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北京想消除“最大軟肋”!美國決不會答應

聿文視界:台灣也是美國的“核心利益”

鄧聿文評論文章:當北京宣稱台灣是中國核心利益的核心,第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人們是否思考過,台灣也會是美國的核心利益。

之所以提這個問題,是因為關係到美國是否出兵保護台灣的問題。拜登總統前不久在西點軍校致詞時表示,「為了保護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盟友和我們的核心利益,我始終願意在必要時使用武力」。很明顯,鑑於台灣不是美國條約意義上的盟友,拜登這個使用武力保護盟友的聲明不包括台灣。儘管他日前接受《時代》周刊專訪時重申,如果中國片面改變現狀,會用武力保護台灣。但若台灣是美國海外的核心利益,則符合拜登所說的武力保護的要件。

華盛頓沒有公開宣示台灣是美國的核心利益,這是否基於模糊戰略的考量,還是確實不認為是美國的核心利益,不得而知,然而從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以及一段時期的美台關係看,台灣理當是美國的核心利益,華盛頓有可能也是這麼看待的。

可以從三個層面來分析台灣為什麼是美國海外的核心利益。

台灣是世界民主體系的重要一環

台灣是世界民主體系的重要一環,就兩岸關係而言,它證明了有著數千年專制歷史的中國大陸,其實也可以搞民主,而且是可以成功的。

至今台灣經歷了五位民選總統,三次政黨輪替,整個過程是平和的,這顯示台灣民主的品質已達相當程度,不輸於一些老牌民主國家。

對世界民主體係來說,台灣民主的獨特貢獻在於,它是一面鏡子,映照出那些以中國特殊的國情、歷史、文化和經濟為由,否認中國搞民主還不成熟,或者乾脆不適合搞民主的說辭,都是騙人的鬼話。固然現在台灣多數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可兩岸畢竟同文同種,都是華人,既然台灣搞民主行,就沒有理由說中國搞民主不行。台灣證明華人也可以搞成民主,為中國做了行民主的榜樣。要知道,中國也曾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今天的專制,完全是中共反歷史潮流的選擇,並非中國不適合行民主。

別懷疑!三層面決定台灣也是美的“核心利益”

資料照:從美國海軍鐘雲號伯克級飛彈驅逐艦的甲板上可以看到中國海軍旅洋III號飛彈驅逐艦在台灣海峽附近駛過。 (2023年6月3日)

正因台灣民主這種獨特作用,北京武統台灣,勢必要消滅台灣的民主,也就消滅了中國能夠搞成民主的參照系,在此意義上,對世界民主的破壞性非常大。這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不一樣。普丁治下的俄羅斯,雖然是威權體制,可普丁畢竟也是民選總統,俄羅斯形式上還保留了民主的架構,反對黨和獨立媒體被允許有限存在,而中國無論從國家體制還是具體治理看,都沒有一絲的民主成分在內。

另外,俄對烏的侵略雖然是對一個主權國家的侵犯,但它沒有要把整個烏克蘭吞併,推翻烏民選政府。而北京攻打台灣,是要把台灣納入版圖。儘管北京宣稱這是中國的內戰,然而從世界尤其民主國家看來,北京吞併的是一個不隸屬於它的民主政權,在文明昌盛的今日,發生這種事情,是對世界民主的重大威脅。如果世界民主體係因北京武統台灣而動搖,必然會損及作為民主領頭羊的美國的利益。

沒有台積電,美國對中國卡脖子難成功

在美國主導的半導體供應鏈中,台灣處於關鍵一環。

美國對中國的圍堵,現在看來,最讓北京感覺到痛的,是在高科技尤其半導體領域對中國採取的「小院高牆」政策。貿易戰對中國的懲罰作用沒有預期的那麼有效,但對中國高階晶片的斷供阻斷了中國的技術躍進。這其中的關鍵一環在台灣。美國的科技圍中,台灣扮演著一個關鍵角色,沒有台灣的配合,美國在技術上要遏制中國,難度會比現在大太多,甚至可能不成功。

這當然是因為台灣有台積電。毫不誇張地說,台積電讓台灣在世界高科技領域的重要性變得十分突出。它生產了全球大部分高階晶片,沒有了台積電,全球的技術進步不會這麼快,人們也不能用到先進電子產品。在此意義上,把台積電看成台灣的“護國神山”,一點也沒錯。

台積電如此重要,以致有一種說法,北京攻台的目的是要拿下台積電,讓中國控制晶片的最先進製程,反手卡美國脖子。正因擔憂這種情況,華盛頓要台積電到美國投資建廠,生產高端晶片,有美國議員和學者甚至警告,若解放軍打台灣,寧願把台積電炸掉也不能讓它落入中國之手。北京駁斥這種說法,表示祖國統一豈然是為奪台積電,然而,確實不排除這也是目的之一。

不管北京是否有此意圖,假如台積電由北京控制,不但美國的科技圍堵會破功,北京也會用它來威嚇美國。雖然台積電在美日都在建廠,未來還可能在歐洲建廠,然而,美日要形成有規模的高端晶片生產能力還需要一段時間,即使能夠量產3奈米、1奈米的先進晶片,可最先進的晶片製程依然會是在台灣。當台積電面對北京攻台時,當然也可以自毀,但這依然會嚴重衝擊到美國的半導體產業,有鑑於此,美國必須防範台積電可能出現的意外。

美圍中第一島鏈,台灣處關鍵位置

在考慮美中的戰略對抗以及華盛頓對北京的圍堵時,不能缺少地緣政治這個視角,美中的對抗主要表現在這一塊。

美國在西太平洋構築了三道防線對付中國,這就是島鏈戰略,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一島鏈,它自北向南,由日韓到菲律賓和印尼、新加坡,並延申到印度,就像一條鏈條,緊緊地把中國困在東太平洋沿岸,構成對中國的反C型包圍網。而台灣恰好處在第一島鏈的中間地段,地理位置十分關鍵,但也是相對薄弱的環節。北京要突破華盛頓布下的這個包圍網,從現實來看,只能從台灣下手,這就是北京無論如何要併吞台灣的原因。

換言之,北京要統一台灣,不僅僅基於歷史、民族情感的連結以及共產黨執政合法性和領導人歷史地位的考量,地緣政治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甚至主要的因素。如果中國不能打破第一島鏈,就只能困守在第一島鏈內,它建立的龐大海軍就不能走向深洋,從而無法保護自己的商貿航道安全和遍布全球的海外利益,並很可能被美國在第一島鏈內扼住石油等重要戰略物資的咽喉。

有人會問,第一島鏈真的對美國國家利益這麼重要嗎?中國打破第一島鏈,美國還有第二島鏈和第三島鏈可以圍堵。然而,看看地圖就明白,美國在亞洲的眾多盟友,基本上都在第一島鏈上,假如中國衝破第一島鏈,第二島鏈從關島到澳大利亞,中間是一大片水域,根本無法防阻解放軍。事實上,如果美國聯合亞洲一眾盟友都阻止不了解放軍出第一島鏈,第二島鏈就等同虛設,更別說第三島鏈。因此,從島鏈戰略來說,最重要的是第一島鏈,第二、第三島鏈只對第一島鏈起輔助作用,它們本身不能支撐圍堵中國的重任,而第一島鏈的關鍵環節就在台灣,因為只有台灣可以讓北京以統一為藉口動用武力。

失去台灣的後果

不妨假設,北京用武力拿下台灣,對美國會產生什麼後果?首先可能還不是前面分析的對世界民主體系造成的威脅,控制台積電反卡美國脖子,以及讓中國海軍走向全球得以耀武揚威,而是美國失去了一個制衡中國的最佳槓桿。北京雖然在外交上不遺餘力地孤立、打壓台灣,但它每年為此付出的成本也是高昂的,要180多個邦交國維持一中原則,花在這上面的錢和資源就不計其數。這當然對北京是相當沉重的財政壓力,如果把這筆錢用於國內建設,中國的國力可能會比現在更強。統一了台灣後,北京就不用再向它的眾多邦交國支付這筆費用了。不僅如此,其他國家和中國發生外交糾紛,也不能再向北京打台灣牌,中國就免除了一個被人制約的最大軟肋。

其次,失去台灣,對美國的信譽很可能產生致命性打擊,因為這顯示美國無力保護台灣,中國的輿論會把這種情況塑造為美國的衰落。想想看,如果世界尤其是美國的盟友接受了這種看法,美國對世界秩序的主導地位就會動搖,其東亞盟友可能對中國「俯首稱臣」。

北京想消除「最大軟肋」!美國絕不會答應

因此,結論很簡單,中國不能失去台灣,美國同樣不能失去台灣。當華盛頓決定把北京當作長期最大的戰略對手後,台灣就被綁定在美國的核心利益。要認清這一點,對美國是否會武力保台的問題,答案也不言自明。

華客|新聞與歷史:北京想消除“最大軟肋”!美國決不會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