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新聞 雅婷 3周前 (05-08) 26次浏览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摘要:

這個春天,43歲的羅翔在妻子的家鄉昆明度過。他每天散步讀書陪家人,偶爾在微博上點評時事,發現自己上了熱搜,控製不了好奇心,“我就自己去搜一下我自己,哈哈哈。”

羅翔是中國政法大學的刑法學教授,也是法律職業資格考試的網課老師,現在又多了個身份,法考界段子手。3月9日,他應邀入駐B站,兩天粉絲就超過百萬,這在B站史無前例。

上傳過羅翔視頻的up主都來評論——“羅老師終於來了!張三已經在此恭候多時”,“張三的傳奇一生大型連續劇要開播了”。

 

出圈

在微博,在B站,在朋友圈,你會經常看到一個叫“羅翔”的名字。

視頻封麵圖上,他總是坐在一塊藍色的布景前,桌上一本攤開的書,手邊一個保溫杯。他總是一身深色西裝,偶爾換件淺綠色T恤。點開視頻之前,一切都符合大眾對法考老師的預期:嚴肅,因為應試所以無趣。

“前一天有同學問我一個驚世駭俗的問題,嚇死我了。”
16:9的視頻框裏,羅翔身體後仰,提高音調,“如果有隻熊貓要咬死我,我能不能把熊貓打死?”
他略微停了一下,看著台下學生,“這居然還要問嗎?”

“熊貓是國寶,但我們是人,我們是無價之寶。要是30天沒吃飯,都快餓死了,見到熊貓我幹嘛?我直接吃掉它。”

彈幕飄過太多,遮住羅翔的臉。隨後,他引出法律概念“緊急避險”。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網友在彈幕裏輸入自己的專業。視頻截圖

他的視頻短則三五分鍾,長則十幾分鍾,一般都是上傳者轉錄,製作粗糙,有些還有QQ、微信或釘釘響起的背景音。但很多人看了一段意猶未盡,忍不住搜索更多。

那條“驚世駭俗”的視頻,在B站點擊量已經300多萬。上傳者小墨平時喜歡看法考視頻,尤其喜歡刑法,因為有很多奇特案例。

今年1月22日他心血來潮,用iPad錄了一段5分鍾的羅翔視頻傳到B站,第二天晚上播放量已經100多萬。此前小墨傳過一些遊戲視頻,播放量不過幾百。小墨怕侵犯版權,去微博私信羅翔可否授權,羅翔回複:“好的,謝謝”。

自此,越來越多羅翔的視頻出現在B站。一開始,網友隻是看個樂,但看得多了,他們開始在彈幕裏像學生一樣回應,好像真的在上課:

—— 你給你老婆投毒,見她萬分痛苦,把她送到醫院救活了,這叫什麽?

彈幕刷:這題我會,犯罪中止!

—— 經搶救死了,這叫什麽?

彈幕刷:犯罪既遂。

—— 經搶救不死不活成植物人了,叫什麽?

彈幕刷:犯罪未遂。

“野生”學生答錯了,羅翔公布正確答案,“故意殺人的既遂結果是死亡,現在挽救了死亡結果,當然是犯罪中止”。

網友現學現賣,羅翔端起水杯但講得興起又放下了,沒有喝水,彈幕刷:“喝水中止”。如果喝上水了,彈幕又刷:“喝水既遂”。

3月9日,羅翔本人開賬號入駐B站。有學生把被剪輯的“鬼畜視頻”發給他,羅翔坦然接受,他對媒體說,“隻要不歪曲事實,鬼畜也是一種手段,能用它來傳遞法律精神也無可厚非。”

上傳過羅翔視頻的up主很開心,都來留言:“張三已經在此恭候多時”,“張三的傳奇一生大型連續劇要開播了”。

“張三”源於羅翔的舉例,犯案者都叫“張三”。講到“張三”,羅翔通常會捏起嗓子,聲音尖細,模仿犯案者內心獨白。日積月累,“張三”就活了。他是法外狂徒,壞事做盡,搶劫盜竊殺人受賄包養二奶又重婚,是人們內心的惡魔。

他也有想立功減罪的時候。有一次販毒被抓了,警方要他做誘餌,給他30萬讓跟另一個毒販交接。但交接時警方把“張三”跟丟了,過了兩天“張三”帶著30萬換來的毒品回來了,“這是你們要的毒品。”

“花了國家30萬造成國家的損失,也沒有逮到毒販,’張三’立功未遂。” 有明白人馬上發了彈幕。

上熱搜了,羅翔控製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我就自己去搜一下我自己,哈哈哈。”

電話裏,羅翔聲音聽起來比視頻裏更加緩慢。走紅之後的飄飄然隻是開場,自我反省接踵而至:“我知道這是虛榮。”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2018年,羅翔作為律師出庭。受訪者供圖

樸素的正義

羅翔走紅,在中國政法大學的學生眼裏一點都不意外。

09級的江雅雯記得她入學後,連續幾年,羅翔都是學校的“最受歡迎老師”,他的刑法課,在200多人的環形階梯教室裏一座難求。學生至少要提前半個小時去占座,不光教室走道坐滿了人,講台也被圍住。

2010年6月選大二的課,江雅雯沒選上羅翔的《刑法總論》,但還是去蹭課,“如果沒有傳說中好,就老老實實去聽選中老師的課”。那次羅翔講了什麽她已經忘了,隻記得當時就下決心,站著也要聽他一學期的課。

每次上課前,江雅雯就去階梯教室值班大爺那裏借板凳,見縫插針坐在走道裏。板凳四四方方窄窄的,坐久了硌得屁股疼,就這樣還得早去,去晚了板凳都借光了。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羅翔被選為中國政法大學最受歡迎老師。受訪者供圖

在江雅雯印象中,羅翔在課上總會發出“靈魂之問”。

有節課講到名噪一時的“許霆案”。2016年,廣州青年許霆去ATM機取款1000元,由於ATM機故障,卡裏隻扣了一元錢。於是他先取了5.4萬,又叫來朋友一起取,最後取走17.5萬,潛逃一年被捕。法庭一審,許霆因為盜竊罪被判無期徒刑,輿論嘩然,二審改判有期徒刑5年。

羅翔拿起他的水杯,眼鏡低下來,“靈魂之問”的目光從眼鏡上方投向整間教室,掃視一圈:“如果是你,你會不會取這個錢?”

停頓的片刻,江雅雯想,第一個1000元可能不會聲張,但沒膽量再取更多。

“我當然不會取。”
羅翔這時公布答案,江雅雯心想,羅老師一定是因為正義滿滿,但羅翔突然變聲,聲調轉成“張三”那樣尖細,露出“狡詐”的笑,“我當然回家取個墨鏡戴上口罩再來取”。台下大笑。

他繼續講:“人性是貪婪的,刑法上有個理論叫期待可能性。你怎麽能期待一個人在沒有人發現的時候克製住自己的貪婪?從樸素的正義來看,無期徒刑就是太重了。”

這次,他被當成法律界段子手火了,但千萬網友買賬的不隻是一笑而過的趣味。如粉絲所言,他用事實,用邏輯,用人性告訴學生,為什麽法律應該是這個樣子,不能是那個樣子。

最為人熟知的就是發生在上世紀80年代的“糞坑案”:一個女村幹部遭到強奸威脅,男的脫衣服時,女的順勢把男的推進糞坑,男的往外爬了三次,女的踩了他三次,直到徹底把他跺進糞坑,判斷女村幹部屬於正當防衛還是事後防衛?

“正當防衛。” 大多數彈幕都能答對。

羅翔接著講:“當年這個案子有很大爭議,很多人說第一腳是正當防衛,第二腳和第三腳是事後防衛。你把你自己代入一下!如果你是這個女的,你踩幾腳?踩四腳老子還得拿塊磚往他頭上砸。但是砸的時候別把糞濺在自己身上,這就是一般人。千萬不要站在事後的角度去判斷,要站在事前的一般人角度。事後理性是什麽人?是事後諸葛亮。”

說完這幾句,搞笑的彈幕裏開始有人刷,“被老師的三觀打動”。

和女村幹部一樣,10年前,江雅雯就記住了“樸素的正義”,這是她覺得羅翔與其他老師不一樣的地方,代入當事人的心態,回歸常識判斷。她記得羅翔講過:“想不通的時候,就想想門口的老奶奶怎麽想。”

正如羅翔在法考視頻裏所說:“千萬不要陷入技術主義,很多學生學習了法律之後,就帶有一種強烈的傲慢,瞧不起老百姓,學著學著就喪失人性了。”

江雅雯讀書時,羅翔和另一個老師在中國政法大學開了門課叫“法律診所”,以無償辯護的法律實踐為主,篩選對刑法感興趣的學生,江雅雯通過麵試加入。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江雅雯(第一排右四)所在“法律診所”成員合影,羅翔位於第三排右一。受訪者供圖

期間,羅翔為一個18歲左右的被告郭然辯護。郭然在一家物業公司幹保安,將被開除賴著不走的公司員工大江打傷。

事兒不大,羅翔主要從動機和力量對比來為郭然辯護。大江已經被開除但遲遲不離開,違反規定在先,而且大江身材魁梧,郭然體型弱小。江雅雯跟著羅翔上了法庭,坐在他側麵。

辯護席上,羅翔坐著發言,雙手抱臂,講話時右手配合著比劃,顯得有禮有節。他說:“我這位當事人年紀很小就出來打工,以自己的能力為家庭做點貢獻,他剛進入社會就像一張白紙。這次就是白紙上出現一個汙點,希望汙點不會擴大,未來更好地開始他的人生,所以希望從輕判決。”

現場法律係的學生覺得辯護得精彩,忍不住鼓掌,被法警喝止。

在“法律診所”,他們還接待過千裏迢迢到政法大學來求助的上訪者,搞不清司法程序、過了訴訟時效的人不少,有些甚至精神出了問題。羅翔覺得他能做的非常少:“我們能幹嘛呢?就是聽他們傾訴,擁抱一下,陪他們哭一場,還能幹嘛?幹不了太多。”

也是在羅翔的“診所”窺探到一些黑暗,江雅雯在考研選方向時,決定考刑法學碩士,她想在未來向更多人普及法律知識,最後她考上北大。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羅翔為郭然辯護現場。受訪者供圖

Who cares?

2002年,25歲的羅翔考北大的博士,考完後很累,準備回家休息。在公交車上他遇到一位一起參加考試的同學,提醒他下午複試而不是第二天,他趕緊返回學校,這才沒有錯過。

成績出來,他是第一名。報考的導師說肯定沒問題,他很開心。回憶往事,羅翔說“人開心的時候就得意忘形,我就把找到的工作辭掉了”。

過了幾天,錄取名單出來卻沒有羅翔。招生政策剛剛做了調整,一個導師隻能帶一個學生,而他報考的導師名下已經有一個保送生,不能再錄取他。

他隻好去找導師,“我記得很清楚,他在辦公室給我寫了封信,一封很短的信,大概一二百字。他說你交給有關領導,這樣做對學生不公平。”
羅翔回憶。

過了幾天羅翔被成功補錄。五六年後,已經是中國政法大學老師的羅翔,每周都會騰出一個特定時間接待學生,當麵討論問題。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羅翔給中國政法大學學生上課。受訪者供圖

不過羅翔坦言,年輕時自己自負,虛榮,看的書也混亂,“沒真正明白其中的意義”。剛工作不到30歲時,有人請他去講課,問有沒有其他地方也找他講,他回答“無可奉告”。

“我說話會顯得瞧不起任何人,一句話就直接把別人給刺過去了。” 羅翔說,年輕時他喜歡約翰·穆勒的《論自由》,掛在嘴上的經常是“Who
cares ?”

更早一些,念博士期間,他是一呼百應的組局者,酒桌上的常客,意氣風發,和朋友們聊理想、聊政治、時事,聊到深處便自我感動得淚流滿麵,喝醉了唱歌,清醒時陷入虛無,第二天接著組局,循環往複。

但讀博期間的某天,羅翔在天橋上遇到個老太太,帶著數個破破爛爛的編織袋和一個陳舊的黑色旅行袋,袋子旁還用玻璃繩子拴著一個破水杯。周圍人都避之不及,羅翔走過去想給她一些零錢了事,沒想到她是來上訪的,為了兒子。

羅翔幫她打了電話問了援助中心地址,老人撲通給他跪下了,然後從貼身內衣中掏出個皺巴巴的信封,顫巍巍地記下地址。

“天啊,僅僅是問個路,一個六旬開外的老人居然向我下跪。好像內心的虛無就是在那一刻開始瓦解。”
他開始覺得虛幻的理想主義都是矯情,“除了逞口舌之快,沒什麽意義。中國的法治還任重道遠。”

他離開年輕時的飯局,和那時的朋友也斷了聯係。現在,一起共事的朋友成了組局者,羅翔更多時候安靜坐在一邊,甚至讓局上的人覺得他靦腆,隻有談到學術才滔滔不絕。

他小時候說話有點結巴,羅翔回憶,“他們說是因為大腦反應速度比語言表達快,後來從老家湖南到北京讀書,普通話和家鄉話有轉換過程,所以不結巴了。”

博士剛畢業,羅翔就開始做法考培訓老師掙錢。剛開始很緊張,跟學生年齡差不多大,他把要講的內容都寫下來,手裏有稿子心裏才不會慌。到了2014年,37歲的羅翔不想幹了,假期沒法陪家人,經常出差封閉集中,到各地學校講上好幾天,每天6小時,結束再去另一個城市。他想停下來,讀讀書,寫寫文章。

2017年底,一家全國司法考試平台老總找到羅翔,問:“你在政法大學講課,每年影響多少人?”
羅翔答:“每年選課的人還不少啊,有好幾百人。”

“老總說,我們平台是針對要參加職業司法考試的,有好幾十萬學生。這些學生是真正願意學習法律的群體,因為他們要考試。這些群體將來要成為法官,檢察官,律師,換言之,你真的想發揮你的影響力,這個平台可能比法大要影響更多的學生。我覺得這句話深深打動我。”
羅翔回憶。

從那時起,他又開始做法考老師,兩年後走紅網絡。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羅翔和另一位教師共同成立“法律診所”。受訪者供圖

高級快樂

法考生李成確實被他影響了。2019年,李成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做運營,創新項目讓他無所適從,在一次會議上因為質疑工作方向當著眾多同事和領導大吵一架,鬧得很僵。

為了逃避現實,他想起自己還有一個律師夢,便再次報名法律職業資格考試,不同於上一次的裸考,他開始看司法考試相關視頻,知道了羅翔。

考生群裏有為人父母的,有考了好幾次沒過的,壓力都很大。但李成說,羅翔一直在講,法考是基礎考試,不要用有限的時間追求無盡的知識,要有取舍,太複雜的看不懂就算了,“低分飄過也是精彩”。

出差期間,李成在酒店刷網頁查到分數,客觀題過了,主觀題差4分。他覺得自己很有希望,來年會再考。

現在,羅翔視頻直播,李成都會守著看。他又找了個“網絡安全員”的工作,雖然依舊無聊,但他開始懂得,踏實做好現在的事,才有機會掙出未來。他說這是羅翔教的——“我們登上並非我們所選擇的舞台,演出並非我們所選擇的劇本,我們隻能努力地把劇本演好。”

羅翔說年輕人要多看經典書,免疫快餐文化,李成扭頭在微信上就向朋友說,“要多讀書呀”。對他來說,羅翔的金句像是燈塔:“我們之所以讀書、行路,就是希望能夠不斷享受高級快樂。如果眼目隻關注地下,你永遠不知道向上看有多麽快樂。”

“有些古板,但非常讓人感動。”
李成說,“在互聯網圈,大家成天就是KPI、流量、網紅、直播帶貨、風口,特別直觀暴露欲望的詞。這種情況下還有人苦口婆心要你多看書,警惕標語式的思維,會非常受觸動。”

但是,羅翔也和大多數人一樣,總是在看書的時候刷手機,所以看書的時候他關機。他也在乎發的朋友圈有多少人點讚來滿足虛榮心,所以他不發朋友圈。

今年3月,韓國“N號房”事件曝光後,羅翔專門錄了視頻,這次他表情嚴肅,“在當前的社會,雖然法律極力倡導男女平等,但不得不承認,女性很多時候依然處於弱勢,所以法律應該給予女性更多關愛。男女交往中,一個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學會互相尊重。”

網友都在屏幕上刷“謝謝老師”。

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B站視頻截圖

“如果上百萬人觀看了這個視頻,有一萬人記住了,一萬人中有一個人按人說的做了,他就帶去了新的希望。” 李成說。

畢業後,江雅雯如願做了刑辯律師。一次她回北京,約羅翔吃飯,聊起工作中接觸到的真實的案件:

“我辦理一個販毒案,女當事人被認定販賣冰毒58克,一審判了15年。抓到她販毒時應該當場稱重,封裝,簽字確認,毒品作為以後法庭上的證據,應保證沒有被汙染過。但這個案件沒有當場稱重,程序違法。我的當事人隻承認自己有30g毒品,但他們(公訴方)報上去的是58g,最後二審折中,按照30g判,判了8年。但程序違法應該判當事人無罪,我太沮喪了。”

羅翔想了一會兒回答她——

“司法機關公職人員有他們的難處,包括無罪會影響考核、追責等問題,他在他的位置盡量追求公平已經是一種進步。現實中的法律程序不可能都這麽嚴謹。”

這個回答讓江雅雯有些意外。

“羅老師,那你怎麽看待最後的結果都是在有罪和無罪之間折中的?”

“你相信絕對的正義嗎?你相信的話,司法在往更好的方向走,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絕對的正義,在羅翔眼裏是客觀存在的,“我們畫不出一個完美的圓,但不代表完美的圓不存在”。他說,法律在認同絕對正義的基礎上可以完善程序正義,最後來實現法治。

這段對話發生的時候,江雅雯注意到羅翔有過失落的片刻,雙眼放空望向遠處,不說一字。她沒再追問。

(文中李成、郭然、大江為化名)

中華文化新聞網: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新晉網紅的背後:法內狂徒羅翔和他的樸素正義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