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年漲一半 中國人爭搶越南入場券

入夏的胡志明市,熱浪逼人,但莊蒙卻感覺,眼前的人海更令人躁動。

彼時他置身於一場越南跨境電商研討會之中,前期收到500家電商報名時,他就預料到人氣爆棚了,沒想到當天還是超預期來了1000多人,把現場圍了個水洩不通。

這些人裡,不乏特意從國內飛來、身揣幾百萬現金的老闆,他們的臉頰因為激動泛著紅暈,眼神裡沒有長途奔波的疲憊,反而發著亮,彰顯著他們對越南市場的志在必得。

然而,莊蒙知道,在場的10個人裡,至少有7個人會血本無歸。

這話說出來很少人會相信,畢竟在中文互聯網世界,去中東做APP,有土​​豪追著打錢充值;去北美做跨境電商,能坐聽金錢入賬的聲音;甚至去非洲賣舊衣服,都可以實現財富自由。

拿下越南這個“南天小中華”“世界工廠2.0”,更應該像探囊取物一般。

但紮根東南亞的莊蒙深知,越南特殊的國情,決定了這片熱土具有一定的“非典型性”,掘金不僅有難度大,還要求速度快。

他每次跟淘金客們分享投資機會時,都會強調“機會很多,陷阱也不少”,但問題是,人們常常認為自己會是幸運的那一個。

一年漲一半,中國人爭搶越南入場券

客車、渡輪、摩托車……動輒換乘N次,顛簸幾個甚至十幾個小時的送貨經歷,是阿偉在越南代理保健品的常態,但他甘之如飴。

他的動力來自於在越南僅兩年時間,靠三個代理品牌,實現了銷售額破億——而在國內,達到這樣的水平花了12年。

「這不是說越南比國內市場大,畢竟整個東南亞加起來,人口也才7億,不到中國的一半。」在阿偉看來,關鍵在於越南的池子漲起來了,但裡面游泳的不多,「國內一個賽道可能有90%的人盯著,東南亞大概只有1%。

對這一點,樊藝空間設計創辦人佳蔚最有感觸。作為室內設計師的他,開局就趕上國內的“地獄模式”,在逼仄的環境中卷生卷死。

他是國內外屢獲大獎的新秀,但近兩年的創業歷程中,市場萎縮、設計費被一壓再壓仍是家常便飯,如果形勢繼續下去,不僅自己的事業遭到考驗,其他年輕設計師的生存空間也會被擠壓。

左右為難之下,佳蔚決定跳脫區域限制,去思考別的出路。而一場聚會,讓他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那是一個私人性質的朋友聚會,本意是相互交換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啥路子,但酒過三巡,士氣一片低迷,因為除了一個越南工作的朋友,幾乎沒有人逃過“降薪、欠收」。

而這位朋友「越南生意跟撿錢一樣,剛花了上千萬在深圳華僑城入手兩套房」的分享,惹得眾人羨慕不已的同時,也讓佳蔚看到了機會:當一個地方的經濟熱起來時,房地產通常一馬當先。

沒有任何猶豫,佳蔚單槍匹馬飛去了越南考察。 「一去樓盤現場,我就知道有戲,幾乎每個新盤都排老長的隊伍,搶購火爆程度不輸幾年前的國內。」佳蔚心潮澎湃道。

被看到的火爆場面刺激,佳蔚當即決定買2套房產「探路」。在其中一個購屋現場,他整整排了3個多小時,才簽上購屋合約。

一年漲半國人爭搶越南入場券

所以沒等到市場調查結果出來,佳蔚就拍板到越南建設第二個業務重心。 “從做生意的角度來說,這有點倉促和不明智。”他事後複盤道,“但你不趕緊邁出那一步,機會可能不見得是你的了。”

有這樣想法的不只佳蔚,幾乎每個越南淘金客都以此為行動指南。

莊蒙所在的出海企業資質認證申請公司,無論河內,還是胡志明市的辦事處,差不多每天都要接待三四波客人,每個客人的共性要求就是加急、加快。

「註冊還要多久才能通過啊?加錢能加快進度嗎?」從一個凌晨持續到另一個凌晨的催進度短信,讓莊蒙忙亂的同時,也深感熱意洶湧。

在全球深受疫情影響,經濟成長受挫的背景下,越南是少數實現經濟強勁復甦的地區之一:2022年全年經濟成長率達8.02%,2023年仍維持差不多水準的成長。

宏觀經濟環境之外,營商環境也持續向好。一方面,2016年以來,越南當地持續推出稅收優惠政策,鼓勵外商投資。

另一方面,「一帶一路」不斷推進下,中國連續多年是越南最大貿易夥伴,越南也是中國在東協最大貿易夥伴。

由上而下、從內到外的倡議引導下,跟隨國企出海的步伐,民企也加入了搶灘越南的大潮。

莊蒙的公司總部在印尼,本來很少涉獵越南的業務,完全是諮詢的客戶太多,才開始了這條線。如今,越南已成為其東南亞第二大業務市場。

據他介紹,這兩年他們服務了接近200家企業,客戶群涵蓋半導體、鞋服、基建、汽車以及跨境電商等各種領域,今年上半年客戶數量同比去年又增長了50%。

而且每個人都像被上了發條,火急火燎,在他們眼裡,“早通過了一個月,說不定就能多賺一百萬了。”

面對這樣的狂熱,莊蒙是開心的,但他也會提醒客戶,不要對越南市場放鬆警戒。

沒喝上越南的湯,先淋上越南的雨

「有個深圳老闆,半年虧掉7位數,回國的時候頭髮都白了……」在大排檔聽著酒友說八卦,莊蒙有些恍惚,類似的故事,他上個月好像也聽過。

國內精明強幹的創業者們,到了越南好像突然降了智,市場規模不看,同行調查也不做,以為到了越南就可以避開卷生卷死的競爭,用國內商業模式降維打擊本地的“草包老闆」。

那位深圳老闆就是如此,看到TikTok Shop一款售價70000越南盾(約21元)的藍牙耳機意外爆紅,每月狂賣近4萬件後,他篤定越南市場還是一片藍海。

加上國內有某多的成功經驗,自信的他一口氣在華強北購入了近百萬的白牌藍牙耳機,直接殺去越南準備大賺一筆。

結果撈金夢碎在了踏上半島的第一步——在越南,藍牙耳機等電子配件需要獲得官方准入,才能上線電商和商場零售渠道,而前期沒有任何準備的深圳老闆,此時想要取得合格證書幾乎已經不可能。

於是,花大錢購入的一大批貨,只能輾轉去街頭巷尾的手機店裡賣,在沒有品牌背書的情況下,不僅銷量慘淡,利潤更是少得可憐。

虧到彈盡糧絕後,那位老闆不得不割肉認輸,「興致沖沖來,灰溜溜走」。

阿偉對這位老闆的經歷感同身受,“國人把很多行業做到了極致,但去東南亞複製的時候會發現,一個太高,一個太低,中間環節填不上來,落地就是摔死。”

相較於其他人,阿偉已經算是小心謹慎的一類了,但仍然要「繳學費」──坐在店內,看著玻璃窗外的路人在附近反覆徘徊,猶豫到最後還是搖著頭離開,他的心底不是滋味。

要知道,這家麻辣燙剛開業時,生意曾經火爆一時,店內座無虛席,食材供不應求。如今,店員們都有時間閒聊、刷影片了。

當初看到海底撈在越南走紅,他也對進軍餐飲業摩拳擦掌,下場前沒忘實地做一番調研,確認坐擁1200萬人口的胡志明市,麻辣燙不超過5家之後,才下定決心出手。

頂著「中國正宗麻辣燙」招牌的門市一落地,很快在消費欲旺盛的周遭人群中掀起熱潮。可是好景不長,因為食材供應鏈一直優化不了,菜色價格略高,顧客的熱情難以為繼。

阿偉也曾努力想把成本降下來,但他發現與馬來西亞、泰國等被華人群體深度滲透的國家不同,越南的華人華僑近幾年才明顯崛起,且主要活躍在工業區而非大城市,當地的食品、日用品甚至家電汽車等產業基本上都被日本、韓國壟斷。

例如,越南街上開的摩托車,80%是日本牌子;化妝品市場,6成由日韓品牌控制。食品零售業供應鏈也是如此,看韓國樂天、日本永旺在越知名度就不難猜到,中國人繞不開限制。

「很難想像,國內菜市場已經氾濫的肉丸類凍品,在越南居然買不到。」阿偉很無奈,為了保證菜品口味和豐富度,他們最後不得不從國內進口丸子,價格自然一直居高不下。

不過,面對困境,他並沒有失去信心,“打開市場需要一個過程,生意也需要時間沉澱”,只要不虧損,他就會繼續堅持,等待轉機。

而在越南做了多年外貿的Kiddy,已經等到了苦盡甘來的這天。

到越南賣燈具第一年,Kiddy根本不敢直視供貨商發來的催款消息,因為這意味著她又要從信用卡裡套錢,以貸度日。

但到了第二年,Kiddy就擺脫了靠信用卡週轉的窘境,第三年已經完全不用再為錢款煩惱了。

她能扭轉境遇,就在於一直相信「做生意有賺有虧,堅持就會有累積」。

創業初期,市場上除了兩個頭品牌,其他基本上都是跟Kiddy一樣的國內貼牌產品,品質、價格十分接近,競爭空前激烈。在部分同行開始減配降價時,她始終堅持走物美價廉路線。

終於,店裡一款燈率先實現了破圈,顧客口耳相傳間,生意逐漸有了起色。如今,Kiddy不僅燈俱生意越走越穩,甚至還有多餘的精力去研究副業。

但她也明顯感覺到,留給的越南出海玩家的窗口期正在變短。

一年漲半國人爭搶越南入場券

金窩變銀窩,越南正在失去性價比?

服裝廠二代卡瑟琳的越南考察之旅,可以用「失望」2個字來概括。

走進越南服裝交易市場的一霎那,她感覺時間彷彿倒退了十幾年:最熱賣、最暢銷的衣服,還是黑白灰、包裹嚴實的老舊、保守款式,看著就沒啥嚼頭。

電商通路的衣服倒是百花齊放,如女裝領域正流行韓式風、歐美甜辣風等,回報率看起來更高。但卡瑟琳了解到,越南跨境電商就是「九死一生」的賽道。

在「現金為王」的越南,貨到付款的比例仍高達26%(2020年數據),用戶拿到衣服,不喜歡就退貨,中間不費一分一毫,可退貨率本來就堪憂的服裝企業根本吃不消。

而且,與歐美流行亞馬遜等貨架電商不同,越南直播帶貨異常火熱——2023年越南電商體量僅有印尼市場的25%,但TikTok Shop在越南的團隊規模已經和印尼團隊旗鼓相當,這顯然不是「苦直播帶貨久矣」的卡瑟琳願意看到的。

然而,在這樣「未富先卷」的賽道裡,玩家還在拼命往裡擠,卡瑟林之所以飛往越南,就是看到其風頭正盛,有大量同行陸續把工廠轉移去越南。

事實上,不僅服裝業押注越南,如莊蒙所見,國內各行各業都去尋求新機會。而越南的體量有限,勞動力、空間、配套都是有天花板的,大量境外投資的湧入無疑會讓越南失去「性價比」。

最近兩三年,越南的人力成本已經水漲船高,與國內的成本差距不斷縮小;部分熱門地區原本低廉的廠房租金、地價,漲到幾乎跟深圳廣州等國內一線城市齊平。

阿偉對人力資源的變化感受最深刻。 「我從小到大在爸媽那裡都沒有受過委屈,憑什麼要受你這個窩囊氣?」看到越南員工在辦公室大發脾氣,他趕緊上前,熟練地拍肩安慰。

類似的“心理SPA”,他已經做了無數遍,如果不能處理好當地員工的情緒,他們分分鐘就會“炒老闆魷魚”。

阿偉說,越南偏歐美的職場文化,使得本地員工服從性不如國內,今天幹得不開心,明天就可能走人。此外,不缺工作機會,也讓他們有了「待價而沽」的底氣。

他處理那位發脾氣的員工時,就要考慮這些因素。

在佈置工作任務時,阿偉可以同時交給中國員工好幾件事情,他們會在規定時間內自行判斷輕重緩急,合理分配時間;但越南員工只能完成單線任務,如果一次性佈置兩件以上的事情,他們大機率會直接崩潰了。

習慣了“分工有序”的中國員工,無法理解越南員工的“愚蠢”,難免會產生口角摩擦,玻璃心的越南員工受不了,自然就鬧起來了。

每當這時候,阿偉就要化身心理按摩大師給員工排解情緒,不能隨意讓員工跑路,因為越南政府對外資公司的要求裡,規定了本地員工的比例。

而除了“嬌氣”,越南員工對於薪資待遇的要求也不低。

「有些工廠,上下班還會要求班車接送,加班有補償,一言不合就提勞動法。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只要不鬧罷工,一切都好商量。」阿偉感慨在越南當老闆真的「太難了」。

但天不遂人願,2019年越南官方數據顯示,越南罷工事件,80%都發生在外企。

「說穿了,在他人的地盤,除了入鄉隨俗,還要習慣政府對本土資源的優先保護。」阿偉表示,越南的未來終究是屬於越南人民的。

不僅如此,還要習慣一些「越南特色」。例如,經常會有工作人員以各種名義上門“稽查”,實質上就是收小費;辦理合規資質,哪怕手續都齊全了,也不要以為高枕無憂,要想想是否還有“沒走完的程序」。

當然,現在越南政府已經明令禁止這種行為,他相信隨著開放程度的加深,未來越南的商業環境會越來越好。但他同樣承認:“現在想去越南躺著賺錢已經不現實了。”

結尾

其實,去越南掘金並不是近兩三年才發生,卡瑟琳的叔叔,20年前就出海了。

彼時,越南剛打開國門不久,叔叔毅然奔赴那裡搞工程機電,現在已經在海防擁有2棟辦公大樓;如今,國人開始去越南卷基建,叔叔轉頭搞了個越南投資公司,從包工頭搖身一變成資本大佬。

如果時間倒退幾年,卡瑟琳或許會大膽一點,但現在的越南,讓她望而卻步。

「連李嘉誠都對越南絕口不提了,我何必去掙最後一個銅板?」看著身後蔚藍的大地,卡瑟琳登上了回國的飛機。

華客|新聞與歷史:一年漲一半 中國人爭搶越南入場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