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兩會:模糊的增長目標和重複的改革承諾

新聞 天君 4天前 30次浏览

兩會:模糊的增長目標和重複的改革承諾

 

即將揭幕的中國兩會將為受疫情重擊的中國經濟發展布局。延期舉行的兩會是否會設定GDP增長目標令人關注。中共領導層在增長現實下,或會對發展目標做出較大調整。但外界分析對中共在會議前夕發布詳細的經濟結構改革計劃能在多大程度上推進實施並沒有很大信心。

原定今年3月3日和5日召開的兩會(政協和人大)因冠狀病毒疫情而推遲到5月21日和22日召開。
中國政府通常在兩會上提出社會經濟發展目標,並經過人大審議通過。因為兩會延期,官方尚未發布今年中國的GDP增長目標。

關注疫情重擊下的經濟增長目標

李克強總理預計將在星期五對人大做政府工作報告。外界密切關注他會不會在這個對全年經濟發展定調的報告中宣布GDP增長目標。

今年是中國政府提出的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和完成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的指標是到2020年“實現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一般認為,完成小康社會的翻番指標,需在收官年實現6%左右的經濟增速。

但已經受到新冠病毒疫情重擊的中國經濟幾乎無望達到全年增長6%的目標。中國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遠超人們之前的預測。在一季度同比收縮6.8%的情況下,要達到6%的年增長幅度,需要在下半年維持10%的季度增幅。國際貨幣積極組織(IMF)在修正後的全球展望報告中預測中國經濟2020年將有1.2%的增幅。

中國通常由總理在人大會議上發表政府工作報告時宣布當年的經濟增長目標。今年兩會因疫情延後兩個月,在接近年中時,官方尚未對增長目標有所表述。很多觀察人士認為中國今年或不會以傳統方式發布2020年的經濟增長目標。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認為,中國領導層應該意識到無法在今年內達成這樣的目標。他說:“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是多年前設定的目標,他們可能需要再有六個月才能達到那個目標。”

但也有消息稱,政府仍可能提出今年具體的GDP目標。路透社一篇報道援引不願具名的前中國政府官員的話說,今年也可能會把GDP增長目標定為5%。他說,提出增長目標的好處是堅定信心,指明政策方向,有利於市場預期管理。

但5%的全年增長目標仍是不切實際的。拉迪說,全年增長5%到6%是不可能的。他說,這就要到人大會議才會有答案。

從建成小康社會到六保六穩

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在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標準。當前所說的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是在中共十八大上提出的發展目標,具體到數字上,就是中國經濟2020年在2010年基礎上實現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雙翻番。

今年是這個目標的收官之年,同時也是十三五的最後一年,加之這些目標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兩個“一百年”和“中國夢”的關聯,官方對實現經濟社會發展目標的表述一直沒有改變。但是在第一季度增長數據發布後,官方語氣有些鬆動。

這或許是官方將建成小康社會和增速目標脫鉤的一個嚐試。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據報在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說過隻要今年就業穩住了,經濟增速高一點低一點都沒有什麽了不起。

穩就業和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被稱作“六穩”,是在2018年7月30日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今年4月17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六保”
指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中國總理李克強表示,“在當前形勢下,做到‘六保’是底線,而實現‘六穩’是目標。”

今年在特殊時期召開的兩會將會突出中國在抗疫方麵取得的成就。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一個視頻中對中國兩會做了預期分析。他認為中國政府希望借這個年度政治聚會傳達的訊息是:受疫情影響,中國經濟遭受重大挫折,但正在走上複蘇之路,並以領先世界各國的步伐前進。

甘思德:中國經濟無法實現V型反彈

甘思德說,盡管中國采取了廣泛的經濟措施應對疫情,但不可能像一些預測所說的那樣實現V型反彈。他說,中國領導層顯然仍將疫情防控視為首要任務,而經濟複蘇之路也麵臨多重阻礙。他說,疫情重擊中國私營企業,導致千萬人失業,消費也一蹶不振,加之外部市場需求也因疫情全球蔓延而驟降,考慮到這些因素,他認為中國經濟將穩步複蘇,而不會是他們想要描繪出的樣子。

今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甘思德說,雖然第十四個五年計劃要到10月才會宣布,在本次兩會期間會試探性地透露十四五的內容。他說:“你甚至可以看到有更多關於中國有必要快速進入你所能想象到的所有技術領域的談論。”

臨近兩會,中國國務院發布了一個題為“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的意見”的改革計劃。一些分析認為,這意味著堅定不移推進改革深化將是今年兩會的一個主題。路透社一篇報道列舉了三方麵的改革:深化土地製度改革、進一步加快金融改革,以及加快數字經濟發展等。

在4月政治局的經濟會議官方報道中,已經提到要推動經濟體製改革。國務院最近發布的改革意見函蓋範圍廣泛,但分析觀察人士對這個改革方案的反應謹慎。過往經驗顯示政府在改革方麵行動與方案差距過大。

觀察人士指出類似的改革承諾早在6年半前已經聽過,但未見實施,甚至有倒退。

拉迪:再提混合製改革難成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專家拉迪說,這份改革計劃非常全麵,其中有很多內容和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發布的關於全麵深化改革的決定中的內容相同。他一方麵將最近發布的方案視為積極訊號,另一方麵則持觀望態度。

拉迪說:“自從2013年11月的文件以中央委員會和國務院的名義出台後,我當時的想法是它會得以實施,但並不是很成功。”

拉迪曾著書批評中國在習近平時代又現國進民退。對於最新改革意見中有關國企改革的內容,拉迪指出其中有些做法至今未見有效卻再度提出。

提及方案中頗受關注的混合所有製經濟,拉迪說:“他們其實在1995年通過新的公司法時就在尋求混合所有製,而且混合所有製在國有企業內也相當廣泛。但是國有企業業績基本上是走了10年下坡路。或許他們這次會以不同方式實施……這隻是一個我對某件事沒什麽好印象的例子。我認為他們在混合所有製上變本加厲,我沒有任何理由認為它會帶來變革。”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兩會:模糊的增長目標和重複的改革承諾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兩會:模糊的增長目標和重複的改革承諾
喜欢 (0)