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我來到留尼汪,不是為了尋找海盜的寶藏,而是想了解黑奴的後代,去看深山冰斗裡的桃花源,去遇見那些被時光遺忘的人。

雖然海盜的故事吸引了數千人來到留尼汪尋寶,他們利用各種現代儀器,搜尋海岸和深山,卻還是一無所獲。

故事的開始是1730年,海盜「禿鷹」被賞金獵人抓回留尼汪,在絞刑台處死。臨死前,禿鷹向人群中拋出一卷羊皮紙。

「我所有的寶藏,都藏在留尼旺島上,誰能解開圖紙上的密碼,誰就獲得我的所有財富。出發吧,獲得自由,獲得夢想,獲得我的寶藏!」他向所有人喊道。

隨即他被絞死,聲名遠揚的海盜就此謝幕。

留尼旺島,一個法國的海外省,從巴黎12小時直飛能到達。太遠了,所以很多法國人都不知道,在非洲大陸的南端,印度洋裡,有一個不起眼的島,屬於法國。

「禿鷹」是個非常厲害的海盜,他橫行已久,英國東印度公司出動孟買艦隊的全部力量,才將他打退到馬達加斯加島上。

撤退途中,船上的淡水不夠了。禿鷹決定在留尼汪北部停靠,補給資源,順便又搶劫了港口的一艘船,這艘船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大的收穫,在300年前,船上的珠寶價值100萬英鎊。

商人和政府恨不得把他的骨頭磨成粉,於是9年後,賞金獵人抓住了禿鷹。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火山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如果你是海盜,你會把寶藏埋在哪裡?」嚮導問我們。

「深山,那三個冰斗附近,人跡難以涉足之地。」有人回答。

「萬一遇到緊急狀況,取出寶藏太耗時間太艱難了。」另一人發出疑問。

「那就10%埋在海邊,用來應急。90%埋在最深的山裡。深山裡的寶藏分成3份埋藏。”

“為什麼是3份?”

「太多了記不住,人無論做什麼,很多極限都是三,事不過三,三人行必有我師,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我也不知道,三好像是人腦的最優解。

留尼汪以前是販賣黑奴的島嶼,馬達加斯加的黑人被賣到這裡當奴隸,一輩子就困在這裡。種植園的奴隸主割去奴隸的耳朵,為他們做記號。

總有嚮往自由的奴隸,他們逃跑,不能去海邊,那裡都是奴隸主的地盤,他們就去島的中部,往深山裡跑。

深山裡有三個冰鬥。火山經過噴發和塌陷,形成三面垂直聳立的峭壁,一面凹陷成盆地,呈鬥狀。留尼旺島有三個著名冰斗:西拉奧(Cilaos)、薩拉齊(Salazie)、馬法特(Mafate)。

奴隸跑去冰鬥附近,根本找不回來。即使現在交通如此發達,開車也只能接近薩拉齊冰鬥,遠遠看一眼,真正進入腹地需要徒步旅行。而接近西拉奧就更艱難了,需要駛過400道驚險狹窄的山路,俗稱“400彎”,這裡極易發生車禍,道路只容一車通過,每次會車,都讓人手心捏把汗。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租車公司押金收了900歐,在任何國家都沒看過這麼高的押金。我租到的車也是受傷最嚴重的車,車身幾十處刮痕和撞擊的凹陷,我猜這輛車去過西拉奧冰斗,才變成這幅模樣。

三個冰鬥的名字都是馬達加斯加語。薩拉齊的意思是避難所。西拉奧是「一旦進入就難以返還之地」。馬法特是「致命之地」。

為了保命,我放棄了西拉奧。而馬法特則根本不通車,需要徒步進入。

放棄馬法特讓我有些不甘心。聽說逃跑黑奴的後代還生活在深山里,那裡就像桃花源,「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那裡有些村莊沒有通電,沒有電話、網絡,人們自給自足,過著農耕生活。他們不知道時代已變,對外面的繁華不聞不問,從來沒出過深山。我真想去看看。

入山的路崎嶇,但環島的路修得很好,一條大路修到了海裡,在海裡架起一座高架橋,車行駛在上面,一邊是刀刃般聳立的峭壁,頂部平坦,垂直而下,相鄰而立,一塊比一塊低一些,朝海面層層遞進。另一邊是靛藍色的大海。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每次傍晚經過海邊高速,我都看到海邊行人的影子被夕陽的萬丈光芒吃了進去。此時,天上的雲成黑色,像暗黑武士一樣,把天空最後的餘暉吞沒,帶來黑夜。

但黑夜一點也不寂寞。黑夜剛入侵,山上的燈亮起來。山是一大片綿延的,濃綠的,像是沉睡的龍的脊背。星星點點的房屋從低部到高處,點亮了山脈和黑夜。綿羊一樣,爬滿了山坡。

夜晚是一位牧羊人,而幾十萬座“家”,是那溫暖的羊群,繁忙一天過後,走向歸途,走向深山的寂靜。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山上綿羊般的房子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最早,阿拉伯航海家發現了該島,並將其命名為“Dîna Morgabine”,意為“日落之島”。之後又被葡萄牙、法國、英國佔領,最後還是歸於法國。法國人從馬達加斯加運大批黑奴,在留尼汪種植咖啡。

我想起和馬達加斯加人聊起法國殖民的事。他們說,“討厭法國人,但討厭的是在殖民時期佔領我們的領土的法國人,不是法國遊客。法國掠奪了最好的土地,把好東西都運走,造成了我們今天的貧瘠。”

後來我又遇到一個法國遊客,他卻說,「沒有法國為這些貧困的地方帶來先進技術、鐵路、醫療、教育,他們不知道要落後多少年。是法國把文明傳播到了這樣原始荒蠻的島嶼。

「可是,我的導遊說,他們不喜歡法國殖民那段歷史。」我解釋。

法國人情緒激烈起來,一邊繼續訴說法國殖民的好處,一邊又說,“我遇到的這裡的本地人,都討厭中國人。他們不討厭法國人。”

我看他要咬人的樣子,趕緊轉移話題。

島民們討厭中國人嗎?我不知道。中國人來了就是做生意,不賣黑奴,也不趾高氣揚。中國人嘛,到哪裡都只想著賺錢,不愛摻乎其他事。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火山遇見彩虹

第一天,我去了中部的火山,大片平坦的紅褐色沙粒形成盆地,一座紅色的火山沉默的坐與其上。沿著火山有石子路,我站在山頂往下看,車小的像芝麻,道路蜿蜒像麵條。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雲遇到火山

第二天,我又去了東北部的冰鬥,看了無數瀑布。這裡的瀑布並不寬闊,也不宏大。特別之處是,山如一面綠牆,十幾條小瀑布,幾條大瀑布穿過濃綠沒有縫隙的植物,流過漆黑垂直的山體,如同米線一樣,銀白色,細細長,掛滿一面山崖。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爬牆虎佔領半座山

而山裡水氣充分,總有薄薄的白霧環繞山頂,白霧、峭壁、濃綠植被、數條銀白瀑布、山谷紅綠黃藍的房子,構成了一副人間仙境。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山谷裡的村子

住在冰鬥附近的村民,還有Belvédère de Bois Court,一個群山環繞不通路的深谷裡面的居民。為什麼他們不離開那裡,他們每天都做些什麼?他們孤獨嗎,好奇嗎,開心嗎?

「你應該去Le Relais de Mafate,馬法特冰斗最近可以到達的村子。沒有路,只能徒步進入。這個村子只有850常住人口,有一個商店、一所小學,以前靠政府補助和種地維生,現在做點遊客生意。

我在Restaurant Le Cap Méchant餐廳吃飯,拉住店員問個不停。知道我想了解最原生態德本地人後,她推薦我去這個村子。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薩拉齊冰鬥附近的Hell-Bourg村

「那他們的食物、生活用品都自給自足嗎?生病了怎麼辦?」我問。

店員是個胖胖的黑皮膚女人,她說,”直升機每隔一段時間去一次,運送物資給他們。生病了也坐直升機出來,不緊急的話,就徒步出山。”

“這麼困難,為什麼不搬走呢?只有850人,那結婚怎麼辦?”

「老人習慣了家鄉,無法適應新的環境,外面的世界對他們來說太可怕了,太吵雜。年輕人的確會離開。上學後就想離開了。至於結婚,鄰居、親戚之間互相結婚。 」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街邊奏樂唱歌的高山居民

「我聽說留尼汪墓地埋著一位很厲害的巫師,島上原住民相信巫術,他們還會把雞帶到巫師墓前,進行血祭。是真的嗎?”

「是的,有種教派叫St Expedit,是巫師們朝拜的一種教。具體我就不清楚了,這個巫師教都在深山峽谷內,或者高山頂上,神秘的很。”

離開餐館,我到一處岩漿凝固的海邊休息,這裡有大片黑色的冷卻岩漿,從山頂延伸入海。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往山上望,能清楚看到當初火山噴發,從火山口流出的岩漿形成脈絡狀道路,一路高溫,燒毀所有植物,堆積在路邊,形成一圈圈一層層,瀝青一樣的色澤。再流入大海,急劇冷卻,形成垂直石壁。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的火山是個暴脾氣,平均每9個月噴發一次。南部因此被燒的寸草不生,空出一段沒有城市的區域。有座火山熔岩教堂(Notre Dame de Lave)立在路邊,岩漿從大門湧入,教堂卻屹立不倒。他們說,這是神蹟。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我久久地望著那群山深處,那裡有太多神秘:勇敢追尋自由的黑奴和他們隱居的後代,砍掉其他巫師頭顱去增加自己法力的巫師教,被藏匿的價值連城的海盜財寶。除了人,還有火山,那輕易摧毀一切的自然力量。這一切都令人著迷。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巨大的劍麻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火山岩漿入海冷卻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留尼汪: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

兩條藍色的魚

華客|新聞與歷史:奴隸、海盜、血祭巫師,少有人知的神秘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