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穆罕默德·趙立堅是誰?中共的信息戰新模式

新聞 天君 2周前 (03-26) 28次浏览

穆罕默德·趙立堅是誰?中共的信息戰新模式

被中國官媒吹捧為「戰狼」的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已經上任一個月了。他不改先前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的大膽作風,推廣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起源陰謀論已經掀起巨大的爭議。我們的記者唐家婕研究了趙立堅的推特,她有些什麼發現呢?

2015年,義大利藉漢學家李麗莎(Alessandra Cappelletti)正在研究中國在穆斯林國家的公共外交政策。

她發現中國在伊朗、巴基斯坦這些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特別把維吾爾文化標榜為中國文化,試圖拉近與這些國家的距離。推特上,一位以穆斯林姓名自稱的中國外交官,引起李麗莎的關註:他是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參贊,推特名是「穆罕默德·趙立堅」(Muhammad Lijian Zhao)。

穆罕默德·趙立堅是誰?中共的信息戰新模式

資料圖片:穆罕默德·趙立堅(唐家婕提供)

穆罕默德·趙立堅

「他看似要用這個名字拉近與穆斯林讀者的距離。更讓我驚訝的是,首次看到一個中國外交官員,在一個被中國禁止的西方社交媒體平台上如此自由地、有時挑釁性地表達觀點。」

李麗莎專門就趙立堅的「推特外交」寫了一篇論文。她研究趙立堅的推特內容發現,趙立堅展現”高超的、有技巧性的、個人色彩豐富的”社交媒體使用技能,象徵著中國新外交型態的一種試探。

儘管推特在中國境內被封鎖,2010年就加入推特的趙立堅是個活躍用戶。他的發推內容多是中巴的經貿文化交流、中國的投資計劃,他還時常與推友互動,且毫不保留地對各種針對中國的批評提出反擊。

趙立堅在推特上的一場「經典戰役」是在2019年,當22個國家在聯合國譴責中國打壓新疆維吾爾人,趙立堅轉貼《華盛頓郵報》2015年一篇有關美國首都華盛頓族裔分布的報導稱,白人不會去東南區,引來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賴斯痛批他是”不學無術”、”可恥的種族主義者”。

趙立堅在2017年已刪除穆罕默德這個名字。當年,中國政府加強對西部地區穆斯林的控制,禁止”具有分裂意義”、”宗教意味濃厚”的穆斯林姓名,包含”穆罕默德”。

翻翻趙立堅的推特我們發現了什麼?

2020年2月24日,這位被《環球時報》稱為自帶粉絲的”網紅”、”戰狼”外交官,加入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團隊。

“今天是我第一次主持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作為外交部第31任發言人……希望我們能夠一起講好中國故事、傳遞中國聲音。”

現年48歲的趙立堅,24歲就加入中共外交部。他曾經兩度被外派巴基斯坦、一度外派美國。上任外交部發言人一個月來,趙立堅推特粉絲快速翻倍,已超過50萬人。外交部發言人的官方賬號僅8.8萬粉絲,另一位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推特粉絲則為26.6萬人。

自由亞洲電台分析趙立堅上任發言人後的推文發現,一個月內,趙立堅共發了485條推特,集中發文時間在北京上午7點至晚上11點,約一半的發文來自Iphone手機,另一半來自網路端。趙立堅的發文內容,80%以上都使用英文發推,僅約5%使用中文。他的原創推文約兩成,比重不高;另外八成推文都來自轉發。

本台把趙立堅常轉發的推文歸成三類,第一類是中國官宣,比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官方賬號、負責中國大外宣工作的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日報》(China Daily)、新華社等的推文。第二類是美國對政府持批評態度的偏左翼政治人物、新聞媒體。第三類是一些吐槽美國政府的平民百姓小號。

李麗莎說,趙立堅基本上是將在巴基斯坦外派時的推特操作模式,複製到更大的中共外交部平台。

「他回復訊息的速度非常快,而且讓人感到非常親密(intimate),彷佛是不需要得到任何許可似地。我的假設是,他當然還是要按照中國宣傳部門的指導去做,但他在社交媒體上,讓接收者感受到的是一個自由發言、個人色彩鮮明的中國外交官。這跟傳統上看到受約束、集體主義色彩濃的中國外交官非常不同。」

趙立堅日前連續轉發3則來自僅1000多粉絲的推特賬號、自稱”蜥蜴大王”(The Lizard King)的推文。由”蜥蜴大王”的圖像及推文內容看來,推主自述是一位來自美國新墨西哥州的年輕媽媽,她通常發布一些自拍照及育兒相關的貼文。

“蜥蜴大王”被趙立堅轉貼的推文寫道:”我真的覺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已經在美國發生一段時間了,你們記得一月初有多少人生病嗎?記得有多少人說他們得了『流感』?”

發言人趙立堅如何講好中國故事?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8月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首次提出了「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的明確要求。

2014年開始,中國海外使館開始建立社交媒體臉書、推特賬號。李麗莎說,中共官方將善用西方社交媒體納入重塑中國形象的戰略之內。這幾年來,中共大外宣手法也不斷進步,”非常聰明地瞄準大外宣的不同受眾”。

「在推特上更多政治性的發文,談論中國政策、表態,這與推特用戶屬性有關,比如趙立堅的推特追隨者,很多國際關係專家、記者;臉書用戶比較傾向閱讀休閑雜類信息,以中國駐義大利使館的臉書為例,常放很多的中國美食、風景、成語歷史等內容。」

趙立堅最引發爭議的推文是3月12日一篇質疑「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的推文。他提到去年10月在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當時美國派遣了280多名運動員和其他工作人員參與。截至發稿,這個話題的瀏覽量已經超過2億。

這則推文引發了中美之間的外交風暴,美國國務院召見駐美大使崔天凱表達抗議,美國總統川普也在記者會上表達不滿。但趙立堅並沒有因此降低炒作「陰謀論」的聲量,他22日持續發推質疑「美國的零號病人在哪裡?」。

推特公司回復自由亞洲電台,趙立堅的推文「目前並未違反推特公司的規則」。

中國新數字外交與信息戰合流?

透過傳播虛假信息以發動信息戰並不是中共的新策略。2019年,中共曾針對香港反送中運動及台灣大選做過幾次明顯的信息戰攻擊。台北大學犯研所助理教授沈伯洋日前接受本台專訪時曾提到,常見的中共信息戰目的是要造成民主世界的內部混亂。

長期研究中國信息戰的加州智庫未來學院(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數字智能實驗室(Digital Intelligence Lab)主任莫楠(Nick Monaco)發現,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特別是當中國疫情漸緩,西方世界開始爆發時,中國的信息戰加入了官方的角色,進入一個他形容為「前所未見」的中共新型信息戰模式。

「這是很多層次的(散播陰謀論),有官方帶頭、也有小粉紅,他們發推文、引用文章,然後透過官方媒體如《中國日報》、《人民日報》再擴大宣傳,我們看到一個更大規模、更有層次、有戰略性的傳播虛假信息的運動(disinfomation campaign)。」

以病毒起源陰謀論為例。最早由《人民日報》先引述一位保羅博士(Dr. Paul Cottrell)在社交媒體上的話說,美國疾控中心隱瞞疫情。保羅博士已被網友起底只是一位在線醫學課程的學生,從未有任何美國媒體引述他的發言。但這個陰謀論訊息很快地被小粉紅或五毛接著有系統地散播;直到三月中,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及一些駐外使館再加入助長這個陰謀論的行列。

莫楠:「健康、政治是兩個在線信息戰最容易發生的領域,當這兩個領域重迭,正是製造一個完美信息戰風暴的好機會。」

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明軒皆受本台採訪時則提出另一個警告。他說,開放民主社會的一個自我調節機制是公開平台的糾錯。但目前看來,中共正在玩弄這個弱點。趙立堅及華春瑩在推特上大量屏蔽異見人士、記者、及美國議員。

「中國一邊創造輿論、控制媒體,一邊審核掉所有反對他的意見。」

長期研究趙立堅推特外交的李麗莎則評論到,趙立堅是”獨一無二的角色”,”我不認為現在由他來主打病毒起源陰謀論,僅是個巧合」。

中華文化新聞網:穆罕默德·趙立堅是誰?中共的信息戰新模式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穆罕默德·趙立堅是誰?中共的信息戰新模式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