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習近平的雄心從未起飛 就碎了

()小林編譯報導:大約十年前,習近平有一個夢想:把中國變成全球足球強國。這個雄心壯志很快就得到了行動和資金的支持。中國企業集團向國內聯賽大肆注資,甚至吸引了駐歐洲的足球明星。一些公司大手筆收購了歐洲俱樂部的股份,以提升中國足球的水平。

但中國的野心從未起飛——甚至可能瀕臨全面崩潰。

本週三,美國資產管理公司橡樹資本管理(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接管了義大利足球俱樂部國際米蘭。此前,國際米蘭的中國所有者蘇寧控股集團未能及時償還3.95億歐元(4.29億美元)的債務,因此被迫放棄了俱樂部的控制權。蘇寧曾將其在國際米蘭的股份作為抵押。

蘇寧失去對國際米蘭的所有權只是中國企業撤出歐洲足球更廣泛趨勢的一個例證。 2017年,中國主要投資者擁有多達20家歐洲俱樂部;到2021年,這一數字已減少到僅有10家。

蘇寧的退出標誌著一個長達十年的實驗的結束,即通過引人注目的、涉及數十億美元的大額交易,以精英體育為目標,是否能夠真正建立一個真正的足球巨人。

長期從事亞洲足球報道的記者約翰·杜爾登表示:「回顧過去,成功的例子並不多。」中國企業對這些歐洲俱樂部的所有權並沒有帶來大規模的投資或在賽場上取得重大勝利。幾家中國所有者在購買了職業歐洲俱樂部幾年後便出售了其股份。

習近平的野心從未起飛就碎了

這些對精英職業足球的巨額外國投資也未能在國內帶來實質利益。中國國家隊已經超過二十年沒有參加FIFA世界盃了。

東京的足球青訓顧問湯姆·拜爾指出,中國的足球入門水平「不夠完善」。 「足球的最大推動力是文化,而中國沒有足球文化。大多數中國家庭把足球看作是對教育的干擾,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踢球。”

一個“世界足球強國”

與2010年代中期披露的雄心勃勃的計劃相比,中國的足球表現差強人意。

2016年,蘇寧高調以令人矚目的方式之一,購買了國際米蘭70%的股權,成為中國企業進軍歐洲足球的重要舉措之一。同年,中國足球協會等組織提出了將中國打造成「世界足球超級大國」的計畫。

在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背景下,其他中國企業紛紛購買了歐洲俱樂部的股份。 2015年,大連萬達集團收購了西班牙俱樂部馬德里競技20%的股份,隨後,在2017年馬德里競技搬遷至新球場時簽署了一項為期五年的命名權協議。富力國際則於2016年收購了英格蘭俱樂部沃爾夫漢普頓流浪者隊。

杜爾登說,當時的足球迷並不擔心俱樂部新中國的所有權。 「國籍是次要的。只要結果還可以,球迷們往往會將這些擔憂置之不理。”

企業集團也向中國頂級國內足球聯賽——中國超級聯賽注入了大量資金。 2010年,中國恆大集團收購了廣州足球俱樂部。當時是中國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之一,幾年後的崩盤引發了今天的房地產危機。從2016年開始,恆大投資了歐洲球員到中國的昂貴轉會。其他中國足球俱樂部的所有者,包括蘇寧在內,也資助了他們自己從歐洲的轉會。

習近平的野心從未起飛就碎了

某一時刻,中國超級聯賽(CSL)在球員轉會上的支出曾與歐洲最大的聯賽相提並論。根據聚合球員轉會數據的足球網站Transfermarkt的數據,2016年CSL花費了4.18億歐元(4.53億美元),2017年花費了5.43億歐元(5.89億美元)。

然而,就在一切開始蓬勃發展之際,當局宣布了對這些雄心的限制。

2017年,中國足球協會下令俱樂部限制對外籍球員的“非理性支出”,並限制他們在頂級聯賽中的存在,以支持本土人才。三年後,也就是2020年,中國足球協會要求贊助商將其品牌名稱從當地俱樂部中移除。

隨後資金緊缺,北京對房地產業過度借貸的限制措施導致恆大陷入了流動性危機。政府當局在2021年底接管了該公司的足球場。 (恆大到年底已經違約了海外債務)。

前國際米蘭老闆蘇寧也面臨資金危機。隨著母公司的崩潰,該集團在恆大子公司的股權價值下降。電商競爭對手如京東也對蘇寧的核心零售業務施加了壓力,限制了其為國內俱樂部營運提供資金的能力。該俱樂部在2021賽季之前解散,就在它贏得首個CSL冠軍後。

上週,蘇寧失去了對國際米蘭的控制權,導致公司創辦人張近東的財富一落千丈。根據彭博計算,這位曾經的億萬富翁在2016年他的公司收購國際米蘭時,身價約為60億美元,而如今已接近零。

蘇寧以其在數千家實體店銷售電子產品而聞名。根據2020財年的收入,這家中國公司在財富全球500強中排名第328位,收入達到355億美元。

然而,這也是蘇寧最後一次躋身該榜單,因為到了2022年,其收入已降至100億美元。

現在,誰掌握歐洲俱樂部的控制權?

在橡樹資本管理接管國際米蘭後不久,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俱樂部的「營運和財務穩定」。他們計劃引入更多的義大利和歐洲成員加入俱樂部的董事會。 (在橡樹接管時,國際米蘭董事會中有一半以上的成員是中國籍,其中包括其主席。)

美國現在在世界足球領域發揮更大的影響力。英格蘭頂級聯賽中有一半的球隊如今都有美國背景的所有權。而國際米蘭現在是義大利頂級聯賽中第七家由美國公司擁有的俱樂部。

此外,海灣國家也開始在歐洲頂級聯賽購買俱樂部。由卡達體育投資公司擁有的巴黎聖日耳曼主導了法國聯賽,而由阿聯酋王室成員謝赫曼蘇爾控制的公司擁有的英國俱樂部曼徹斯特城在國內和歐洲都取得了成功。

習近平的野心從未起飛就碎了

然而,一些所有權股份存在爭議。人權運動者和一些政治人士批評了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財富基金——公共投資基金對紐卡斯爾的接管,稱其為“體育洗白”,或利用足球來掩蓋該國的人權記錄。

中國會成為足球強國嗎?

中國男子足球在全球舞台上表現不佳。該國男子國家足球隊在210支球隊中排名第88位,相對於其人口規模而言,這個排名較低。該隊僅有一次晉級FIFA世界盃的資格,是在2002年。

曾在中國足球國家青年隊和北京國安足球俱樂部擔任職務的拜爾表示,「大多數人對青訓發展一無所知」。

當中國專注於精英水平時,其鄰國日本則把目標投向了年輕球員。拜爾解釋說,這「自動增加了精英球員的數量,因為最好和最差之間的差距變得更小了」。

日本於1998年首次晉級FIFA世界杯,自此每屆比賽都有參加。越來越多的日本球員在歐洲頂級聯賽中比賽,這是職業足球的頂峰。 (自2022年8月吳雷離開西班牙俱樂部西班牙人後,目前沒有中國足球員在歐洲頂級聯賽中比賽。)

中國目前正在參加即將在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國舉行的2026年FIFA世界盃的預選賽。

就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開玩笑地談到了他的球隊表現。去年11月,在中國隊在一場FIFA世界盃預選賽中擊敗泰國隊後,中國國家主席告訴泰國總理斯雷達·塔維辛,僥倖成分大”

習近平說,“我現在對我們國家的足球隊,我不敢肯定他們的水平,有起伏。”

習近平曾表示,世界盃出線、舉辦世界盃比賽、獲得世界盃冠軍,這是他的三個願望。但有鑑於中國足壇頻頻曝出踢假球和貪腐醜聞,習近平的「足球夢」似乎日益遙遠。

ref:https://fortune.com/asia/2024/05/27/suning-loses-control-inter-milan-oaktree-china-soccer-football-failure-dominate-sport/

華客|新聞與歷史:習近平的雄心從未起飛 就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