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委書記、省委書記們

「在外一匹狼,在家一隻羊」。有人說,怕老婆是咱們民族的優良傳統。

每隔一陣子,網路上就有各種版本的「怕老婆城市排行榜」「怕老婆省份排行榜」等榜單流傳。

除了幾乎沒有懸念的上海,其他城市多少都有些爭議。

例如曾在「打老婆排行榜」上勇奪魁首的山東,搖身一變,又拿下了「疼女人排行榜」的亞軍。

至於在全國打響了「耙耳」名號的成都和重慶,有時甚至榜上無名。

而自古以來,官場政界就是盛產懼內者的地方。

隋朝開國皇帝隋文帝,大概是怕老婆名人大軍裡地位最高的一個。他的獨孤皇后天性奇妒,連上下朝都要親自接送,致使六宮虛設。

後來隋文帝好不容易逮捕機會寵幸了一個宮女,結果,獨孤皇后第二天就把人處理了。

隋文帝心中又悲又怒,卻又不敢對皇后發半點脾氣,最後憋屈之下縱馬出宮,仰天悲嘆:“小地主還興納個妾呢,我連個宮女都不能碰!”

在當下官場,怕老婆的領導幹部也比比皆是。

甘肅平涼市原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黃繼宗,對妻子於改香十分懼怕。

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府秘書、省秘書們

於改香對黃繼宗的家人經常又打又罵,黃繼宗的兄弟姐妹基本上都挨過她的打,一言不合,抬手就是一耳光。

一次家庭聚餐時,於改香因為婆婆沒有喝她敬的酒,一怒之下,竟當著黃繼宗的面將一杯水對婆婆當頭澆下,黃繼宗卻敢怒不敢言。

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府秘書、省秘書們

而對於身為廳級幹部的丈夫黃繼宗,於改香也不分地點場合說打就打、說踢就踢。

對家人特別是配偶嚴管嚴教,既是黨員領導幹部的責任擔當,也是黨紀黨規對領導幹部的明確要求。

然而,身為黨員領導幹部,黃繼宗為何對妻子不管不教?面對改香的惡行,黃繼宗為何一忍再忍、一讓再讓,甚至眼睜睜看著母親受辱也忍氣吞聲,直至連自己也經常受到妻子的毆打也不願反抗?

落馬後,面對審查調查人員,黃繼宗曾這樣解釋:「我自己就做成這個樣子,我有何臉面去說他們,我收人錢,拿人家東西,我自己不正,我怎麼去說別人。 」

此外,黃繼宗在生活作風上也是劣質斑斑。根據官方通報,黃繼宗厚顏無恥,以權謀色,搞權色交易,沉迷享樂,嗜賭成癮。

看來,黃繼宗如此害怕妻子,關鍵其自身不正、腰桿不硬、底氣不足。而於改香對丈夫及其家人如此囂張跋扈、說打就打,關鍵也就在於丈夫既是個貪官也是個色官,既非合格的官員也非合格的丈夫,從而打心眼裡瞧不起他,把當當成了「出氣筒」「受氣包」。

看來,對於一名腐敗墮落的官員來說,不僅在單位威風掃地,說話沒人信,缺乏影響力、凝聚力、說服力、號召力,就是在家庭中也難有地位,在家人面前難以理直氣壯,無法引領、建好家風。

仕道君注意到,全國政協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書記蘇榮落馬後,也曾在懺悔書中披露過自己因貪腐而威信下降甚至被家人瞧不起的情況。

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府秘書、省秘書們

蘇榮說,我置黨紀國法於不顧,在蛻變的路上越走越遠,不要說是省委書記,連普通黨員都不如了。省委常委班子中部分人心冷了,凝聚力開始下降,我的講話、意見受到懷疑,貫徹已不堅決,幹部對省委特別是對我個人的批評意見增多,省委的領​​導作用全面弱化,省委會的領導力已經大大削弱。

蘇榮也是個好色之徒,尤其是和某女的事情傳開後,人們的眼神在變,心理在變,已冷眼相看,他自己也感到心裡底氣不足了,抬不起頭來,甚至不願意出面講話,省會召開民主生活會,一講到生活作風問題他就感到心跳。

原來講馬列頭頭是道的省委書記竟是好色之徒,平時講仁義道德,實際生活中卻是行為放蕩及時行樂的人,為人做官的品格遭到人們的嘲笑。

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府秘書、省秘書們

蘇榮坦言,在管理家人上我失誤最多,失敗得最慘。中央電視台組織進行家風討論,我甚至不敢看討論畫面。我捫心自問,我的家風怎樣?我自己知道,自身不乾淨,管理家庭也不到位,我已到了懸崖邊,貪戀錢財,收禮無度,權錢交易,人格喪失,不僅對外尊嚴受損,就是在家裡也已底氣不足。妻子對我的看法在變,孩子對我的看法也在變,我已經沒有資格管理這個家。

曾在青海、甘肅、江西三地任過省委書記的蘇榮,自稱家裡成了“權錢交易所”,而他的妻子於麗芳則是“收款員”和“幕後老闆”。

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府秘書、省秘書們

對於蘇榮沒有言聽計從、辦得不滿意的事,人稱「於姐」的於麗芳便向蘇榮施加壓力,甚至和蘇榮大吵大鬧。

剛結婚時,於麗芳頗為本分,蘇家的生活很快變得井然有序。也因知書達理,她被外人稱道,讓蘇榮很欣慰,對她十分寵愛。

不過,人的心態總是會隨著環境和權力的變化而變化,自從蘇榮當上青海省委書記之後,於麗芳便開始以蘇榮太太身份撈錢。

在甘肅等地,於麗芳還只是簡單地收點賄賂,但到了江西後,她的手直接伸入到了官場,甚至直接幹政。

除了收了錢後讓蘇榮安排幹部升遷,她有時居然還直接打電話給省會組織部,以及相關省市領導,指示他們該提拔誰。

而江西的每座城市幾乎都有於麗芳的足跡,她自然不是為了遊山玩水。在蘇榮任職期間,她直接插手南昌、新餘等等地方上的土地開發,插手贛南的稀土資源,插手南昌鋼鐵的改製……當地只要有好的項目,有利可圖,她必定會到場。

2012年下半年,時任江西省委書記的蘇榮在即將離任之前,省裡有兩次重要選舉,一個是全國人大代表選舉,一個是黨的十八大代表選舉。作為省委書記,他在這兩次選舉中排名都是倒數第一二名。

為什麼身為省委一把手,在這麼重要的政治活動中,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此事引起了中央巡視組的高度重視,認為問題的背後必定隱藏著重大玄機,值得探究。

2014年6月14日,蘇榮接受組織調查。官至副國級的蘇榮,成為十八大後第一個倒在巡視利劍下的國字頭「大老虎」。

自身不正,難以正人;自家不正,難以理政。

領導幹部貪腐無度,表面上是為了家庭、家人,實際上是害了家庭、家人,正如蘇榮所言:我的墮落是整個家庭滑向衰敗的根本原因所在。

一名領導幹部貪腐墮落,不只會帶壞一個單位、一個地區的黨風、政風,還會帶壞家風,把整個家庭引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殷鑑樁樁,手持權柄者,豈可不慎哉!

華客|新聞與歷史:被老婆瞧不起的市委書記、省委書記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