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感受美國的醫療服務

2015年,我的父母前來美國探望我這個遠遊的姑娘。他們十分擔心我在國外的生活,不來看一看,就是放不下心。父母由我的弟弟專程護送過來。然後弟弟很快就返回武漢了。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作者欣兒(左一)與父母(左二,右一)及作者的先生(右二)

我們家裡的臥室都在樓上,一個週日,我先生看見剛來不久的我爸上樓時,每上一個台階都得停一下歇息,就說明天要帶我爸去他們的診所做檢查。我認為老年人上樓時休息一下,好像是合理的,不覺得有什麼問題。隔天一通檢查後,我們拿到了檢查結果,大意是我爸的一個通往心臟的大血管已經阻塞了97%。我先生說馬上要做手術,否則他隨時都可能有危險。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作者父母來到威斯康辛州EAU CLAIRE 市的聖心醫院

就這樣,我又一大早帶爸爸去了我們EAU CLAIRE市的聖心醫院,馬上住進醫院,隔天一早動手術。

手術室是一個很大房間,一面門是非常乾淨透明的大玻璃門,家屬可以在玻璃門外看電腦,電腦畫面是時實播放手術室內的實況。剛開始,是做的準備,護士開始打上吊針;護士每一次要接觸到我父親的手臂,或任何一處身體的接觸,每做一個動作,都要提前說請允許我接觸你身體的某些部位置。我老爸馬上要我告訴醫生,沒關係,只管做。我對護士說了我爸的意思,護士說,我們必須這麼做的。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在手術室外,有一台大電腦,可以讓家屬清清楚楚地看到裡面一切行動。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我清楚地在電腦上看見一個像汽球一樣的小點在我父親通往心臟的一根大血管裡慢慢移動,另一個接診的心臟內科醫生也一直在外面看著電腦上的過程。中途出現了一點問題,因為我爸的血管堵塞比較嚴重,支架不容易滑行,主治醫生馬上啟用汽球。當時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啟用小汽球,接著我就看到支架裝在小汽球裡,小汽球又圓又滑,很容易進放到血管裡。

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

術後的父親正在進食

支架手術很快就結束了,我們被安排在心臟外科的病房。我媽媽也是內科醫生,她已經準備好了在醫院需要的生活用品及輔助品,結果沒有想,第二天一早,醫生來做完例行檢查後,通知我們,我爸中午前退房。我的老父親一聽就慌了,說怎麼可以這早出院,在國內怎麼的也得住上半月一月的。

但是,美國這樣的心臟支架手術,就是只住一天院的,除非有問題。

就這樣,我父親很不開心地離開了醫院。事實證明,回到家後,一切都很順利。半個月後,他去看主治醫生,檢查的結果,醫生說你一切正常了。我爸問我,為什麼醫生這快就說他正常了。我說他不是讓你在機械上做了運動測試嗎?你的心臟很正常了。只要要吃些藥,藥都開好了。

我們這裡醫院的繳費是看完病一個月才郵寄費用清單。

沒過幾天,我就去幫父親交費。在交費窗口,我提交了父親的出院單及費用單,共2萬多美元。我把錢交上,工作人員說你要先幫你父親填寫他的資料。她給了我一張表格,上面要寫上病人情況,姓名等,工作,收入,等等。

我父親是武漢華中科技大學教授,退休後,薪水也不差。但是,美國的醫院要我填寫我父親的薪水換算成美元。所以,我父親的退休資不到1000美元。

對於一個1000美元收入的老人,要一下繳2萬美元,醫院認為是對病人的不合理收費。醫院說你父親不在交費的等級。

我馬上說,我樂意為父親交費,兩萬美元一分不差在這裡啊。收費人員說:不行。他不在交費的等級。好吧。我沒辦法說服收費人員。

後來,我們以給以院捐贈的方式表達了我們深深的感激。

這件事真的感動了我。更感動了我父親和我的家人。

他回來武漢後,對他的朋友,老同事總仔仔細細地講他在美國做手術的美好經歷。我父親對醫護人員的細心,對病人的尊重和高超的醫療水準,醫院工作人員的良好素質給予了衷心的讚賞。

話說回來,兩年後,我和我先生回武漢探親,正值我父親在某大醫際做疝氣的手術,已經住了半個月的院。我先生一去,就想和主治醫生聊一下,他認為疝氣手術做完就要回家去,不必住院。

我沒辦法,只好照我先生的意思去找主治醫生。幸好主任醫生剛查完病房,他同意和我們家屬見面。我只好充當翻譯。

我先生問了幾個關於我父親的手術情況的問題後,又問為什麼我父親需要打這吊針?然後,他們談來談去,主治醫生對美國的醫生充滿欣賞。他知道,他遇上了很棒的醫生。馬上開了點藥,讓我們帶我爸爸回家去了。

後來,我先生為了進一步了解中國的醫院,向我提出幫他弄到一個醫院的急診實習一週。

天啊!這可是個難題。幸虧我從前同事的老公是武漢市某醫院的副院長,最棒的運動骨科醫生。這下好了,我先生就在他們醫院的急診室工作了一週。

頭兩天他默默地在那裡觀察,又馬上讓他的護士傳真來他們醫院的一些操作指南。收到傳真後,他馬上將操作指南貼在急診室的牆上。

我的朋友,那位很棒的運動骨科專家對我說,我們這裡真沒辦法照他們醫院的指南去執行。我們這裡每天成千萬的病人湧來,救人更重要。

一週的中國醫院的實習,令我先生對中國醫生充滿了敬佩。他看到每位醫生都有全面的醫療技能,承擔著救治大量病人的繁重工作,而且不僅要只是專科好,還要對相關聯的科目也都至少要是半個專家。

這一點我很了解,因為我媽媽就是典型。她是老牌的武漢醫學院的內科醫生畢業,後來又讀幾年的中醫大學,是最早的中西醫結合的主治醫生,她內科,婦產科也都行,只要缺人就得頂上,後來做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後勤部地方醫院院長。在中國醫生都得懂幾門醫術。

我只好對我先生解釋中國的國情。我們中國的醫生都是很棒的,他們都得懂幾門醫術。我們對中國的醫生也充滿感謝。

我對我先生舉了一個例子。前幾年我在運動中拉傷了關節的韌帶,在美國的運動科做治療,真是拉得我痛得要死,讓我不願去做這個治療。

於是,我利用可以回武漢探親的機會,去武漢天佑醫院骨科做康復,每天去做一次物理治療,熱療加針灸,又舒服又有效。回來美國後,我就在想,中國的針灸應該要引進我們EAU CLIRE市來就好了。

照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簡介:欣兒,旅美作家,原知音集團《好日子》、《知音女孩》雜誌執行主編,「欣兒悅讀薈」發起人,自2014年開始致力於中國女性公益閱讀及女性成長課題的研究、推廣及講座。

華客|新聞與歷史:父親赴美探親突發心梗,醫院竟然拒絕收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