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國的困境:一個謊言遍地的世界

導讀:說謊是一種人性之惡,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原罪。正因為人總是撒謊,彼此之間無法信任,才陷入了霍布斯所說「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

所謂文明,就是在社會成員之間,建立起信任、規則與法律,並因此形成穩定的分工合作與貿易網絡,共同創造財富與繁榮。歸根究底,是一個​​遠離謊言、建立信任的過程。

謊言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詛咒。而美國社會最大的謊言,莫過於2020年的大選。如果美國人不能從這個謊言中走出來,那麼,她就離毀滅不遠了。

因為人只有從真相中,才能獲得自油。正如《約翰福音》所說:你們必知道真理,真理必給你們自由。

美國的困境:一個謊言遍地的世界

文| 立峰

1.不會說謊的三體人

劉慈欣在科幻小說《三體》裡,有一個有趣的設定,三體人不會說謊。

人往往心口不一,常常腦中想的是一回事,說出來的卻是另一回事。也就是說,人是會說謊的。但三體人卻不會,因為他們透過腦波交流,想和說壓根就是一回事。所以,三體人彼此之間是完全透明、毫無隱藏的。

於是,當三體人得知人類擅長說謊、無法有穩定期待時,人類的命運就岌岌可危起來。因為小說中三體文明的科技水準與地球文明相比具有碾壓優勢,能輕易摧毀地球文明。

依照小說的描述,這個宇宙遵循的是黑暗森林法則。這並非空穴來風,而是對現實科學領域裡的費米悖論所給的一種解釋。例如,物理學家、原子能之父費米教授認為:

我們所處的宇宙有著漫長的歷史和數量驚人的星系,這很可能意味著宇宙中存在著數量龐大的高階地外文明。但奇怪的是,人類卻從未發現任何地外生命存在的證據。

這是為什麼呢?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黑暗森林法則。也就是說,

即便宇宙中存在著許多的智慧文明,但受制於遙遠距離與光速的限制,各智能文明間哪怕只是打個招呼,都至少需要幾年、幾十年的時間。正因為這些無法克服的溝通障礙,讓文明間的猜忌揮之不去,存在著難以消除的永恆猜疑鏈。

這樣的宇宙就像一片黑暗叢林。而每一個智慧文明,都好像一個帶槍的獵人,隨時都會成為他人的威脅。而獵人要做的事情只有兩件,就是攻擊對方和隱藏自己。因為位置一旦暴露,他也會淪為別人的獵物,被其它文明瞬間摧毀。

這正好應驗了哲學家薩特的那句名言──他人即地獄。因而,劉慈欣為《三體》第三捲起的名字就叫做《死神永恆》。

美國的困境:一個謊言遍地的世界

在宇宙星際之間,當兩種文明相互得知了彼此的存在,可是又溝通不良、無法建立起信任時,不安和猜忌也就無可避免了。這時候聰明的做法只能是──先下手為強。

所以,在Netflix的美劇《三體》裡,當三體人驚訝地發現地球人居然會撒謊時,沉默良久之後,蹦出了極為簡短、卻讓人毛骨悚然的幾個字。三體人說:

We are afraid of you.

我們害怕你們。

2.喜歡說謊的人類

然而,人類就是這樣一個愛說謊的物種。

在日常生活裡,丈夫與妻子、父母與兒女、朋友或同事之間… 都或多或少、難免說謊;而在社會生活當中,謊言更是無所不在,例如:

1、新聞媒體對事實進行選擇性報道,甚至放棄良知和操守公然歪曲事實,製造假新聞;

2.藥廠向民眾投放疫苗,誇大療效的同時,卻故意隱瞞了疫苗的副作用;

3.被迫辭職的哈佛黑人女校長,在她學術生涯僅有的17篇論文中,竟被發現有8篇存在嚴重抄襲;

4.近年來飛機飛行事故頻繁波音公司,被指在員工招募和評鑑時,強調的居然是DEI。而代表䈣治正確的DEI,正是左派最大的謊言。

5.世界上最擅長說謊的人群一定是䈣客。他們在面對大眾、選泯時,謊言早就成了常態。

而2016年川普總統橫空出世,之所以引發了華盛頓䈣客的集體恐慌,遭到左派掌權者無底線的追殺和迫害,就是因為他大嘴巴多說了幾句實話。

人人難免說謊,而且還死不認錯,或為謊言找藉口,或用「善意的謊言」自我安慰。

就像伊甸園裡的夏娃、亞當偷吃禁果後,面對上帝的質問,第一個反應就是遮掩,然後把錯誤推給別人,說那都是因為蛇的引誘。

美國的困境:一個謊言遍地的世界

可以說,說謊就是一種人性之惡,是人與生俱來的原罪。

然而,人一旦習慣了說謊,當謊言成為了常態,災難就降臨了。因為說謊者為了掩飾前一個謊言,會製造出更多的謊言,直到事情無法收拾為止。比如,

左派䈣客們為了贏得選舉,而編造出種種䈣治正確的謊言,例如BLM、DEI,LGBTQ,等等。但謊言畢竟是謊言,當事實屢屢打臉,謊言也越來越氾濫。

久而久之,美國社會也越來越無可救藥,如暴力犯罪與日俱增、非法移民大量湧入、學校教育烏煙瘴氣、大型企業事故頻繁、新聞媒體謊言盛行。更麻煩的是,很多人失去了是非觀和道德感。

謊言遍地,正是許多社會的根本問題。就連歷任美國總統,也常因在關鍵問題上說謊而被抓個正著。例如曾經:

1.尼克森總統在水門事件曝光後,第一個反應就是試圖掩蓋真相、妨礙調查;

2.柯林頓總統在拉鍊門事件被曝光後,明目張膽地在國會聽證會上做偽證,聲稱他從未與「那個女人」有過性關係。

3.小布希總統為了讓國會批准發動伊拉克戰爭,故意向國會提供假情報。

4.歐巴馬最大的謊言是,他說「美國是個系統性種族歧視的國家」。

然而,一個系統性種族歧視的美國,又是如何選出了他這麼個黑人成為美國人的總統呢?

可笑的是,正是歐巴馬的膚色揭穿了他自己的謊言。他的顛倒黑白,足以顯示對美國的仇恨。

5.希拉蕊兩次參選總統,兩次失敗。而她2016失敗的直接原因,就是她因“班加西事件”在國會聽證會上公然撒謊,而牽出了“電郵門事件”,這個更大更嚴重的謊言。

6.至於老眼昏花的老拜登,將他送入白宮的2020大選結果本身,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地下室、冰淇淋、新冠流行、郵寄選漂、以及創下歷史紀錄的普選漂數… 編織起了一個邏輯不通的荒誕故事,將被證明是燈塔國史上最為恥辱的一個謊言。

在一個謊言遍地的美國,䈣客公然撒謊,媒體隨意造假,校長論文抄襲,企業䈣治掛帥,學校放棄操守… 所有這些謊言,都嚴重破壞了美國的信用基礎,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

人人都言不由衷,說著䈣治正確的謊話,私下卻越來越彼此憎恨、相為仇敵。所有人都活得很累,都好像活在地獄裡。

3.文明=遠離謊言

劉慈欣《三體》的黑暗森林,其實一點兒都不新鮮。因為,這就是霍布斯幾百年前在《利維坦》裡描述的,人類社會「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狀態。

顯然,一個無法建立起基本信任的社會,自然也無法建立行之有效的規則與法律體系,社會成員只能在彼此的仇恨與恐懼裡掙扎,長期處於一種戰爭狀態。例如,教科書裡不願提及的,美洲印地安人的真實歷史就是如此。

關於美洲印地安人的人口大滅絕,歷史教科書總是將原因歸咎於歐洲來的白人殖民者的直接殺戮。然而,這卻是個謊言,事實並非那麼簡單。因為:

當年來到北美大陸的歐洲人,雖然擁有先進的武器,但他們對當地環境卻一無所知,人口數量與印第安原住民相比也寡不敵眾。顯然,白人雖然掌握了先進的文明,但面對落後的印第安人卻不佔優勢。

因而,新來乍到的歐洲人通常採取的策略是:盡力與當地印第安部落結盟,尋求他們的保護,並與他們一起做生意賺錢。例如,印地安人喜歡歐洲的火槍武器,白人則喜歡海狸皮等當地土特產品。

可以說,千辛萬苦來到新大陸的歐洲人,滿腦子想的就是站住腳、活下去、再找些生計。他們既沒有消滅印第安人的想法,也沒有這樣的能力。

事實上,最後滅掉印地安人的是印地安人自己。確切地說,是不同印地安部落間的自相殘殺。

今天,當我們提到美洲印地安原住民時,似乎是在說同一個種族。但事實卻遠非如此。在美洲大陸上,印地安部落多如牛毛。他們有著各自的領地,說著不同的語言。有大把的印第安部落因為語言不通、難以溝通。

今天,光美國政府備案的印地安部落就超過500,當年恐怕就更不計其數了。

就像歐洲的各個王國、公國、貴族領地之間,經常發生不計其數的大小戰爭,印第安部落之間的戰爭,暴力程度也相當高,長期處於「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狀態。還好印地安人長期停留在石器時代,武器殺傷力較低,因而戰爭傷亡不大。

但是,自從與白人結盟的印地安部落率先得到了先進武器,他們在戰爭中的殺傷力就勢不可擋了,大有贏者通吃的架勢。

於是,白人的武器很快就成了緊俏商品,所有印地安部落都競相抓捕海狸,再用毛皮來交換武器。這讓很多地區海狸幾乎滅絕了。

先進武器讓印第安部落戰爭的殺人效率的大大提高,並造成了人口的銳減,加上外來病毒的肆虐,共同導致了印第安人口的大規模損失。

美國的困境:一個謊言遍地的世界

同樣,陷入一切人對一切人戰爭的,還有非洲的原始部落。比如,

大航海開啟後,歐洲人殖民美洲引發的對勞動力的大量需求,促進了奴隸貿易的興盛。然而,歐洲人從非洲販賣來的黑奴,無不是被他們的黑人同胞無情地“抓捕”,然後賣給白人的。非洲黑人部落之間的自相殘殺,比外來者的殺戮更加慘烈。

此外,前蘇聯的大清洗、忠國的紋愅,當前的朝鮮… 無不是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狀態。所有人之間都能互相說謊、告密、仇視、陷害,陷於無盡的爭鬥中。他人就是地獄。

人類就是這樣的荒唐邪惡,除非建立基本的社會信任體系。而所謂文明,不過是人們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上,建立起共同的規則體系和法律制度,形成社會成員之間穩定的分工合作和貿易網絡。

而人類社會只有遠離了謊言、暴力和戰爭,才可能獲得安全、保障與繁榮。

怪不得美國哲學家威爾杜蘭特為文明下了這樣一個頗為耐人尋味的定義,他說:

文明,是錯綜複雜、又很不穩定的人際關係網絡,建立起來特別辛苦,而摧毀它、則十分容易。

簡言之,文明的進程,就是社會成員間建立起一個廣泛而持久的合作網絡的過程。歸根究底,也是一個遠離謊言、建立信任的過程。

4.因真理得自由

不得不說,謊言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詛咒。雖然,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不該說謊,卻還是免不了成為謊言的製造者和散播者。比如,

1.在私人領域,我們在親朋好友面前,為了迎合眾人的期待、維持良好的形象,或為增進雙方感情、謀求個人利益,而言不由衷、甚至編造假話。

2、於社會生活,我們因為害怕與社會主流脫節,恐懼被大多數人孤立,為了眼前的那點好處,寧願放棄思考、交出自油,對䈣治正確的謊言照單全收,甚至配合它們的指揮棒翩翩起舞。

於是,新聞媒體墮落成徹頭徹尾的Fake News,而手握蜈蚣權力的䈣客們更是道貌岸然、毫無愧疚地肆意欺騙大眾。每個人都既是謊言的製造者,也是謊言的受害者。

公權力撒謊,建立在每個人撒謊的基礎上,這讓整個國家和所有國泯都陷入了深刻的詛咒。比如:

歷史將牢牢記住,在號稱自油燈塔的美國,2020年的大選就是一個巨大的、徹頭徹尾的謊言。

和平抗義的愛國者因1·6事件被投入大牢、受到了最嚴厲的懲處;質疑選舉摀幣、勇敢探究真相的異義者被葑號禁唁、被集體閉嘴;而提起法律訴訟、試圖走司法途徑討回公道的律師們,反而被反訴、被抓、被入獄、被懲戒…

更有甚者,在第一任期成績斐然的特朗普總統,在沒有任何不當行為的情況下,不但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兩次彈劾;在他宣布再次參加2024大選後,竟被反對黨羅織罪名、編造罪證,被提起了多達四項的刑事起訴,以及應接不暇的民事訴訟。

美國人驚訝地發現,手握權力的精英,竟把造假謊言當成了彰顯權力的方式,如果有人竟然敢質疑選舉、探究真相,那就一定會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耶利米書》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而謊言,就是人性之中無所不在的詭詐。事實上,人性的黑暗具有驚人的普遍性,幾乎每個人都難以逃脫。比如,

1.泯主黨掌權者肆無忌憚、撒下一個個的彌天大謊,因為他們不但邪惡,而且驕傲到了極點。

他們以精英和統治者自居,居高臨下地用謊言編織起一套看起來很美的䈣治正確理念。他們真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而從來不認為芸芸眾生、小泯百姓們配得擁有真相。

2.而謊話連篇的遠遠不止䈣客,還有無數同樣支持䈣治正確的、各階層的擁躉。比如,

①上層知識分子總以聰明和正義自居,他們自認為能看清真相,以至於入戲太深、難以自拔,即便被事實一再打臉,也死不認錯。

②而從不思考的底層民眾,很容易被福利政策收買,他們對真相漠不關心,自願成為被福利圈養的奴隸,成了真正的受害者。

歸根到底,說謊者的心裡是沒有上帝的。只要一個人心裡沒有上帝,沒有建立起穩定的價值觀,他就會將說謊看作是一種智慧、一種策略、一種通往勝利的手段。

而如果一個人的心裡有上帝同在,能謹言慎行、時時懺悔,他在撒謊時,就會不安、會羞愧、會自責、會無所適從。

而只有內心懷有信仰、保守誠實的人,才能拒絕一切謊言,看清世界的真相,獲得內心的自由。

一個人之所以會一直說謊,是因為他始終不承認自己有錯。而一個人進步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反思自己、不斷修正錯誤的過程。只有這樣,一個人的生活才能慢慢好轉。

國家與社會也是如此,人類文明的進步,也是不同的社會群體間擺脫爾虞我詐,在共同的上帝信仰之下,逐漸建立信任、形成規則、完善製度的過程。唯如此,文明才得以建立,社會才走向繁榮。

無論個人或國家,如果長期不進行反思,甚至用新的謊言來掩蓋舊的謊言,以新的邪惡去粉飾舊的邪惡。那麼,個人也好,國家也罷,都只能處於巨大的報應之中。這是一個普遍的秩序。

因而,如果美國對2020的大選摀弊不反思、不糾錯,而是任由更多謊言來掩蓋真相,甚至以司法為武器去打壓質疑者;如果美國人不能從謊言的泥潭中走出來,而是繼續朝亟左方向一路進發,那麼,燈塔將永久熄滅,文明將得而復失,整個世界都將陷入更加巨大的詛咒之中。

其實,小到個人,大到國家,抑或是宇宙外星文明,在相互的交往中,最好策略唯有真誠。

而自作聰明的謊言製造者,不但會被事實一再打臉,還將被越來越多的謊言築起的牢籠困住,或者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被世人唾棄、被命運詛咒、被上帝懲罰,就像美國的泯主黨一樣,被所有人一步步看穿,成為最可恥的失敗者。

正如《約翰福音》所說:

你們必知道真理,真理必給你們自由。

Then you will know the truth, and 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

華客|新聞與歷史:美國的困境:一個謊言遍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