?

這起非法集資案中,採用的是業界常見手法,即在「偽金交所」備案,發布定融產品,透過業務員向社會不特定公眾推銷,變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根據愛企查,北廣投成立於2015年,總部成立於上海,是北廣控股旗下的股權類資產管理公司。而在招募軟體上,北廣控股簡介介紹中提到,其鎖定的領域有新經濟生態圈、創新產業鏈,致力於綠色能源、通用航空、健康醫療等。

根據財新報道,該案在2018年6月至2022年11月的四年多內,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額累計達到300萬億元,事發時未兌付金額還有100餘億元。部分定融合同產品介紹裡,發行人即顯示為愛馳汽車、萬象汽車、廣微控股或是這三家公司的關聯方,約定的預期年化收益率是10%左右,最低認購金額為50萬元。

愛馳汽車之所以捲入其中,還是和新造車太燒錢有關。

它有過受矚目的開局,由業界有號召力的大佬領頭,聯合創始人之一付強,先後在一汽大眾、斯柯達、北京奔馳、沃爾沃等品牌任高管,聯合創始人兼CEO谷峰,曾是上汽集團CFO、財務長。同時,也拿到了諸如寧德時代、滴滴出行這類知名企業的投資。

但新造車淘汰賽太殘酷,愛馳汽車上線的產品不夠出挑,品類也少,只有U5、U6兩款車型,2020、2021年兩年分別都只賣出了兩三千輛,造車路上成績平平。

賣出的少,但燒的錢多。愛馳汽車在2020年、2021年淨虧損分別有15.97億、16.23億,截至2021年12月31日,愛馳汽車貨幣現金僅5,464萬元,但債務總額高達33.59億元。

就在2021年愛馳汽車資金鏈快斷裂的時候,陳炫霖出現了,也為它今日的窘境埋下了隱患。

儘管從2017年起,陳炫霖就投資了愛馳汽車,但只是諸多股東之一,在2021年年底,愛馳汽車資金鏈快要斷裂時,陳炫霖出手注入大筆資金。

當時,陳炫霖實控的上海東柏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東柏實業」)擬對愛馳汽車增資25億元。後來這25億資金,有媒體報道,實際融資到位有22.975億元,其中大部分資金用於償還供應商貨款。而這其中的14.1613億元資金來源,就為東柏實業透過「北廣投」發行的「『愛馳汽車』直接融資計畫系列產品」1-8號直接融資。這或就為北廣投非法集資案案發時未兌付100餘億金額中,流向愛馳汽車的那15億元資金。

接受這筆投資的代價是,陳炫霖取代付強,成為愛馳汽車的董事長,愛馳汽車核心管理團隊也迎來大換血,以陳炫霖為代表的「廣微系」入駐。

萬象汽車的情況則和愛馳汽車不同。

20240526 17167886903368

圖源:萬象汽車官網截圖

在2017年陳炫霖實控前,萬象汽車還未瞄向新能源車賽道。其實控後,才聚焦新能源公車車輛的研發開發,開發新能源物流車、環衛車等新型產品。這次北廣投案涉及的資金,流入萬象汽車,或更像是日常運作的一部分。

根據一份此前北廣投的“萬象汽車瑞途定向融資計劃”要素表,產品發行人一欄為“上海萬象汽車製造有限公司”,資金用途顯示為“擬用於補充萬象汽車流動資金”,還款來源上顯示,第一還款來源為萬象汽車的經營收入,第二還款來源為廣微控股擔保代償。

一名接近萬象汽車的知情人士告訴鳳凰網《風暴眼》,陳炫霖對萬象汽車的運營,在他看來更像是在做資金運作。萬象汽車先前主要是生產大客車,在造客車上,技術含量遠不及乘用車,對市場來說這類公司更值錢的是資質和土地。在2017年陳炫霖收購前,萬象汽車只具有二類底盤改裝車生產資格,在陳炫霖的運作下,後來擁有了整車生產資質、新能源車生產資格。

他透露,當時廣微控股身為萬象汽車的股東,會專門有副總裁分管萬象汽車,而陳炫霖的廣微控股聘請的幾位副總裁,有的曾是政府機關人士,有的曾從事房地產行業。 2017年收購萬象汽車時,陳炫霖花了不到6億的金額。而在2018年底2019年初,陳炫霖就已經在謀求出手,當時寶能投資集團曾來洽談收購,萬象汽車方要價20億元,不過最後未能談妥。

02

曾炒股爆虧1個億?突然被毀滅的浙江隱密富豪家族

在2017年投資愛馳汽車,又收購萬象汽車轉向新能源,可以說陳炫霖瞄準了熱鬧的新能源賽道。

但,陳炫霖到底是誰?

這是目前一個帶有神秘色彩的身份。在2017年,陳炫霖曾接受一家雜誌專訪,封面標題即為《陳炫霖:創二代企業家養成記》,不過該報道已經在互聯網上難找到痕跡,同時,目前也鮮少有信息展示其父陳勇的發家過程。

這篇報導不見蹤跡前,多篇文章引述這篇報導內容提到,陳炫霖是1987年人,出生在浙江台州,早年被父母送到英國留學攻讀會計專業,期間在2006年,因為看好國內股市,還僅19歲的陳炫霖回國,說服父母借來可觀的資金,進入股市炒股,而在2007年中國迎來大牛市,股市一路暴漲到歷史性的6000多點。短短一年時間,陳炫霖就暴賺了驚人財富。

20240526 17167886915395

在這之後,2017年,陳炫霖擁有了自己專業的投資公司“廣微控股”,從炒股跨度到產業投資。在IT桔子上「廣微控股」的公司簡介是,以泛交通為發展主軸,主要產業公司為萬象汽車、浙江中通控股、亞聯公務機等。在2020年,陳炫霖家族以172.0億元身家財富,名列《2,020新財富500富人榜》第173名。

在北廣投事件爆雷前,擁有一眾title的陳炫霖,看起來是個成功的富二代,爆雷撕開了其激進擴張的遮羞布。

值得一提的是,轉向產業投資後陳炫霖的炒股經驗依舊是大手筆。根據媒體報道,在2017年,陳炫霖及其商業夥伴蔣奇偉的名字同時出現在水泥股「ST獅頭」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中。該年陳炫霖一共買進了521.5萬股ST獅頭,蔣奇偉買進了484.4萬股ST獅頭,二人合計持倉流通市值約為1.7631億元。

這支股票在2017年至2018年經歷了暴漲和暴跌,從20元的高點跌到5.34元/股,但大虧後兩人一直沒有減倉,一直扛到2020年Q1,當時陳炫霖持倉市值僅剩3150萬元,蔣奇偉持股市值僅剩2,926萬元。兩人粗略估算虧損超過了1.1億元。

而這位商業夥伴蔣奇偉,或實為陳炫霖母親。根據裁判文書網,一起金融借款合約糾紛裡,陳炫霖之父陳勇成為被執行人時,其與第三人蔣奇偉、陳炫霖共同所有坐落於溫嶺市的房地產被查封。另也有媒體報道提到蔣奇偉為陳勇之妻。

在陳炫霖的資本運作裡,也少不了父母的身影。

另有媒體報道提到,2017年,陳勇向香港某擁有放貸牌照的公司借取近2億港元後,2020年並未按貸款協議約定償還利息,而據知情人表示,陳勇借取這筆款項是給其子陳炫霖用於企業投資與經營。

在陳炫霖捲入北廣投事件後,陳勇籌謀多年的基業也成一盤散沙。

陳勇先前一直是浙江中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通控股」)的實控人,這家公司註冊資金6.5億元,成立於1998年4月,曾是當地最大的汽車經銷集團。官網顯示,集團旗下擁有30多家企業,員工超過2000人,業績連續多年在浙江省汽車流通行業中名列前茅,2012年還被評為“中國汽車流通行業經銷商集團50強”。

在2023年2月,北廣投爆雷事件後不久,中通控股就公開宣布多家經銷門市關停,宣告「資金鏈斷裂」。根據公開消息,中通控股曾在台州、上海、深圳、青島等地代理瑪莎拉蒂、捷豹路虎、奧迪、別克等主流品牌,4S店數量達10餘家,都已關停。

在浙商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官網,一則2024年1月的企業債權資產處置公告上,蔣奇偉實控的溫嶺金奧達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因欠債1415.2萬赫然在列,這起債權擔保人為陳勇、蔣奇偉、陳炫霖,抵押物就為中通控股名下位於台州市路橋區路南街道方林村的房地產,房屋建築面積近3000平方米,土地使用權面積3271平方米,土地為出讓性質工業用地。

03

參與非法集資案,愛馳汽車、萬象汽車要擔責嗎?

目前愛馳汽車、萬象汽車還都在各自的運行軌道中,曾都有尋求上市的打算。

就在近期,愛馳汽車歐洲公司剛被曝出要與在納斯達克上市的SPAC公司「哈德遜收購I公司」簽署業務合併協議書,預計在美股借殼上市。愛馳汽車或已經放棄國內市場,轉向海外。不過黃河科技學院客座教授張翔表示,如若該合併協議書消息屬實,愛馳面臨的挑戰和風險依舊會很大,現在中國汽車品牌也在紮堆瞄準海外。

在陳炫霖之後,萬象汽車被商人陳偉接手。一位萬象汽車前員工對鳳凰網《風暴眼》介紹,陳偉是江蘇揚州人,此前從事房地產行業,與陳炫霖原本就有交集與聯繫。

而陳偉入主萬象汽車後,早在2022年7月,就透過向科華控股股東獲得轉讓股份以及非公開發行的股票的方式,獲得科華控股的32.3%股份,以成為公司控股股東、實控人,被外界推測是欲將萬象汽車旗下資產置入上市公司。但在2023年6月,根據科華控股公告,陳偉涉嫌操縱證券市場,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其立案,收購股權事件也就此終止。

在立案後,陳偉的近況再無消息傳出。鳳凰網《風暴眼》查詢證券期貨法規資料庫系統,未有陳偉相關行政處罰決定書。

上述萬象汽車前員工介紹,上海萬象汽車製造有限公司主做新能源客車生產,江蘇萬象汽車製造有限公司主做物流車生產,在陳偉實控後,對江蘇萬象汽車資源傾斜,佈局物流車生產的力度加大。

目前,捲入北廣投非法集資案的投資人仍在訴訟權益。在5月10日、11日,北廣投非法集資案開庭審理後,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目前還有部分投資者以藉款合約糾紛起訴上海萬象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期追回投資資金,目前該案還在審理中。

那麼,在此案中,愛馳汽車、萬象汽車是否會承擔責任?

專注金融資本市場的唐春林律師表示,這還得根據客觀事實和能調取的證據情況來定。

儘管目前投資者提供的產品資料中涉及愛馳汽車、萬象汽車,資金也的確流向了這兩家公司,但首先需要證據表明定融產品是這兩家公司真實的發行,還是他人在公司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公司的名義發行。

他表示,在這起案件中,愛馳汽車、萬象汽車如果沒有參與集資行為,只是從集資者手中獲取了資金,則只是民事借貸或投資行為。獲取資金的一方,有義務把資金向出借方歸還或退還。

而如果公司知情,發行人就是非法集資犯罪的共同犯罪參與人。從刑事上看,至少相關新能源車企應對非法集資行為承擔刑事責任,單位和主要負責人都要接受處罰,而主要負責人的界定方式,為事發時起主要決定、組織作用的人,如當時涉及的董事長、法人、高階主管等。且如果募集的資金沒有依約定使用,也可能構成契約詐欺罪和集資詐欺罪。

截至目前,該案仍在審理中。

華客|新聞與歷史:中國新能源車企老闆涉300億非法集資案 潛逃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