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專訪探訪新疆的台灣人:我看見的美麗與哀愁

新聞 天君 4天前 22次浏览

專訪探訪新疆的台灣人:我看見的美麗與哀愁(圖片素材來自社媒)

阿布是一位來自台灣的年輕人, 2019年他騎著自行車到新疆旅行,在當地待了近兩個月。阿布把在新疆的所見所聞放上網絡上,其中一段在南疆喀什市老城高台民居拍攝的視頻裏,他分享與當地人聊到再教育營的真相,引發討論。下麵請聽本台記者唐家婕對阿布進行的專訪:

唐家婕:阿布你好,謝謝你接受我們的采訪。你到新疆實地拍攝的視頻在網上得到了很大的反響。我知道你現在已經回到台灣。當初走訪新疆的契機是什麽?

阿布:當時剛從上一份在中國的工作離職,本來想從中國沿岸廣東騎自行車到歐洲去。我自己也特別想去新疆看一下。在中國國內對新疆(政策)的評論正反兩麵,我覺得與其聽別人說,不如自己去了解。原本打算從新疆繼續到歐洲的旅程,但遇到了一些事,我就提前離開回台灣。

新疆旅行被監視、跟蹤、驅趕

唐家婕:很多記者到新疆都是被監視、被跟蹤,你的經曆是什麽?

阿布:在新疆每個小城市都有關口,我經過都要被登記、檢查,之後追蹤我應該是很容易的。(被搜查)差不多有十次吧,我是2019年六月底進新疆、八月中離開,待了約一個半月。

每次搜查大概一個多小時,向擺地攤一樣,(把隨身帶的東西)一樣樣擺出來給他們看,包含拍照的內容。

我遇到很多奇怪的狀況。有時候是半夜,突然說我不能住在酒店裏,公安突然過來要我離開。有時候甚至是在野外露宿時,他們(公安)打電話來找到我,逼我離開。

探訪廢棄後的高台民居 脫貧政策的背後

唐家婕:你這部影片《新疆的美麗與哀愁》的拍攝地點是有故事的,你走過的這片沒有人煙的房子、斷垣殘壁是什麽呢?

阿布:那是南疆喀什,是傳統維吾爾族的高台民居。旅行前我做了一些功課,一直想要去看看那裏的文化,我是騎車到接近新疆的時候,才聽說高台民居整個被拆遷、廢掉了。在政府出台扶貧政策後,要求他們全部搬遷。

他們在附近新蓋一個”古城”,但那已經不是古城了,所有文化、民族曆史情感,都伴隨這種拆遷消失。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權享有現代文明,但我不認同這種粗暴的拆遷手法。

唐家婕:你發現想探訪的高台民居已經廢棄了,但你是怎麽進去探訪的?

阿布:我還是想看看,就在那附近觀察了好幾天,看看哪裏有洞可以進去,後來發現一個秘密小門,我也分享給背包客棧的朋友,從那裏進去,轉幾個彎、爬一塊木板就到古城街道上了。

我選擇在那裏拍、談集中教育營的話題,也是因為在烏魯木齊被跟蹤的經曆。我想選一個沒有監視的地方拍攝。

唐家婕:你跟很多當地人談到新疆這幾年的變化,他們跟你分享了什麽故事?

阿布:我遇到一個牧民,因為扶貧政策,政府把他們的牲畜全部征收,強迫安排他們從放牧區到政府安排的住宅,政府安排工作,全家人都去工作,就有收入,就可以達到政府脫貧的標準,就達標了。家裏的小孩,政府把他們送到集中的地方去上學,說好聽就是幫你照顧小孩。

另外, 在當地的一些少數民族,不隻是維吾爾,隻要跟信仰伊斯蘭有關的,他們想要從新疆離開是不可能的事。申請護照,國家不會發給你。要離開新疆,到處有檢查站,拿出身份證上麵寫的是少數民族,就不讓你出城、出境。有點類似把這群人就封在這個區域裏。

整個城市變成一個大牢龍,所有人都困在裏麵

唐家婕:我們看到中國官媒拍攝的新疆影片,人們讚歎國家、感謝黨;但外界也看到了大量的新疆集中營的報導及秘密文件。你親眼看到的新疆是什麽樣的呢?

阿布:我會把新疆人分成兩類。一部分是或許從中獲得利益,至少是我去一些觀光景點,他們見到我第一件事會高喊”感謝黨、感謝祖國”,可能是真心,也可能是出於自保;但另一部分我接觸到的平民,聊天中慢慢透露出一些事情,他們對於在教育營、或是對少數民族的管製,有很多無奈、悲傷或是不敢講的部份。

我遇到一個新疆人,他的弟弟在家裏被公安搜到一本《可蘭經》,就從此被帶走失聯了。很多情況是被監控、被警告,更嚴重一點,是被帶走,或被關壓,出來後什麽都不說了。隻說黨對我很好,卻可以感覺到他說話的方式跟表情完全背離。

唐家婕:在新疆你感受到的是什麽氛圍呢?

阿布:我感覺非常壓抑。主要道路可以行走,但要拐進一個巷子,就有檢查哨,像我們這類的外國遊客,有很多區域進不去。

我為了四處走走,整天都在叫出租車,讓他們隨意載我到一個地方,我就跟司機聊天。其中有一次,一個司機講到他很憤怒的時候,他說活在這裏真的很不自由,狗都比人快樂,人想要離開也離不開。像是把整個城市變成一個大牢龍,所有人都困再裏麵。

七五事件是轉折 整個文化正在消失

唐家婕:新疆以前不是這樣的。轉變是什麽時候開始的?

阿布:當地人是說2009年七五事件之後。

唐家婕:這些新疆當地的人們,最想被外界聽到的聲音是什麽?

阿布:就是想讓外界知道現在中國政府正在對他們做的事情。教育營、不定期的檢查與監控、或是利用少數民族進行相互監視。

就像是有一股洪流,你想去頂著它,卻還是被衝走的無力感。我可以從他們身上、他們眼神中感覺到這種情緒。

我在新疆的時候剛好遇到伊斯蘭的新年節日,宰牲節。這在全世界的伊斯蘭國家都是很盛大的、去串門子聚會、慶祝。青海或甘肅也許可以,但在新疆聚會完就要各自回家,不能在路上群聚,因為禁止集會。當天上午,大家上街慶祝後,公安就出來廣播,所有人就要回家,然後什麽都沒了。喀什有一個最大的清真寺,也被禁止集會。我感覺就是整個文化正在被消失了。

我在廢棄的一個住家裏看到一個海報,上麵的內容更引起我的反感,是針對伊斯蘭文化的限製。比如說穆斯林隻吃清真食物,但海報說不能跟孩子說非清真的不能吃等等。當地很多這類禁令,是強硬的破壞這個宗教文化。

自由應該是人生來的權力

唐家婕:你最後為什麽提前結束旅程,回台灣?

阿布:我在喀什機場遇到的經曆蠻恐怖的,他當場把我的機票撕掉,不讓我登機,要我回原本的旅店。還好我立刻換新的台胞證號碼定票,重新出境就沒有被刁難,先飛到四川。

但我一過海關,就有人把我拉走去小房間,好幾個攝影機對著我,開始審問我在中國幹嘛?哪一天做了什麽事?徹底搜查我的所有東西,把記憶卡都收走,但我已經把存有影片的記憶卡燒掉了,影片我都是實時上傳到雲端,不然我大概也回不來了。

當天淩晨四點到四川的機場,我被搜了快四小時,最後趕上九點多的飛機往澳門。一落地到澳門,我差點哭出來。我不再需要用台胞證,可以用中華民國護照。真的是死裏逃生的感覺。

唐家婕:這趟旅行給你帶來最大的刺激或影響是什麽?

阿布:我其實完全沒有想到我會得到那麽多信息,那麽多人願意跟我聊,信任讓我來口述這些故事。我覺得自由應該是每個人生來的權力,我更相信這句話。我看見很多新疆美麗的風景,但這些人的故事就是哀愁吧。

唐家婕:謝謝你接受我的采訪。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專訪探訪新疆的台灣人:我看見的美麗與哀愁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專訪探訪新疆的台灣人:我看見的美麗與哀愁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